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劇場》之夜櫻龍流浪記。



灰濛濛的天空,飄著絲絲細雨,瀰漫的層雲將光吞噬,今日又是沒有太陽的一天。


離開了讓人心情鬱悶的窗戶邊,龍緩步走回辦公桌。


強迫打起精神,龍終於正視著手邊的維修帳單、建築費用以及不斷增加的飯店金額,


「唉……」終於忍不住地歎氣。








事情回溯到十二月二十五日當天……… 








轟隆──、磅鐺── 


砰、砰、砰──


叮──、鏮──


破裂聲、槍聲、屋子坍塌的聲響陸續傳出,吸引了群眾的聚集。


看著眼前已經無法收拾的景象,龍抱著不知何時到了自己手中而睡著的未來,走向屋外。


「速度真快。」看到不遠處馳來熟悉的車款,龍不由地感嘆。


幾分鐘前用MAIC連絡了還在SPIA(Special Police-Intelligence Administration)執夜的遙,請她派出一組隸屬於自已的SACA(Secret Agent Cops Agency)小隊前來幫忙,私下運用公權力這件事,如果被夜岑阿姨知道了,免不了又是一頓嘲笑加做不完的報告吧。


「隊長。」從車上下來的SACA人員,制式的黑色服裝,四人一組一貫排開向龍行禮。


「我今天休假,不用向我行禮。」龍無奈地揮了揮手。


「幫我把人群驅離吧,這邊我自已處理。」


「是。」龍一交待完,SACA四人小組立即執行著自已的工作。


「唉……」龍傷腦筋地回頭看著已崩毀過半的房子。


「龍哥。」遠遠地一名女子跑來。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會這樣?」


柔順地黑色長髮輕揚,換上了便服的遙,一身雪白色大衣搭配著淺紫色的羊毛圍巾,襯得她那揉合了古典之美的臉蛋更加清麗。


「遙,怎麼來了?」遙的出現,顯然讓龍大吃一驚。


「你出動了SACA小組………呵、呵呵……」


話說到一半消失,遙看著面目已然全非的龍哥家的慘狀,笑了出聲。


「別笑了。」見遙已經知道狀況,龍不再說明,只是感到頭痛。


「呵呵…又來了嗎?這兩年龍哥家已經裝修不下百次了。」


遙好笑的打趣著,她還想說發生了什麼大事,結果……呵呵……不行,看著龍哥傷腦的模樣,實在太好笑了……。


「唉。」龍再度歎氣,「好了,遙,別笑了,你家有空房嗎?」


「啊、空房?龍哥要來借住嗎?」停止了笑聲,遙疑惑的看著龍。


「不是我,是她。」


開玩笑,借住!到時把她們兩姊妹的家毀了,我又要多一筆費用支出,而且還有那棟公寓住戶的損失賠償,這一條可不是小錢啊!再說,某人又會不願意吧。


想到這,龍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朝垮的快差不多的房子內飄去。


「龍哥。」遙看著龍的目光所向,明白『他』也來了。


呵,每次龍哥的房子被拆,似乎都有他呢。


「對、對了,剛說到一半,」回神,龍避開遙知趣的眼光,急忙說道:「遙,可以讓未來先住到你家嗎?」


「她…」看著睡夢中的未來,遙笑說:「我知道了。」


「謝謝,等我收拾好這裡後,我再過去接她。」感激的淚水,彷彿要出現在龍藍色的眸中。


「好,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好笑地看著龍誇張的表情,遙抱過未來先行離開。






接下來,就是他們了。


活絡了一下筋骨,龍向戰場的中心騰躍而去。


避開迎面飛來的手術刀,閃過不規則彈跳的子彈,龍借力使力地將搖搖欲墜的玻璃窗片,一片接一片地側翻飛踢向小黑(未來取的小名),隔開從左輪中不停射出的子彈,同時,掀過窗簾直直襲向聖羅,布巾從手指端捲纏而上,將聖羅的手扎了個緊,刀刃無法射出。


