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噬魂】侵蝕

 

失而復得的感覺如何?

喀.躂躂躂──,叩、磅!

想努力的維持現狀,是因為Death Scythe嗎?

嘎啦.軋──,喀碰!

既然無法放棄,那就從死神手中奪走他!

陰暗的補丁研究室中,迴盪著輪軸和地面高速磨擦的尖銳聲,緊接著就是一記沉悶的重響。

重響過後,斯坦搖晃的起身,再繼續坐回他專屬的椅子上。

黑暗中,隱約地有聲音出現,干擾著他的思緒。

腦上的螺絲,他已經無力去轉動;似乎,他忘了該如何調整成最佳狀態。

吶、斯坦,帶著Death Scythe一起過來吧!

耳邊,彷彿傳來了梅杜莎的氣息。如果有人靠近點看,就可以發現斯坦目前的狀況,簡直糟透了!

再一次的跌撞在地,受到狂氣影響的靈魂,總算恢復了正常。

從內袋中摸出了一根箊,點燃,深吸,然後緩緩吐出……白色的煙霧立馬破碎成不規則形。

「呵,我的靈魂在動搖……」叼著菸,斯坦自我嘲諷著,掛在唇際邊的笑意,卻沒有傳達到眼裡。

扭轉著僵直的脖子,從剛剛開始,他就感應到了學長的魂波。

這陣子,常常能看到學長在身邊晃來晃去,到是他現在的搭檔─瑪莉─卻是不見蹤影。

聽見門鎖被轉開的聲音,入眼就見著了那頭火紅的齊肩長髮,似乎又長長了。如果他這樣跟學長說,不知道學長會不會馬上跑去剪掉?

你想要他吧!想要Death Scythe!

黑色的蛇信在耳廓邊纏捲。

轟地一聲,斯坦以高速速度飛離了他的椅子,然後,狠狠地撞進了開門進來的學長身上。

「你在搞什麼?!」怒吼聲,在接住了斯坦軟綿綿的身形後,史比利特破口大罵!

急忙地將斯坦放躺在地方,史比利特迅速的檢查起他的傷勢。

「嘿,我有好好計算過,學長……」斯坦很虛弱,但是看到史比利特擔心的模樣,內心裡卻有種殘虐的快樂。

「閉嘴!」史比利特實在很想狠揍他一頓,但現在卻不是顧著生氣的時候,剛那一記魂威的攻擊,明顯已經超過了斯坦身體所能承受的範圍。

「學長,你的頭髮長了。」斯坦勉強的抬起手,碰觸著史比利特的髮梢。然後,雙眼直盯著學長的表情,毫不意外地看見學長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你現在該做的事是休養,看看你把自已搞成什麼模樣!」輕輕地拍開了斯坦的手,這個讓人擔憂的後輩,總是在不適當的時機,說出不適當的言語。

從以前,控制著這個傻瓜般的天才,就是他的工作。現在面對這樣的斯坦,史比利特卻有種說不出的心酸……有點無奈,也讓人放心不下。

才想著,眼眶卻莫名的泛紅。

丟下斯坦,史比利特快速起身往斯坦放藥箱的櫃子方向走去,不知怎地,他就是不想讓斯坦看到他現在的窘況。

但是……史比利特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這堆混亂,可以想見,他還沒過來前,斯坦內心的掙扎。結果,他還是沒能克制住,眼淚滾落。

「學長。」斯坦低聲呼喊,聲音有些沙啞。發現了!發現了學長肩頭的抖動。

見學長沒有回應,斯坦繼續叫喚,「史比利特……」

低沉黯啞的嗓音,似乎就在耳邊響起,引起史比利特全身一陣輕微顫慄。

用力的搖晃了一下腦袋,史比利特歪斜著嘴臉,惡狠地回頭瞪著斯坦,「幹什麼!」

「你走錯邊了,藥箱就在我的腳邊附近。」斯坦笑,他沒漏看了學長的反應。

聽完斯坦的話,史比利特臉孔頓時漲紅,眼光飄向了斯坦腳邊的方向,果然看見了藥箱倒翻一地。

剛他無頭無腦地丟下斯坦轉身離開,現在再折回去,那不就是在說明他在心虛……史比利特想。

然而,心虛什麼?這個答案,他卻不敢去深思。

「史比利特。」再一次聽到他的名字從斯坦的嘴中吐出,史比利特渾身又是一陣顫抖。

「住口!不准叫我的名字!」史比利特氣急地朝斯坦直吼,他覺得他一定也被狂氣侵蝕了!

