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自覺_環x鏡_6(End)

 

環半抱著鏡夜走入更衣間,順手拍了鏡夜的雙頰:「鏡夜,你不要睡著了!」

「……我自已來……」鏡夜怒眉地瞪了環一眼後,身體撐靠著衣櫃揮手甩開環。

鏡夜搖晃了下頭,察覺在一吐之後,暈眩的症狀果然恢復了許多,雖然仍有些不濟力,但卻不影響他的行動,緩緩地卸去身上的浴衣後,鏡夜攀扶著牆面便往溫泉中走去。

「鏡夜,等我啊!!」環本來還在擔心鏡夜無法自已動手脫衣,還在一旁緊張地盯著鏡夜看是否需要他幫忙,結果,鏡夜卻只顧著他自已皮膚可以變得更加光滑,就率先離開,根本沒打算等他。

看到此,環不由地在心中抱怨鏡夜的狡猾和自私;不過,手上還是動作迅速的將浴衣全數解下,然後追著鏡夜身後而去。

甫一踏入內場,環就見著那個狡猾的人癱倒在溫泉池邊,一顆心倏忽揪緊,環慌亂地衝到鏡夜身旁:「鏡夜、鏡夜,你怎麼了?!」環屈跪著,好讓鏡夜躺靠在腿上。

環心焦的話語聲傳進鏡夜的耳中,眼簾微微睜開,半瞇著的墨瞳底隱有光彩閃過,鏡夜若有所思的直視著環的雙眼,問著:「你很擔心?」

「當然啊!怎會不擔心!鏡夜,你真的沒有怎麼樣嗎?」不懂鏡夜問不答句的回應,環早已憂心的檢查起鏡夜的傷處。

「沒事……剛絆了下罷了……」鏡夜悻悻地抽回了被環握住的手肘,揮了揮,向環表示著他的身體一切正常。

「真的嗎?真的沒事嗎?」聽見鏡夜的回答,環高吊起的心鬆懈的同時,眼眶已不自主的浮現水氣,心中一而再的確認著鏡夜是否真的沒事。

「嗯,只是摔一下而已,能有什麼事!別說廢話了,快扶我起來,全身都嘔吐物的味道,讓我很不舒服。」受不了環的緊張多心,鏡夜下意識的推了推眼鏡……嗯?!

空的?!他沒有帶著眼鏡過來嗎?但是,記憶裡他沒有將眼鏡給拿下來啊?

啊──!!!!

他想起來了,那時候,是環將他的眼鏡給拿掉的!!

回想到這裡,鏡夜心中瞬時狂飆起怒火……這還是他第一次嘗試到摔傷的滋味!!

