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櫻蘭】初心_環x鏡_8

 

鳳氏府邸.鏡夜主臥房。

 

伸展了一下酸疼的肩膀,再看了一夜的資料後,抬眼看向電子鐘上投射出的紅色字體,顯示著目前的時間「04:30」,闔眼拿下了眼鏡,鏡夜輕揉著太陽穴,將筆型電腦關閉。

一整晚上,腦內亂糟糟的思緒充斥著,延宕了該有的進度,鏡夜不由地歎息;漫步走到窗櫺旁,清冷的月光灑落在鏡夜的臉上,柔和的了該是冰漠的線條,目光眺向遠方。

嘀嘀──、嘀嘀──

電子鐘的準點報時,喚回了鏡夜遠去的神思,時刻已走到了「05:00」。

「該睡了。」意識到逝去的時間,一股濃濃的倦意刻時襲來。

走回床邊才掀起輕暖的被褥,卻被眼前的景象怔住……須王環?!

「這個笨蛋不是回去了?為什麼會出現在他的床上?!」感覺厚實的黑線罩上臉,看著床上的笨蛋不經允許的捲縮一角睡的香甜,枕上似乎還殘留著被淚水沾濕的痕跡,鏡夜忽覺有一絲的理智崩潰。

頓而想到,這個霸佔著他的床的笨蛋好像說過他十點就會準時入睡一事,鏡夜忍不住低咒出聲:「啊…可惡!不是幫他準備了客房嗎,這個笨蛋!」

皺著眉,鏡夜立馬剛掏出手機,打算吩咐僕人將這個笨蛋運走時,身形卻不穩的直栽進床舖裡,恍惚間才想起,清晨五點已是他的腦中正常轉動的極限,挨不住睡意的侵蝕,鏡夜濃濃睡去,手機掉落一旁。

 

心中惦記著,似乎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

 

 

「鏡夜、鏡夜……」熟悉的呼喚聲在遠際處傳來,帶著急切。

不多時,聲音的主人已風風火火般的登堂入室。

「鏡夜,我帶了櫻桃栗羊羹,一起來吃吧!」金髮少年迫不及待的拆開外盒,開懷地笑著,背後彷有百花綻放。

推了推眼鏡,鏡夜放下書本,不知何時,他已然習慣這人突如其來的到訪。

「須王環,我有說過我今天很忙。」雖笑著,青筋卻隱隱浮現。

「嗯?!」環眨動著不明所以的藍眸,希冀的笑容裡盡現『鏡夜,一起吃吧!』的欲望。

「………………我去備茶。」不知第幾次被如此的神情折服,鏡夜在心底略做掙扎後,終究還是起身招待。

「嗯,我等你。」甜甜的笑意揚掛其上,環動作迅速將羊羹分盤。

稍後,鏡夜端著僕人準備好的茶組回來,一進門,入眼看見的便是環口頭上雖說著等他,結果卻是自個兒先行食用起來,臉上滿是幸福之意。

「……」他來這裡打擾他,就是為了吃東西給他看嗎?鏡夜心底盪過一抹怒氣。

「鏡夜。」環招手拉過鏡夜坐到他身旁,笑著將另一片羊羹遞到鏡夜唇邊:「你吃吃看,這櫻桃栗羊羹真不愧是獲得了天皇賞的極品啊……」

「嗯,我自已吃就可以了。」鏡夜推開環的手,動手接過羊羹吃著。

果然,就如同環所說的,能有天皇賞這般的殊榮,口感風味一定是極佳,栗金色澤的羊羹,在燈的映照下顯得晶瑩剔透,送入口時,淡雅爽口的味道立時在嘴裡融化開來,細膩而滑柔……

「……環,你可以不要直盯著我看嗎?」還在品嚐著,卻被刺人的熱切視線盯著,極讓人感覺不爽。

「唔…嗯…」疑遲,環的雙眼在他的盤中和鏡夜的盤中飄來望去。

「到底有什麼事,說吧。」極度不耐,鏡夜停下了吃羊羹的動作。

「我…我…我可以再吃一片嗎?」侷促不定,環萬般為難的開口,他的羊羹老早就吃完了。

「……………不。」隱伏的青筋再度浮起,鏡夜看著環,然後再看著他盤中僅存的一片羊羹,決定甩頭不理對方,接著挑起羊羹吃掉。

哼!他,拒絕分享。

「鏡夜,你好小氣!!!!」

鏡夜才聽著環不滿的聲音響起,卻在下一刻間,眼前呈現著環放大的臉?!

震驚變化來得快速,還不及反應,便感到後腦被一股力量扣住,不得動彈,而尚存在唇舌內的羊羹在那同時已經被人一口吞食,彷彿還不滿足似地,唇腔瞬間被饞食!!

甜滑的羊羹和溫熱的觸感交雜著,被趁隙竄入口中的禁地,給人靈活挑撥並做亂著,津液無法嚥下而曖昧地淌流著……

「……唔嗯…?!」須王環,你這個混蛋!!鏡夜腦中一陣轟響,想作勢推開卻覺使不上任何的勁道?!

「…嗯……呵、鏡夜……很好吃吧……」賊亮亮的藍眸盯梢著鏡夜的反應,吐著讓人生氣的話語。

「……放開……唔、嗯…你…哈嗯…這…個笨蛋……」鏡夜艱困地從中說著話,對於為何推不開環這件事情,讓他驚訝非常,曾幾何時,他竟然讓人予取予求至這般地步?!

吻,還持續著。

舌纏捲不去,空氣頓時變得稀薄,唇舌相交的感覺是如此的真實,在陷入缺氧昏迷之際,鏡夜忽而想起,這,是在作夢吧…………

 

睜眼彈跳坐起,鏡夜在剎那間震醒過來!

「是夢?」唇角還殘留著被碰觸過的感覺,真實而不可置信。

「嗚…嗚…」一陣陣怯懦的哭啼聲漸入耳中,斷斷續續。

鏡夜回首下望,金髮少年正俯臥在床緣處,哭泣著。

怎麼回事?!

「你在哭什麼?」鏡夜在心裡自省著,看著環淚流不止的哭著,卻猜不著是為那樁事?

「嗚…嗚…鏡夜…嗚嗚……」環無比悲切的落著淚。

「到底是什麼事?」有點生氣,想起剛才的夢境,鏡夜心臟的跳動早已不受控制。

「嗚嗚…照片……嗚嗚嗚嗚……」環抬眼看向鏡夜,終於說出了兩字的重點,然而看著不為所動的鏡夜,哭啼聲再次揚起。

照片?是為了昨天照片一事嗎?這有什麼好哭的!嘖。

弄清楚環的重點後,鏡夜無力的朝後倒下,他被那個夢嚇得夠嗆了。

是不是有人說過,夢是一個人的內心最真實的反應。

………這,是真的嗎?

「照片,你要留就留吧。」誰叫,他是先陷落的一個。

語落,金髮少年終於破涕為笑。

算了,罷了,由他吧。鏡夜在心裡歎息著。

愛情,註定著先淪陷的人,永遠是個輸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