少了聖羅的手術飛刀,戰況頓時減輕,一個後翻跳躍,龍奔向帝的後方。


驚覺龍的靠近,帝動作迅速地往前臥倒,翻滾離開龍的攻擊範圍,左輪槍交握左手,從右方腋下直射向龍的面孔。


「你真想殺了我啊,帝。」以極小的動作側頭閃躲,讓子彈從耳緣掠過,龍輕而易舉地避開帝的殺機。


趁帝未起身之時,龍搶得先機,再度欺近帝的身旁,以雷霆之勢挑飛帝手中的左輪槍。


帝悻悻地看著空了的雙手,拍了拍沾染在衣服上的削屑起身,不悅的看著刁在龍腳尖上自已的槍開口:「你真不是人。」


「好說。」龍笑道,順手將槍還給帝。


「哼,那兩個人你自已想辦法解決吧。」拿回愛槍,帝興災樂禍地拖著聖羅回家,離去前瞄了眼幾乎全毀的龍家,不在乎的想著:『鬧了一晚也差不多了。』


帝的聲音提醒了龍,望著打的難分難捨的影和變成刃的冴,龍苦笑地感歎,「接下來才是難題啊。」


龍繃緊了神經,讓氣行的運轉急遽地提升至高點,飛身切入影和刃的戰圈中。


時至中午。


白日裡,銀愈加難以辨識,在影的全力施展下,漫無限制地從四方纏結而來,龍加快身形閃躲之際,刃的獄靈門已侵襲而至,藉獄靈門干擾銀的瞬間,龍以迅雷般難以置信的身法角度,穿越過影不及防備的下盤掃出一腳。


