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櫻蘭】自覺_環x鏡_3

 

追在鏡夜後頭,環如既往般一路呼喚著鏡夜的名字。

然而,卻見前方的人影似乎沒有停佇的打算,行步如風般的快速地在他眼前轉了個角後,消失。

環睜大眼睛左顧右盼,看著鏡夜轉彎後消失的地方,臉上盡是不可思議:「怎麼可能不見了?難不成……這就是日本傳說已久的忍者?!」

環的雙手不由地合抱成拳環視著四周,湛藍的瞳眸中閃閃發光,遽下,卻又猛烈搖頭。

「不、不可能!如果鏡夜是忍者的話,芙裕美姊她早就和他說了,不會等到現在才讓他發現,所以,鏡夜應該不是憑空消失!再找找……」環撐捂著額頭,喃喃自語地在原地打轉著,眼光則四處飄蕩,他不相信鏡夜會無故消失,一定有著什麼他不知道的密道在校園的角落!

「一定是這樣沒錯!!」秉持著這個念頭,環開始不死心的在偌大的校園中找了起來。

 

櫻蘭學院佔地極廣,十萬多平方米的地理面積,從櫻蘭主地標大鐘樓為始點向四方發展擴建,巴洛克式建築群呈對稱方陣矗立,搭以新歌德風格之圓式玫瑰窗形,造價高昂的水晶吊燈裝飾,極盡奢華的展現出頂流復古歐風的校區建設,讓櫻蘭學院在所有私人貴族學院裡脫穎傲立,是眾多超級菁英貴族趨之若鶩的首選學院。

尋覓中,環不知不覺的來到了大鐘樓前。雙腳走著,才了解到這由父親掌理的學院有多麼地廣大而無邊,連尋一個人都能讓人感到無力……似極了須王家之于他。

──一旦確定了要離開法國,將是再也無法隨心所欲,這是你所必須要面對的。

瞬間,失落感湧入心中。

狠狠地拍打了雙頰,環甩去了方才浮現在腦海中父親的話語。

秋風拂面而來,撩撥起金髮飛揚,從遠處帶來了一絲光芒……是鏡夜。

認出了遠際處的草坪上斜躺著,看來似乎在做著日光浴的人,環加快腳步來到他身旁。沒多說一句,便直接在鏡夜身側躺臥,在校區中繞了這麼久,總算是找著人了!

無法隨心所欲又如何,此刻,萬里晴空下,莫不自由。

「嗯、真舒服,鏡夜,你不去上下堂課嗎?」伸個懶腰,環側起身問著旁邊的鏡夜。

看著鏡夜對他的話充耳不聞,環才又匆匆想起來,鏡夜好像還沒原諒他。

心情頓時萎靡,原本燦亮的藍眸暗淡了下來。

環挨近鏡夜,雙眼直勾勾的瞅著他,猶如被棄養的小動物般,無比哀怨的開口:「鏡夜,你還在生氣嗎?真是對不起,我不該對朋友背信的,而且我也知道這是最不可原諒的一種惡行,但是…鏡夜你不說,我又那會得知呢?」

見到鏡夜的眉間刻線深了幾許,環下意識的抬手想撫平,然在下刻間驀地想起,鏡夜不喜歡過度和人接近。

是不是在日本,人們總是這麼地生活著,所以,漸漸的才變的冷漠。

愈是拘謹,就愈是冷漠,也就愈無法隨心所欲;因而忘卻了本性,忘記了真心,也就忘掉了熱情。

──你,能改變嗎?

