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5

腰際間的MAIC(註一)紅燈不停閃爍,靜音鍵早在方才聲音響起的瞬間,立即被啟動。龍匆匆從【Amon-Re】防火巷鑽出,服務生制服尚不及換下,只見前方小道上已來人接應。

「有狀況?」龍面色肅穆的走到來人身前。

「R區3790山路上出現群殺案,你沒看從MAIC上傳來的訊息嗎?」來人,身著一襲剪裁合身的黑衣黑褲,在陰暗的小路旁甚至無法看清有人存在,只有在月色從雲層中穿出的瞬間,偶爾地一絲金光才會從來人身上閃現。

「看我身上的衣服不就知道了,快走吧,我晚點還要回來收拾,駱凱。」龍說出來人名字的當頭,月光正探出了頭,被名喚駱凱的人,竟恰是之前伏擊影的Kai。

「放心,我已通知總部了,他們會派人來收尾的。」駱凱瞄了瞄停放在【Amon-Re】旁的車,說道:「至於你的車,總部的人會負責開回去。」

「是你負責的人嗎?」點了點頭,龍想起了今天所認識的那個人。

一抹厲光從駱凱的眼底深處閃過,「……先看看MAIC上的影像吧!」沒有回答龍的問題,駱凱將MAIC直接拋過去。

「嘖,我也有啊!算了。」龍咋舌地接住屬於駱凱的MAIC,便開始察看先前傳送過來的訊息,因而忽略了駱凱在剎那間的沉默。

龍啟動MAIC的3D微影像重播鍵,栩栩如生的打鬥畫面立時投現在龍的面前,播放出當時的情景。

熟悉的人影出現於龍的眼中,乍隱乍現的銀絲光芒,搭配靈巧的身形,絕妙的攻擊法,悠遊於五名黑衣人的圍攻之中,在從路燈中所截攝的影像裡,竟無法拍攝到眼前那名獨自一人擊殺五人之人的面孔,彷彿好似那人早已知曉有人觀看,每當即將照攝到臉孔的瞬間,便有一道銀芒從那人臉上炸開,模糊了面容而成銀白一片。

如此地不尋常,讓龍在暗暗吃驚的同時,也佩服起了那人的身手,卻不知從MAIC中映出的影像早已被人竄改;雖然無法瞧見他的臉,但在最後他被箭射中的剎息間,龍的心卻極其突然地彷似被針刺了一下般的疼痛,不過眨眼痛覺已然消逝,如同曇花一現般的短暫,讓龍無法去捕捉,忽略了這不尋常的現象,龍關掉了MAIC,回頭問駱凱:「這是你負責的人,對吧。之後呢?

駱凱厭煩的點點頭,收回MAIC。「我趕到的時候,他早被人帶走。」

「嗯。」聽到駱凱的答案,龍不由皺眉,簡單的回應一聲算做回答。接著便在心底尋思,而沒有特別在意駱凱的神情,只當駱凱是為他所負責的人不見而惱。他是知道那人在駱凱心中的重量,從駱凱開始執行祕密任務起,以及他被派到駱凱身邊時便知了。

不多久,車已行駛到案發地點。

透過車窗玻璃看出去,現場的血跡、屍塊幾乎已被清除乾淨,而飄散於空氣中的血腥味也已淡不可聞,現場的一切就如常日的夜晚般,沒有驚動任何人,若不是有幾名穿著和駱凱相同衣飾的人在那或走或站,輕聲交談,龍或許也無從察覺起這裡曾發生過群殺案。

「下車吧!」駱凱回頭向龍說道。在見到龍酒保的穿著後,一股異樣感從心底竄出,他沒有忘記,今夜的影似乎對龍很有好感,一想到此心情又開始惡劣了起來。「你不換衣服嗎?」

聽見駱凱冷淡的語氣,龍不由好笑,攤開雙手故作無奈的打趣說道,「你沒有給我時間,不是嗎?」

「呃……抱歉,龍。」駱凱煩躁的撥弄頭髮,嘆了口氣後向龍道歉。

不在意地拍了拍駱凱的肩膀,龍笑笑的說:「走吧。」

兩人對現場的環境迅速做了評估後,便將現場交給其他人,接而往山上走去。

「駱凱,你查過你負責的人的住處嗎?」沿路搜尋,順手將可疑的物件收起裝袋,龍沒有抬頭的問著身旁的搭檔。

「……」駱凱緩步地跟隨在龍的身後,對於龍的問題置若罔聞,沉默不語。

「……駱凱?」許久得不到任何回應,龍停下手邊的動作正欲抬頭詢問,卻見到駱凱如同掉了魂般的失神。遲疑著,龍最後仍是開口,「你負責的……那個人,呃……」聲音在瞥見駱凱倉皇、狼狽的眼神中打住。

見著駱凱的面孔在頃刻間變的蒼白,冷汗直流,彷彿正極力在忍耐著某種不可抗力的痛苦,察覺駱凱的情況,龍頓然無言。

今夜的一切,委實怪異………………

不,該說是從兩天前……從他發現刃的行蹤開始,直到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以及現在駱凱的異樣情況,似乎都透著不尋常。理不出任何頭緒,龍只能靜待著駱凱回神。

彷彿過了一世紀般,山道中的兩人仍是相對無語。

直到駱凱停佇於某座大宅前,這讓人窒息的沉悶氣氛終被打破。

「就這了。」駱凱指著前方一座融合著古樸與現代科技的木式建築說道。

「喔。」龍尋著駱凱所指的方向看去,眼前似乎沒有任何的打鬥痕跡存在。

看著庭院前的花草並無多大損傷,唯一讓人疑竇的是綠葉大量的散落,矮叢灌木不自然地呈現著彎曲狀態,但僅是這些便將足以成為搜查的線索之一。再望去,佔據主屋整整一面牆的大落地玻璃窗,正因主人的離去而不及掩上,窗簾隨風飄揚,像似在說著主人的絕情,令人感覺孤寂且倍顯地惆悵。

夜間特有的清涼微風拂面而來,捲帶著絲絲腥味,若有似無地從主屋裡逸出。

龍緊鎖著眉頭跨步而入,穿繞過細緻地庭園,伸手探了下門……似乎上了鎖。

轉身來到落地窗前,輕柔的簾布,似飛似舞地撩撥過龍的面頰,方才所聞到的腥味也更為濃郁,如冤如屈般地流連不去,盤據在黑暗之中。

「駱凱,你認為如何?」龍不再詢問之前的問題,依現埸來判斷在除了他們抵達之前,沒有其他人接近過這邊,但卻必須排除原屋主回到家時,以及之後為何獨留落地窗沒關而倉皇離去之際,在這之間是否有人來過,回頭望了眼四周,看情形…………

「……如你所見。」墨藍的眸忽地變的閃爍不定,駱凱維持著先前的冷淡語氣,迴避著龍的詢問。

「消音直昇機M3。」答案是肯定的。

沉默似乎是最好的回答,不論是對誰來說。

「走吧,剩下的讓其他人處理就可以了,我們必須儘快趕回總部。」龍憂心的說道。如果事情真如他想,那麼總部應該也要行動了。

沒有多說一句,駱凱點了點頭,和龍一同離開了現場。


註一:MAICMicrograph Airborne Intercept Communicator 微影截載通信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