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初心_環x鏡_5

 

北湯澤溫泉旅館.特等全景套房。

 

……他計算錯誤了嗎?

不去理會外面的動靜,鏡夜痛苦的捂住頭趴在環的胸膛上,在剛剛那一陣的拉扯下,頭暈的更厲害了,沒有注意到他和環兩人的衣衫凌亂,鏡夜無力的撐起身,想盡快離開這讓他感覺燥熱的地方。

「鏡夜……」被鏡夜壓著,在沒有眼鏡的阻擾下,環得已清楚的看見他臉上的痛苦神色,還有一絲平常不易察覺的驚艷。

看著身上極欲掙扎起身的鏡夜,敞開的衣袍下,象牙白的肌膚被紅雲覆蓋著,雙頰因沾染酒意而浮起淡淡玫紅,那總是被鏡片遮掩的黑瞳中水氣氤氳,無法對焦的視線裡呈現著一片迷濛,讓他一剎那間覺得眼前的鏡夜竟然有種脆弱的錯覺,而這個錯覺還深深的吸引住他,彷彿被誘惑了,環探手撫摸著鏡夜的那黑如綢緞的髮絲,然後仰首吻上……

淺淺地、輕輕地,不著力般的落下輕吻。

鏡夜被環的舉動怔住了,忘了掙脫只任由著環親吻著他,在意識到有某種溫熱的觸感侵入時,才發現不對,臉色倏地變的潮紅,鏡夜惡狠狠推開環作亂的嘴,冰冷的開口:「須王環!!你在做什麼?!」

「…………啊?!?!」沉迷在鏡夜那黑色魔幻的誘惑裡的環,聽到鏡夜清冷的警告話語,猛地清醒過來,大叫出聲。

「住口!!笨蛋!!」震耳欲聾的聲音在耳邊括起,鏡夜再度難過地匍匐在環身上抱頭呻吟,「唔、痛…可惡……」

「鏡夜、鏡夜……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個、剛剛那個……」環滿臉通紅的急忙解釋。

「別吵、別動!!」狠戾的語氣虛弱的揚起,半睜的黑瞳直盯著他,原本該是威嚇十足的神態,在此刻削弱的一分不剩,只存著一絲媚態的脆弱。

「……」天…鏡夜!!你怎麼…你怎麼可以這麼的虛弱?!

環呆呆著看著鏡夜不同以往的風貌,乖乖地接受他的威脅,不敢再作聲,然而心臟卻是跳動的如火山爆發般不受控制,只能一動不動的躺在那,任由鏡夜酒酣耳熱的貼在他身上喘息著,溫熱的氣息呵在胸口處,引發了心底陣陣的搔癢……

感覺有點……不大妙?!

「那個…鏡夜……」深吸了口氣,環鼓起了勇氣開口。

「住口!我現在頭很痛!」

「嗯…可是…」環彆扭的掙動了一下,鏡夜現在趴在他懷裡的位置,實在……呃、很不妥……

「……說!什…」腦中轉個不停的暈眩稍稍平息,鏡夜撫著頭話才說到一半,便清楚地感覺到腹部抵著一股灼熱?!就算不去看,他也能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在抵著他!

「須王環你……………」瞬間,憤怒燒掉了鏡夜的神經,黑瞳裡狂飆著風暴,鏡夜咬牙切齒地一字字的說著:「你、竟、然、沒、穿、內、褲!!!!!」

「呃…哈……我……那個……和服裡面不是本來就不用穿內褲嗎…?」冷汗狂流,聲音漸小,環彷彿做錯事般的垂下眼,不敢去看爆怒的鏡夜,怯怯懦懦的開口向鏡夜解釋著他的認知,心裡卻在哭泣著:『嗚…嗚…嗚…鏡夜又變恐怖了……』

「住口!!!!笨蛋!!」理智斷線,鏡夜以一記手刀劈向環那讓人火大的大腦,怒氣沖沖撐起身子滾落一旁,然又因為這個動作終於觸發了在胃裡翻騰不已的噁心感……

嘔、哇──

穢物、酒水盡數衝口而出,濺灑鏡夜全身。

「鏡夜!!」環騰地躍起,跪到鏡夜身旁扶起他,看著被酒精折騰到虛弱至廝的鏡夜,心裡突然有種不捨。

「你給我去穿上內褲……」直到這時,鏡夜仍無法忘了剛才抵在他身上的東西,恨不得將他身邊的笨蛋給砍上個千萬遍。

「好啦,我先帶你去梳洗,我再去穿。」不顧鏡夜的怒目相向,環拖著鏡夜朝著溫泉走去。

「你……」竟然被笨蛋反抗。真可恨!要不是現在無力推開他,而且還必須仰賴他帶著他去梳洗、換裝,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傢伙!!

看著堅強而高高在上的鏡夜今日竟然任由他搓圓捏扁,環不由在心底竊笑,一股惡作劇得逞的小孩心態油然而生。

雖然酒不是好物,不過,若是能看見如此軟弱無力卻又帶著平日難見的脆弱媚感的鏡夜,或許偶爾為之,也不錯呵!想到此,環笑顏大開………………

「我們再去泡個溫泉吧,鏡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