頃刻,凝氣聚掌,回身朝刃的方向遞出,化勁拍開獄靈門從下方急轉直上的刀式。


三人混戰,招式繁複,險象環生……… 


龍突來的攻擊,打亂影的步調,影迅捷地後飛避開龍的那一腳,銀順勢收回。


「龍。」影回神。


「幫我阻止刃。」聽見了影的聲音,龍知道影已經回神,現在就剩刃了。


「知道了。」


輕應一聲,影消失於原地,瞬間飛身現於刃的上空處,藏匿於手腕處的銀被再次揮展,配合著龍的攻勢,影身如流水,銀似漣漪般迅速拓開,只纏擾,不攻近。


得了影的助力,龍招式頓變,身形撲朔,掌法飄渺,如雲如霧,氣勁無聲無息地朝著刃搶攻逼近,震開獄靈門的掃擊。


對於兩人的夾攻,刃的動作瞬息間轉快,獄靈門改掃為削,接而旋斬、疾劈爾後環刺,式式招招,連綿不絕,變化萬千。


揮舞間,獄靈門裡透出如青煙似的光芒,繚繞在三人間不曾散去。


隨著刃的招式變化,影急遽收攏漫佈交織在刃身圍的銀,以輕靈詭譎之姿纏擾其中,企圖減緩獄靈門對龍的攻勢,感覺對上獄靈門的瞬間,影大喊:「龍。」


不待回應,龍探得影所製造出的先機,攻勢瞬變轉急,氣勁先發而身後至,直破刃的門戶,右掌擋下獄靈門,左手從下而上,突地發勁擊拍,獄靈門從刃的手中飛離。


不稍片刻,刃的眼眸從灰白漸漸轉為冴那如水般淡薄的藍瞳。


「……哥。」回神的剎那,冴知道自已又失去理性了。


「算了,沒關係,倒是你的報告,怎麼辦?」早已見怪不怪了,反正一年總是會發生個幾次,龍苦笑地想著,但仍是沒忘記要提醒冴報告的事。


「嘖、糟!」冴低喃的咒著,動作神速地將沒入地上的獄靈門拔出,轉身跳飛到原是他房間的方向,翻索著之前印出的資料。


「哥,這陣子我住聖羅家。」拎著幾張還算完好的報告資料,冴道。


「還有,新年夜如果你要過來聖羅這邊住,不要帶未來過來。」他痛恨這個平安夜,還有那個小女娃。


「啊、冴…」龍還來不及呼聲,冴幾個蹤飛就消失在龍和影面前,一點也沒有大戰後的疲憊。


「…………你好歹也留下來收拾善後吧。」龍的話語無法向冴傳達出去。


「唉,每個人都這樣,真是。」


「龍。」影拍了拍陷入難題中的龍,笑開。


「影,我很苦惱呢。」回頭,看著盈盈笑意佈滿在對方的綠瞳裡,龍皺眉。


「嗯。」微笑盪漾在臉上,影撫上龍的眉頭。


「我知道,住我那吧。」暗喻的話語,爍爍微光在綠眸中乍隱乍現,讓影突地染上一層妖冶,整個人愈顯豔媚。


「唉、影你…唉………」他會短命的,在這麼歎氣下去的話,龍想。


是說……影,你的意圖也太……太明顯了吧…… 


閉上眼,龍忍不住抱怨:「影,每次衝突一起,你就一定要和冴不遺餘力地一同拆了房子嗎。」


「呵、冴變成刃後,能阻止他的沒有幾人……」


「你是故意的,對嗎。」


沒有回答,影只是深深地看了龍一眼後,心情愉悅的離開他身旁,然後在房內兜著圈子,像忽地發現什麼似地,眨眼間消失。


再出現時,影說著:「舉手之勞,走吧。」


明白影方才的舉動,龍連嘆氣都省了。


搖了搖頭,跟在影後頭離開準備全塌的房子。


果然沒幾秒後,一陣轟隆聲響傳出,這下整個屋子和圍牆算是全垮了。


無奈、鬱卒充斥著整個心情,龍拿出MAIC撥打了一組熟悉到不能的號碼,簡單地交待重建的事宜。


抬眼,龍看著前頭那不亞於自已的男人,遲疑了會,龍開口:「影,我要去遙家接未來。」


聽見『遙』這個名字,影終於頓下腳步。


「我知道了。」


聲音,很輕,彷彿不曾說出口。


風吹起,影消失於龍的眼前。


「唉、真是每個人都一個樣。」龍喃喃地看著影剛才所站的方向。








「遙,我肚子餓了。」輕脆嘹喨的聲音在三、四十坪的套房內揚起,中氣十足地命令著。


「未來,不是才剛吃過午飯嗎?」訝異,聽見未來喊著餓,遙放下手上的書回頭看著未來。


「我餓了。」


「嗯,好吧。那未來想吃什麼?」想了會,遙站起身往廚房走去。


「蛋糕!」未來衝向遙的身旁,拉著她的手,直往冰箱邁進。


「啊、未來,等等……」看到未來的舉動,遙急忙出聲阻止。


蛋糕!我的天啊!!


敢情未來想吃的是那採用了瑞士進口巧克力鋪灑在入口即化的巧克力海綿蛋糕上,並佐以水果酒浸泡後的黑櫻桃做為夾層,覆上香醇味濃而不膩味的鮮奶油,然後再搭配不同季節所出的新鮮水果裝點,每日僅製作十個,一出現即風靡所有女性的味蕾,號稱沒吃到會死,而造成許多女性大打出手、小香費了許多的功夫,才終於搶購到的【Cake’芙蕾】黑森林蛋糕嗎?!


「我要吃蛋糕!」未來眨巴著興奮閃亮的大眼,大聲宣誓。


剛剛遙開冰箱煮飯時,她就看到了蛋糕,那可是【Cake’芙蕾】所出的蛋糕呢,每次房東先生都因為太多女人買,而他又不好意思搶,所以都買不到,現在看到了豈有放過的道理。


