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創作文】靈魂之翼

 

坐了不知多久的車了?

只知道眼前的景象從高樓林立到林蔭蔽天,從人聲鼎沸至鳥嘶蟲鳴。他睜眼看著眼前景色變換,直到閉上眼睡著。再醒來,是被花白鬍子的老管家搖醒的,「深流少爺,我們已經到莊園了。」

「嗯。」深流淡淡地點頭,下車。

看著老管家動作俐落地取下行李,吩咐隨行人員執行各項工作事宜,一點也看不出七十歲老人應有……那種該稱為「遲緩」的歲月痕跡刻劃於身,洋洋灑灑地,沒多久就將原本還荒亂無章的前庭給清理出來。

至少,是有了人可以走的道了!

也不知這座莊園到底是被廢棄了多久?不過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廢棄的,怎還會輪得到他來繼承!

母親是女僕。

只這身上流的不純血統,就足夠讓那些正統繼承人給生吞活剝!想到那起繼承官司訴訟,深流眸底深處不免滑過厭惡。

「我到處看看。」和老管家交代了一聲,回拒了老管家要指派過來的隨扈,深流頭也沒回地逕自離開。

遠遠地還能聽到老管家嘶吼的聲音,「附近原始」什麼的,被風的呼嘯聲,吹得零落。

深流揮了揮手,表示他聽到了,以免老管家又從後頭追上來。他想老管家要說的是「莊園附近都是未開發的原始森林,讓他小心」吧!

走進森林後,深流才發現參天的大樹上沒了綠意,還真是適合他現在的心境。加上傍晚時分的枯木倒影,張牙舞爪般像個鬼魅在週身圍繞。忽地一陣強風,將落葉強捲而起,「沙沙」地刮得他臉耳刺痛,不得不將頭臉護住。

直至強風遠去,方才放下臂膀。

想到剛才的情境,深流驟然放聲大笑。

這一笑,將他自小到大的遭遇笑得煙消雲散。

以後,他總算能為自已活了!總算老頭子在臨終前沒忘了他的荒唐待薄他。

眼角餘光中,突然掠過一際黑影。

想仔細捕捉時,黑影已經消失。

不過,從空中緩緩飄落的黑色羽翼,倒是可以猜出應該是某種飛禽,比如說:「烏鴉」。只是似乎沒有聽到叫聲?!

原想將黑色的羽翼當成戰果帶回去,誰知才握到手中,就離奇的消失不見?

抓了抓頭,深流一臉地莫名奇妙。但卻沒多想,聳聳肩後便往回走了。

 

清冷的月光,從雲層中透出。

天際中,一簇黑點急速放大,速度飛快似流星般劃過。直飛至莊園的上空,盤旋了幾圈後,才從無布簾遮掩的窗片縫隙中,切身飛入,來到床上躺著的人身邊。

彷彿互相感應般,原睡著的人醒了。

到底過了多久呢?彷彿似有一世紀那麼長了吧?未艾。

開口說話的人,輕輕地撫摸著未艾的黑色羽翼。

『爸拔。』未艾叫了一聲,卻是無聲。然後貼靠在那人手心上,貪戀般地汲取溫度。

下次不知何時才會再覺醒了,未艾記得讓秀秀喚醒我。

話畢,那人再次陷入沉睡。

見狀,未艾焦急呼翅輕喚,然無聲的鳥鳴,卻無法阻止那強大的氣息逐漸消彌。

「啪」地一聲,未艾被拍飛落地,暈呼呼地起身後,才發現那人醒了,只不過再也不是爸拔了。不對?!還是爸拔!爸拔還在!

深流看著地上那隻吵醒他的原兇,然後見牠搖頭晃腦了幾下後,一股腦地飛噗到他身上。

不耐地將身上那隻飛禽抓離,深流不顧牠的掙扎,借著月色,左右看了一下……烏鴉,還是隻沒有眼睛外加不會叫的烏鴉!

得到了結論,深流便帶著烏鴉找到老管家,只說了「寵物」兩字,便交給他,然後轉身回房睡覺。

老管家接手後,急忙從莊堡內,找出棄至許久不用的狗籠,勉強充當鳥籠使用。

一切,待明早再做打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