父親最早之時的話語,又在心底深處浮現。

看著鏡夜緊鎖著的眉心鬆弛一角,環直覺的知道,鏡夜已經放下了對他的怒氣;然而對於鏡夜這般的壓抑表現,卻讓他覺得難過,湛藍的眸底蒙上淡淡水氣:「鏡夜……」

「我沒有生氣。」鏡夜笑著說。

淺淺地笑容感染了環,化去了黑暗。

回以一笑後,環欣喜的慶祝起來,其中有著對北海道的熱情,也有著前嫌盡逝的喜悅,更有著對於友情無價的雀躍。

片刻後,環衝回鏡夜身邊,高興的笑臉揚掛著,滔滔地詢問有關北海道的資訊時,卻再度著了鏡夜的道……臉頰被用力的拉扯開來。

痛感刺激了神經,擠出了淚水,懸掛在眼眶中,卻遲遲不肯落下,環哀戚的盯著鏡夜想著:『這是在報復他嗎?』

看環吃痛的模樣,鏡夜的心情獲得了極大的舒緩,唇角微揚地加重手中的力道,不斷的扯開環的臉,彷彿想看看人的臉皮組織韌性到底有多大,然後以冷血的聲音燦然的笑著說:「我會盡力滿足你所想要的任何事。」

惡魔!這裡有惡魔!!瞬間,環的心底頓然浮現了這個念頭。

淚眼婆娑的等待鏡夜放開他的臉後,環急忙拯救顯得有點動鬆弛的臉皮,然在下刻間瞥見鏡夜毫無預警的往後厥倒,剎時,母親在面前昏迷的影像在腦海掠過,與鏡夜重疊。

「鏡夜!!!!」恐懼立刻揪緊了環的心,刻不容髮間,行動支配了理智,兩人在斜坡上滾落。

環緊抱著懷裡的人,直到滾動停止,手仍免不了的顫抖著,待聽見鏡夜細呼聲逸出,環才想到察探鏡夜的傷勢:「鏡夜,你有沒有怎麼樣?有沒有事?有傷到那裡嗎?那裡痛嗎……」

問語如珠吐出,剎那的擔心受怕,環圈著鏡夜腰部的手,更緊了。

環將頭深深的埋進鏡夜的頸側,唇瓣滑過,緊貼著脈搏,在感受到那跳動的生命後,心才漸漸地平穩下來。

鏡夜被環攬在懷中不得動彈,沒有自由的身體,讓環手上手下的亂摸一通,鏡夜差點沒岔氣,還沒來的及喘了口氣,卻發覺這個笨蛋竟然在親他的脖子!!

他在發什麼神經!!!!

鏡夜氣的眉角微微抽搐,掄起拳頭就朝著環揍過去,大吼著:「你這個笨蛋!!!!」

如果他不去拉他的話,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嗎?他們根本不用白白跌這一遭!

該死,須王環你這個白痴!!

「嗚痛!鏡夜你…」捂著被痛揍的地方,環忍不住的眼眶泛紅。

難道他關心他也錯了嗎?

曾經,看著母親在眼前昏厥的情景,讓他明白了人的生命有多脆弱,禁不起任何一絲的跌倒碰撞,或是極其細微的病痛愁苦。

所以,他害怕。

「起來吧。」鏡夜的聲音從上頭傳來,環抬眸看著鏡夜的手在面前搖晃,趨開了籠罩在心中的陰霾。

手握住鏡夜的那刻,環突地想起了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如光的笑容瞬然間在臉上綻開,因為這次變成是鏡夜主動了。

「鏡夜,你以後不要再戴著眼鏡曬太陽了!」環起身的第一件事,就是語重心長的向鏡夜告誡著。

當時,在母親和鏡夜身影重疊時,他沒有絲毫猶豫地抓住了身前的人,心中唯有想著不能讓他受傷,不顧後果地,只是想保護著他最親近的人,不論是母親,還是鏡夜。

「你下次不要再這麼做了!!」因此,環極想著要得到鏡夜的承諾,緊握著鏡夜的手,不肯輕言放開。

鏡夜被環如此緊迫盯人的態度懾著,撇開眼不去看環的眼睛,鏡夜甩脫了環的手了,淡然開口:「我會的。」

就是知道鏡夜是如何的一個人,所以在得到了他的承諾後,環終於笑顏逐開,燦若朝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