「呃、啊、未、未來…」見未來無視於她的阻止,興高采烈地端出蛋糕,然後以小跑步回座位,接著便以蠶食鯨吞的速度吞食著,遙開始感到一陣頭疼。


才想著,一陣不亞於核彈爆烈地高分貝尖銳叫聲徹響於後,遙轉身看著站在門口處,剛下班回來的小香。


昨晚她們兩人都執夜,但因為所屬單位的不同,上下班的時刻也不一。


「小香,你、你先別激動。」看著如喪考妣的香,和一臉不在乎的未來,遙直想逃離災難現場。


「啊!!!!你這討厭的小鬼!!!!!!」三步作一步的衝往未來所在的方向,香怒火朝天地搶救剩不到兩、三口的蛋糕,看著討人厭的未來大吼著。


「大臉女,把蛋糕還給我!!!!」吃到一半被打斷,讓未來很不高興。


「蛋糕是我的,憑什麼要我還給你!!!!而且你都快吃完了,可惡!!!!」


香心疼的看著已見底的蛋糕盤,將上面未來還沒吃完的蛋糕一口氣吞掉,然後不滿地對遙發問:「姊,為什麼未來會在這裡?」


「呃,就是…」「大臉女,你把蛋糕還給我!!!!」


遙還不及解釋著,未來就已經朝著香奔去,搥打著她。


「小鬼,蛋糕你已經吃了一大半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支開未來的額頭,香晃了晃空了的蛋糕盤,對著未來叫囂。


她沒找她算帳,讓她把蛋糕吐出來已經不錯了,這小鬼竟然還敢理直氣壯的對她又打又吼,真是可惡。


「你!!」未來怒目圓瞪地看著大臉女,再看著她手上的蛋糕盤,沒多久,淚水便蓄滿在眼眶內,緊接著淒澹哭聲響起:「嗚──哇哇哇哇────」


「小鬼,別以為哭就贏了,你吃了我的蛋糕,我才是那個要哭的人吧!!」


「嗚……蛋糕…嗚……」怎麼也停不住眼淚,未來朝著香大吼:「大臉女,我討厭你!!!」


喊完,未來一溜煙的跑回遙的房間,用力地甩上門,躲在裡面生氣。


「姊……」香無比氣餒地看著遙,她比未來還想哭啊。


見這情景,遙只能搖頭,不好再說什麼。


「咳──」適時地響起的咳嗽聲,讓遙和香將注意力調向之前回來後就一直沒關上的門口處。


「龍哥。」「龍哥哥。」


龍的出現,讓遙和香彷彿看見救星般撲向他。


「呃…我來接未來。」龍說的極尷尬,聲音也不由地變小。


剛剛在門口處就看見香和未來驚天動地般的爭吵,讓他實在很不好意思介入,直到整個事情告一段落後才敢出聲,看來……遙這邊也不能待了吧。


「房東先生!!」未來一聽見龍的聲音,急忙的開門出來。


「未來。」一把抱住往自已身上猛撲過來的未來,龍拍了拍她的頭,拭去還殘留在未來臉上的淚痕。


「龍哥,真不好意思。」遙開口,話裡掩藏著許多歉意。


「嗯,我明白。」龍笑著,回頭對著小香道:「沒關係的,小香。」


「龍哥哥,我……」聽聞龍的話,香知道剛才所發生的一切,全被看到了,一時心急,卻連個解釋也說不出。


「我帶未來回去了,遙,今天謝謝你了。」


「不客氣,龍哥。」說著,遙轉向未來:「未來,下次你來,遙姊姊會先準備好一堆蛋糕的,所以別哭了,好嗎?」


「哼!」耍著脾氣,未來將小臉埋在龍的肩窩處,不搭理任何人。


「我們先離開了,遙、小香。」


「好,龍哥慢走。」





「房東先生,我們要去哪裡,不回家嗎?」坐上龍的重機後,未來看著從離開遙家後愈見陌生的路段,對不直接回家的龍疑問著。


「家……」對於未來的問題,龍突然想起未來可算是第一次遇到整個家被毀的情況。


面對未來天真的眼神,龍突然不知如何回答。


「房東先生?」


「呃,未來,我想我們要暫時去流浪一下……」龍思索著。


「為什麼?」


「……唉、未來,你有看到昨天他們四人打起來的情形吧。」苦惱了下,龍仍舊照實回答了。


「嗯。」


「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的家毀了,現在要重建。」


「喔,那我們現在去哪裡?」


「唔、嗯…不知道……還再考慮…………」


「什麼?!」


未來吃驚地看著龍,知道他是真的在考慮,而且還一副很苦惱也很掙扎的模樣,見他如此,未來不由著急的抓著龍的耳朵大叫:「我不管!!房東先生,就算犧牲你的生命,也不能讓我餓著!!」


