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HOR】Love Failed -1

 

紐約.曼哈頓。

外星侵入大戰結束後,紐約全城歡欣鼓舞。

稍作休整後,大家暫時先回到了神盾局.紐約分部。

索爾扯著被浩克揍得淒慘的洛基,也跟在大家後頭進去。無視眾人欲生吞活剝洛基的灼人目光,拉著他就近尋了個位置坐下。

「你到底還想怎樣!」感覺到坐下的動作一頓,索爾老大不爽地回頭瞪著洛基。

目光環視了一圈,洛基撇了下嘴角,表情明顯不屑地表達出了不願意和低等生物待在同樣空間。

這讓他覺得難受。

索爾問他的話,洛基連回應都懶得奉送。索爾還來不及再說下一句,隨即被一股巧勁推開。

『啪』地一聲脆響,在眾人沉默地時刻,似乎顯得格外地突兀,卻又理所當然。光聽聲音,力度應該不小。

索爾微愣著看著娜塔莎.聯盟中唯一的女性。見她狠扯著洛基胸前的衣襟,刻意壓低地聲線,帶著濃濃地警告:「永遠別小看我們!」

洛基歪著頭,眼神睥睨地看著娜塔莎,唇角勾起一抹嘲諷地笑意。轉頭對著索爾叫了聲「哥」後,身影隨即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下,終於引得大家慌亂了陣腳。

索爾歎了口氣後,微微擺手讓眾人消停,並繼續他們的討論;然後,他自已則移動到門口處,將洛基再拉回自已身邊。

「你不能怪他們這麼對你。」

或許覺得索爾的口氣有軟化的傾向,洛基身影再次顯現在眾人面前,但卻閉口不言。

他不明白,為什麼索爾要去配合這些低等文明的生物?他們最基礎的能力都沒有,連能量也不知如何運用,僅是倚仗著破銅爛鐵在保護著自身。對他來說,這群螻蟻根本不足以撼動他,如果能再多給他一點時間就好了。

若不是索爾攪局,說不定,現在的他早成為主宰這個星球的統治者。一思即此,他又憤恨起索爾的多事!

早知道當時應該多捅他幾刀!

話說回來,地球還真是個奇妙的地方。

即使現在的他看起來慘兮兮,但潛藏在體內的能量卻恢復地很快。難怪,當初索爾被流放至此,還能夠迅速奪回自身的能力。

隱隱地,他可以感覺到魔力的突破。

可惜了這個星球。

只能繼續給低等生物糟蹋。

既然,他能察覺到能力的增強;想必,索爾應該也有感應才是。不過,他到底要和那些低等生物廢話多久!

思緒迴轉,洛基忽然想到,索爾曾提及他能夠來到這,是奧丁燒了很多能量石才勉強成功……手腕,嘗試著掙脫,瞬間,一陣刺痛襲來,被桎梏在索爾手中的右手,果不期然地受到了電流的攻擊。

這讓洛基確認了他的判斷,臉色瞬間垮下。

緊鎖的眉頭,讓他心裡鬱悶地想抓狂。

因為這等於說,他勢必得和索爾在一起一段時間,而這段被監視地時間裡,他的人身似乎不會那麼自由了!

抬眼,便接收到了索爾狠瞪過來的警告目光。洛基微聳了下肩,雙眸亦不甘示弱地直視索爾,他想,他應該會明白他的意思。

無聲地目光抗爭交流中,最後,索爾屈服了。

從以前到現在,如果不是和生死存亡這種干係太大的事件上,索爾總不會堅持太久。

耳中自動過濾掉索爾和低等生物的談話,最後,總算能離開了這讓他煩躁的空間。

晃了晃手,洛基示意著索爾放開他。

「好讓你再從我手上逃掉嗎?」索爾帶著洛基身形一跨,轉眼間,便出現在紐約的某酒店房間中。

「索爾,你不覺得你這句話很有岐異嗎?」洛基看著窗外的風景,似乎挺高。

眼角餘光瞄過桌上放著「漢普頓酒店」字樣的卡片,洛基腦中閃過「Room Service」,再次用力地想甩開索爾的鉗制,結果,還是沒能願。

早知道成功地可能性不大,但總得試試。

洛基有些無奈,抬起另一手隔空取過無線話機,對著索爾的面,左右搖晃。

「隨便,你別想著耍花樣就好。」索爾無所謂地說,只是雙眼仍舊盯著洛基的一舉一動。

「索爾,不要直盯著我看,這讓我全身不舒服。」洛基皺眉。停頓了下,繼續說著,「放開我,我只是想安靜地吃個東西,我不會逃跑的。」

聽到洛基的保證,索爾想了想,還是將手給放開。

「洛基,現在宇宙九界已經混亂一片,我們沒有多少時間浪費在這,你可知道,許多星球和人民都遭到了掠奪者、黑暗生物的侵襲……」索爾緩緩地說著,目光也沒再繼續緊盯著洛基了,他將這陣子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地告訴洛基,他覺得他應該要知道這些事,沒有什麼原因,只是由來已久的習慣使然,他想知道洛基能提供給他什麼意見,才能夠盡快解決這些麻煩事。

「為了你的事,彩虹橋的修復工作,勢必得要再延宕一段時間。」說到這,索爾忽然顯得焦躁不安,不停地來回走動著。

洛基在索爾開始廢話時,就已經將餐食點好。當索爾的話語止住時,門鈴聲也剛好響起。

開了門,洛基在服務人員臉上看到驚慌閃過,隨即匆匆隱去,好似在害怕著什麼。

洛基稍為沉思了一下,便明白了始末,不由地無聲地笑了。

「有趣。」兩字從略顯蒼白地薄唇吐出,聲音極輕,但仍舊引起了索爾的注意。

「不要打什麼壞主意。」索爾壓下了心中那股煩躁,來到洛基身旁,身形恰巧地隔開了洛基直視那名人類的視線。

兩人交談的剎那,無形地威壓,頓時一空。

服務人員清楚地感受到那束縛著自已的壓力消失,在鬆了口氣後才發現全身已然汗流夾背。

雖然如此,他依舊秉持著良好專業素質,迅速地將餐點擺放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灑了些湯汁。稍作清潔後,服務人員始終低著頭避免和兩人有目光碰觸,身形一轉,動作飛快地推著餐車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