「嘿,學長,我流血流到有點頭暈了。」斯坦說。

「你…」史比利特講了個「你」後,再沒下文。見斯坦那愈咧愈大的笑容,他怎麼看都覺得礙眼!

快步走到斯坦身邊,雖想一拳打掉斯坦的笑容,但蹲下後,手上的動作卻是俐落地攙扶起對方,將他安穩地放置在椅子上。然後,撿起了散落的藥箱,迅速地為他包紮。

看著斯坦的傷口不再滲血,史比利特才面色不豫的開口:「下次別再這麼做。」

「呵。學長,我很想答應……但是狂氣卻不是那麼好克制……」斯坦笑。

「斯坦、斯坦!看著我!」史比利特急道。他感覺到他搭著斯坦的肩的手,顫動了起來。

「學長……」視線相觸,斯坦勉強控制著逐漸混沌的魂波,「呵、想要你……」低不可聞的話語從嘴裡發出。

聲音雖低,卻是清楚地傳進了史比利特的耳中。一手攬過斯坦的頭,壓進他的胸前,想借著他的魂波來穩定斯坦躁亂的靈魂。

「吶,學長。」呼吸著學長身上的味道,斯坦到底還是冷靜了下來。抓著學長胸前衣襟的手,似乎想抓緊某樣東西般,緊握而不願放手。

抬眼,斯坦對上了史比利特的雙眸……這雙,曾經只注視著他的瞳眸,現在卻多了許多他所重視的東西。

「你說,孤獨的感覺可怕嗎?」

「孤獨……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畏懼它。」手覆上了斯坦的手,史比利特頓了一下後,說道。動了動脖頸,將領帶稍微扯開,被斯坦緊揪住的衣領,讓他有些無法呼吸。

「畏懼」唸著這兩個字,斯坦點頭,「學長,狂氣的侵蝕比我想像的還嚴重……」

「我知道。」史比利特見斯坦的眼神開始游移,便用手掌覆蓋上他的雙眼,好讓他可以盡量地集中精神,不被狂氣干擾。

拉下學長的手,斯坦有點混亂了。

停頓了好久,一直微顫的手終於可以穩穩地握住學長的手。沒有十指交扣,男人手指的骨節不似女人般細柔。然而也就這雙手,可以撫平他心中漸起的狂躁。但,能牽著這手的人卻不會是他!

武器最終的歸屬,永遠只有一個地方。

「我不會從死神手上搶走Death Scythe。」恢復了清明的目光,斯坦定定地看著史比利特,然後,輕輕地笑了,「如果真有那一天,學長,請殺了我!」

有如開玩笑般的語氣,但聽在史比利特耳裡,他知道這句話蘊藏在其中的重量有多重!

不是沒想過,或許會有那麼一天……面對日後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史比利特沉默了。

他不知道,他是否有辦法做得到親手殺了斯坦?

腦中,浮現著破碎的畫面,親手殺死眼前這名天才博士的情景才閃過。史比利特竟覺得心臟一陣猛烈揪痛?!

瞬間,他為這個可能的事實,恐慌了!

他畏懼了!

對於斯坦自顧自所下的決定,他感到非常生氣。怒氣無法抑制,從四肢百骸瘋狂竄出,似乎伴隨著狂氣,讓史比利特衝動地用力扯過斯坦的頭髮,壓向自已,然後,狠狠地吻住他!

牙齒嗑破了嘴唇,帶出了點點鮮紅,血味隨著唇舌相交,透過津液,深深地被捲入彼此的口腔內。

史比利特以行動向斯坦證明,即使這樣,他,永遠不會拋下他!

舌頭從斯坦的嘴中退開,看著他顯然呆愣的模樣,史比利特突然覺得得意,側過臉靠近斯坦的耳朵,他輕聲說著:「你作夢!我不會讓任何人殺了你的!」

史比利特笑笑地拍打著斯坦的臉,讓他回神。然後,他今天的盯睄工作已完成,該是回去向死神大人交差了。

愣愣地看學長瀟灑揮手離去,斯坦還是有些反應不過來。陡然一個重心不穩,又是「碰」的一聲,斯坦連人帶椅地整個摔到地上。

隨後,寂靜的研究室內,只餘「嘿嘿嘿」的低啞笑聲,不停迴盪。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