「哎、未來、未來,我知道,你先放開我的耳朵。」


耳鳴聲嗡嗡響著,待未來一放開他,龍趕緊將重機停下,左右搖晃著頭,試圖讓耳鳴聲平復;不然在高速疾駛的狀態下,會很容易失去平衡的。


「房東先生!」未來氣鼓鼓的嘟著嘴。


「好、好,未來,我們先去帝那邊吧。」不得不服從未來,龍終於決定了前往的目的地。


調了個頭,龍往帝家的方向出發。





龍抱著呆若木雞的未來,望向眼前讓人不敢置信的景象………


仿上古時期某一皇室宮殿的建築群,佔地上百萬平方米,鑲著金色而不知是仿效那個國王徽記的宮門,由三條放射狀的馬車大道匯攏於半圓形、鋪滿大理石的巨大廣場前,兩翼高大建築拱衛著。


周圍是花壇、水池、林木、廣場和綠地等,配以地勢高低起伏構築而成魁偉嚴謹、錯落有致的華美庭園。


直至盡頭,一座跌破人眼鏡、雕樑畫棟、極盡奢豪的宮殿巍然屹立。


「………這…這是博物館嗎?!」看著堪稱絕世奢侈的帝家豪宅,未來無知覺地說著。


聽著未來的疑問,龍只能苦笑。


「我們進去吧。」 


兩人進入帝家後,入眼所及的是看不完也逛不遍的大殿小廳,其中內部全裝飾得金碧輝煌。不論是從門窗、穹頂、燈具、陳設等,一律堪為稀世珍寶,所有的一切已無法再用言語形容。


對於此,未來迷茫了。


「房東先生,這裡真的可以住人嗎?為什麼這裡不是用日光燈?這樣很恐怖說,陰森森的!而且這些雕像會不會動啊?半夜是不是會有鬼出現?還有那些…………」


「呵、呵。」龍苦笑兩聲。對於未來層出不窮的問題,其實他也很懷疑,帝怎麼有辦法住在這種讓人神經緊繃的地方。也不是說這邊不好,而是住在這邊,就感覺自已本身好像也變成了藝術品一樣,渾身不自在。


「你們別亂批評別人的房子好嗎。」「啊!」「哇哇哇哇!!!!」


乍然響起的音量環繞在空蕩蕩的長廊中,不大不小,卻恰恰嚇著了閒逛在豪宅內的龍和未來。


「帝,好歹出個聲,別嚇人啊。」龍趕緊安撫著驚魂未定的未來,回頭對帝說著。


「不是有嗎。」


「……」對帝的回答,龍無言以對。搖頭,龍拍著未來的背說著:「帝,我們今天來住這邊,幫我們安排個房間吧。」


「隨便挑,反正房間多的是。」


「我不要!!」未來小手緊抓著龍的衣領,頭搖的像波浪鼓般,強硬的開口拒絕入住。


「未來,我們現在沒地方住,所以………」


「我不要!!這邊會有鬼出現。」


「小鬼,你說誰的房子有鬼。」瞇著眼,帝不悅地開口。


「就是有鬼!!!我不要住在這邊!!!嗚嗚………」小孩子的淚水,說流就流;她不喜歡這裡,說有鬼是藉口,但真要在這冰冷沒有人氣的豪宅住,只會讓她想到以往在北玄武門裡的日子。


「隨便你們。」皺眉,帝說完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


「唉……,我們走吧。」被未來打敗,龍無奈地再度帶著未來離開。





(咕嚕、咕、嚕嚕嚕嚕、咕嚕咕嚕嚕嚕………) 