該死的須王環!!這個害他跌倒的罪魁禍首,難怪,他會看什麼東西都模模糊糊的,還想說他是因為醉的不清才這樣,結果,只是他沒將眼鏡給帶上而已。

「鏡夜……需要我幫忙嗎?」環的聲音在鏡夜的耳側揚起,低低柔柔地,帶著一絲絲剛蛻變的青澀感。

「……」靜思不語,鏡夜心中的餘怒未消,猛烈地回頭狠瞪著近在咫尺的環,腦中卻驀地盪過前一刻環那擔憂的神情。

因此,陰冷的表情在瞬間軟化,瞅著環的黑色眼眸深處掠過光亮,鏡夜突然笑了:「也好。」

他知道,他現在極有可能是在玩火。

「噯?!什麼?」環看著鏡夜沉默許久後,卻忽然冒出這麼一句,他還以為是他聽錯了。

「你不是要幫忙嗎?那就麻煩快一點,我開始想睡覺了。」不打算給環任何的退路,鏡夜乾脆兩手一攀,直接掛上環的脖頸,享受他的服務。

「喔、喔,好……」看著鏡夜處之泰然的態度,環突然的手忙腳亂起來,抱著鏡夜的手,也隱隱的顫抖著,心臟更是在碰觸到鏡夜的身體後差點爆炸開來。

環拼著命壓抑著腦中嗡嗡鳴響的想法,雙手戰戰兢兢的掬水輕拭著鏡夜的身體,眼光卻直盯著鏡夜的頭頂,不敢隨意亂瞟……

「環,你當做在擦花瓶嗎?」鏡夜瞇起眼,出言諷刺著環,他很不滿意環的力道,那輕輕拂過的手巾,像在身上點火似的,讓他忍笑忍得非常難過。

「阿?」懵懂回神,環垂眸看著鏡夜,訝異鏡夜的臉似乎扭曲了,等到完整的解讀完鏡夜的話,才霍然清醒:「那…那我再用點力好了。」

話語才落,環即刻加重手中的勁力,擦洗搓揉起來,本就心慌的思緒,此刻是更加意亂了;環不住在心裡哀號,他已經開始後悔起攬下這門苦差了……

「環,你跟我有仇嗎?」

再聽到鏡夜的話,環急忙停下手上的動作,一臉慘兮兮地抬眼瞟向正齜牙咧嘴,狠絕的瞪著他的鏡夜。

只見鏡夜的胸前、背後盡是片片紅腫──是他剛才沒有斟酌力道所造成的。

「……好像很痛、啊!!」環無比心疼的看著鏡夜的身上淤紅,手輕撫過時聲如蚊蚋的開口,瞬間,腦門突地傳來一陣頓痛,知道是鏡夜又賞了他一拳,卻不敢吭聲抱怨。

「你來試試!算了,不洗了,你直接帶我過去泡溫泉吧。」鏡夜直接放棄想讓環服侍他的念頭,反正剛才搓那麼一下也夠乾淨了,卻忘了,醉酒的人不能泡溫泉這回事。

「哦、哦!好!!」環如獲大赦的雙眼放光,他終於可以脫離這磨人的深淵了。

帶著鏡夜兩人一起進去溫泉池後,環匆匆避開和鏡夜的距離,一個人躲到一邊去平復剛才內心受到的刺激。

第二次了,已經是第二次了……他完蛋了他。

第一次是不受控制地親吻鏡夜,而第二次是他竟然對鏡夜的身體起了反應。

第一次這或許還可以忽略掉,但是第二次,他要怎麼解釋他的行為啊?!若不是腰際間還有著圍巾遮擋,恐怕他再也無法面對鏡夜了……他竟然會對朋友起了慾望!!

環想到這裡,眼淚不由自主的垂落,他覺得他已經沒救了。

不過,鏡夜應該沒有發現吧?

驚覺這個問題,環畏縮地看向鏡夜的方向……人呢?!

「鏡夜!!!」環心驚地吼叫著鏡夜的名字,行動如雷般衝往鏡夜剛才的所在處。

在見到池底沉著的人,嚇得他趕忙將鏡夜抬出水面,將鏡夜的上身平放到溫泉池岸上。

「鏡夜、鏡夜……醒醒啊!!」不知道鏡夜到底沉了多少,環急亂無章的拍打著鏡夜的臉頰,然後才想起他應該趕快施予CPR和人工呼吸。

一陣忙亂後,見到鏡夜終於將水給咳出來時,環才大鬆口氣,身體也不由地虛脫的趴在鏡夜身上。

給這麼折騰下來,之前的慾念早就消失無蹤。

真是嚇死他了!

環靜靜地看著鏡夜昏睡的臉龐,黑髮下,秀麗白皙的肌膚正因溫泉中的熱氣而呈現著嫣紅,失去了精明而駭人的眼神後,留下來的,竟然是讓他覺得此刻的鏡夜是無比可愛?!

瞬間,環內心劇震。

第一次的親吻,果然不是幻覺。

哈哈……怎麼可能是幻覺呢!如果是幻覺,那麼第二次痛苦忍住的慾望又算什麼?

環思緒凌亂的扶起鏡夜,臉上帶著極度的狼狽,再在的確定自已的心情後,低頭吻住那讓他瞬間著魔的唇瓣,淺嘗即止……

從沒有想過,他會有一天對一名少年動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