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初心_環x鏡_3

 

北海道.大瀧村.北湯澤溫泉。

 

秋分。

輕風徐徐,捲起紅楓片片飄揚散落,溫泉裡,煙波裊裊,夕嵐之景,不覺中已目酣神醉。

「鏡夜,這裡真是漂亮啊……」環半瞇著眼享受地浸泡在溫泉裡,讚歎著眼前讓人感動的麗景。

「嗯。」

「可是…鏡夜…這邊沒有猴子和熊真是有點可惜了,難得了這麼漂亮的地方……」

「……」

「對了…鏡夜…一般泡溫泉不是都會有附上飲料嗎?我怎麼沒看到……聽說,在泡溫泉時喝著冰涼的飲品,才不會泡暈頭……」

「……」

「鏡夜、鏡夜,我要喝那個!」環藍眸閃動著,對於未嘗試過的新鮮事物,有著強烈的好奇心。

「……」

「鏡夜!」不滿鏡夜的不理不采,環乾脆游著泳纏到鏡夜身旁說著,反正偌大的溫泉池裡只有他們兩個。

「……」被環的舉動觸怒,鏡夜陰沉地賞了他一記戾眼。

「嗚嗚…」鏡夜好可怕……!!受到了極大驚嚇的環,雙眸瞬間蓄滿了哀怨的眼淚,畏顫顫地收回碰觸的手。

他好想嘗試看看泡著溫泉喝著飲料喔!父親總說喝飲料要和朋友一塊品嘗才能嘗出特別的味道,又說如果再搭配著美景一起則更是人間一大享受,可是……

偷眼瞄了瞄鏡夜,環無比沮喪放棄和鏡夜一起品賞的念頭。

「鏡夜…我先上去一下。」沒辦法,他只好自已一個人喝了。

「嗯。」

起身前,環再度看向鏡夜,然而,鏡夜仍是維持著閉眼享受的狀態,根本沒去理會他。

垂著頭,環淚眼汪汪的離開了白煙瀰漫的溫泉池。

 

「溫柔美麗的小姐們,我們又再次見面了。」環對著眼前正忙碌的擺放著他們晚宴餐點的服務生說著,燦然的笑容盪開。

「哎呀……」抵擋不住面前少年如花陽般笑靨,全數服務生在少年的注視下融化。

「美麗的小姐們,可以麻煩你們幫我準備泡溫泉的飲品嗎?難得麗景若是不能好好淺酌欣賞,豈不是辜負了這般大好時光!」環笑語晏晏的說著,不時感慨。

「好的,須王少爺請您稍等一會,我們馬上幫您準備。」早已心蕩神迷的服務人員們在丟下這句話後,全部衝出和室。

 

「鏡夜、鏡夜!!你看我帶了什麼東西過來……」環抱著大堆東西興高采烈的再度回到溫泉池,湛藍的瞳眸裡螢光熠熠。

「……」難得的鏡夜終於微微掀開了眼縫看向來人,雖然仍是一言不語。

「你看…鏡夜,這裡全部都是泡溫泉喝的飲料喔!!」環興奮遞給鏡夜一只用著精美瓶身盛裝的飲料,然後將其它的瓶子一一擺放到池邊,自已則拿著一瓶小巧的白瓷,踏入池內。

飲料?!

鏡夜看著手中的東西疑惑著,難道他收集的資料還有缺漏?

不疑有他,鏡夜將封住的瓶頸拔開,突然一陣清冽的酒味竄鼻而入,鏡夜皺著眉將瓶子放到池邊,和環剛所擺的瓶罐放一起,他就知道果然是環自已意會錯誤,而不是他的問題;不過,轉頭看向身邊那位錯把酒當飲料喝,而且還喝得兀自高興的環…………

難道,這個笨蛋分不清酒和飲料的差別嗎?怎麼可能?!

「鏡夜,你不喝?」見鏡夜盯著他瞧,環一臉滿足的笑問著。

「你知道那裡面裝的是酒嗎?」不過,還是問一下好了。

「喔…我就覺得和紅酒有些類似,原來泡溫泉時喝的飲料是酒啊……」水的溫度烘得環全身微微發燙,雙頰因著酒精和熱氣的影響而泛紅一片,「呵…不過這個還蠻好喝的,至少沒有紅酒的澀苦……」

「你不知道…」鏡夜話還沒問完,就被環一把抓住灌進一瓶酒,那瓶,他剛剛開過的酒。

「唔…咳、咳、咳…………」毫無預防地嗆辣的酒水從氣管、食道一湧而入,鏡夜被環突如其來的舉動嚇著,怒不可遏的推開眼前的笨蛋,「咳…你幹什麼!!」

嘩啦水聲揚起。

環笑兮兮任由鏡夜推開,激盪起更大的水花,可惡的笑聲從水底傳出……

眼前朦朧一片,被灌了一瓶酒雖不至於影響了行動,不過在看不見的前提下,鏡夜唯有拼命地忍下想立刻衝過去殺了須王環的舉動,探手朝著池岸邊摸索著自已的眼鏡……

鏡夜狠咬著牙起身,該死的須王環!!他一定要宰了他!!!

將霧氣滿佈的鏡片擦拭乾淨,鏡夜隨處抓起幾個浴盆就朝著須王環的方向砸了去……

「哈哈哈哈……」

環動作俐落的在水裡左右閃躲,笑聲不斷揚起,彷彿似在嘲笑著鏡夜,更讓鏡夜感到火大!

「鏡夜…你打不到我的…呵呵……」環迅速的踏出池泉朝楓葉林跑去,整個人的行為遽變。

「須王環你這王八蛋!我一定要殺了你!!」該死,那個笨蛋至少圍個圍巾吧!

兩人在造景景緻的楓林裡上演著追逐戲碼。

沒過多久,鏡夜已然氣脱,喘噓噓的倚靠著楓樹怒瞪著前面全身光溜的笨蛋……

該死的,他又被他給牽著走了,可惡!

見到鏡夜停下,環也跟著停下,同樣也是喘息不已,「鏡夜,不玩了嗎?」

不想回應,鏡夜只是瞪著大眼看著前方的人,這次因為有著眼鏡的關係,鏡夜清楚的看見環那好看的笑容在片片飛落的紅楓葉裡綻揚,在煙霧繚繞的溫泉池林裡,神情因著奔跑還有酒精催化而顯得冶豔……

冶豔?!

他瘋了嗎?他竟然覺得這和他同性別的笨蛋冶豔?!

狠狠的甩了甩頭,鏡夜推著眼鏡想藉以壓抑住剛才他瘋狂的想法;然而,在這刻裡,他了解到了之前那不明究理的心情是怎麼一回事,還有對於這傢伙為何會如此面般容忍,一切,真只是為了鳳家嗎?

「呵、呵…」低笑著,鏡夜抬頭再度望了環一眼,下次他別想碰任何的酒一口;爾後,轉身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