帝家豪宅的古堡花園裡,龍和未來兩人正準備著離去,突如其來地一連串聲音霍然響起,打斷了這寧靜的一刻。


「啊、討厭啦………………」未來掩著迅速竄紅的小臉,蹲下哀嚎。


「未來餓了。」龍好笑的看著縮成一團的未來,伸手將她扶起來。


「討厭,人家是淑女呀。」張著大眼,未來可憐兮兮的抬頭說道,雙頰上仍泛著尚未退去的紅暈。


「嗯,不過餓了也沒辦法,我們先回去帝家吧。」


「唔…摁…摁…」對於龍的提議,未來苦著一張臉陷入沉思;她實在很不想再回去那個冰冷的地方,可是肚子……


「未來,決定如何?」


「……好。」





未來瞠目結舌地瞪著眼前百來套純銀鑄造、精工鏤刻的餐具,想著:「這根本不是一般人用的起的吧!!」


眼光飄向對面那正斯文地用餐的帝,看著桌距……會不會離太遠了!?


而且,這個桌子會不會太大了!!怎麼說中間有三、四十人的位置空在那耶!有必要這麼講究禮儀嗎?非要坐在長桌兩端!


扯了扯陪在身旁的龍,未來低聲的說:「房東先生,這裡沒有比較正常的地方嗎?」


龍乾笑著看未來小心翼翼的模樣,摸摸她的頭髮,也學著未來的舉動輕聲說著:「未來快吃吧,等等還要找地方住呢。」


聽見龍的話,帝抬頭說道:「龍,不去影那邊住嗎。」


「呃、呵呵……。」冒著冷汗,龍不滿地看向帝。你有千里耳啊!這麼遠還聽的到。


「不敢去。」帝眼中閃著促狹的光芒。


龍急忙轉頭瞥了眼身旁的未來。呼,還好她正忙吃東西,沒在注意這邊。


再回首,龍對著帝說道:「不是,我還帶著未來,你別亂說。」


「呵呵。」著實欠揍的笑聲揚起。他才不相信那個小鬼會不知道你和影之間的事,有眼的人都看的出來;算了,反正龍是被吃還是吃掉對方,都跟他無關。


陪著笑,龍現在想趕快吃完,然後閃人。


用餐告罄,龍帶著未來快速離去。





這麼東折騰西折騰的,不知不覺地也到了午夜。


龍和未來兩人仍在路上奔馳著。只不過,未來早已抵擋不住睡魔的誘惑,陷入沉睡,留下龍一人苦惱著要何去何從。


「真是糟糕,真要去影那嗎?」看著睡著的未來,龍自問自答:「算了,去就去吧。」


決定了方向,龍加速前往影家。


不過一個多小時,龍已到達。停妥車,龍抱著未來走到影那獨棟獨戶的木造日式建築別墅。


待正要推開庭院的大門時,一聲細微地的悶哼聲從裡傳出。


龍連忙收斂靈覺,屏息聆聽。


(嗯、哼……啊、洛凱你輕點……有點痛……嗯……)


聽到一半,龍便已聽不下去,抱著未來轉身就走。


如果未來還醒著,就可以發現龍的臉上正呈現著極難看的神情,這是不曾展現在人前的。





屋內,影讓洛凱停下幫他染髮的手。


遲遲聽不見龍的下一步動作,影冷冽的開口:「他走了。」


「是的。」洛凱必恭必敬的回答。


「……又是這樣。」聲音極輕,影無力的說著。


其實早在龍接近前,影就已經得知了。只不過,還是想報復一下龍他不想直接過來他這裡住這件事,所以才會故意發出讓人誤會的曖昧聲音。


但是,似乎失敗了。


「……龍,對我,你有什麼感覺呢……」歎息著,影說的極不確定。


洛凱緊鎖著眉頭,在影身後看著他煩惱,心中對於龍的討厭感又往上提昇。


「洛凱,幫我調查龍住在哪裡。」回神,影恢復了冷然神態交待著。


「是。」


「幫我把染劑洗掉吧。」


龍,既然你不過來,那麼,我就去找你吧。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