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海盜王子-09

 

「艾薇?」「艾薇姊姊?」

又是同時地,聲音再次揚起。

被抓和抓人的兩人正如角力般,兀自僵持不下。

『艾薇,好久沒聽見這個名字了……』

喬裝成女人的那人,顯然想到了什麼!皺眉望著手中如滑鳅般扭動的少年,在聽到艾薇二字後,在他手上掙扎的更加劇烈了。

『艾薇姊姊!?艾薇姊姊也在船上?是在後面嗎??要不怎麼不說話??』

驚訝、疑問在喬伊的臉上浮現。

喬伊動了動脖子,興奮地想轉回頭找人,卻……可惡,沒辦法回頭!

「呀、你……不要捏著我的脖子,放開我!!」橫豎不能動,喬伊拉開嗓子大叫。

擾人的高分貝噪音,讓抓著喬伊的人和奧林從自個兒的思緒中驚醒。

哼、哼……王子、艾薇,這是怎麼回事?

微瞇起了眼,眸中的溫度陡降。鬆開了手上的力道,抓著喬伊本想直接將人丟給被他踩在腳下,無法動彈的奧林,卻在想到另一個可能性後,悻悻地將人放下。

移開了腳,他,等著聽解釋!

「王子、王子,有沒有受傷?」從地上坐起,奧林慌忙的拉過喬伊,兀自檢查起來。

王子,可不要再有什麼損傷才好!

「奧林,你說看到艾薇姊姊了,在那兒?我沒有看見呀?」

甫一獲得自由,喬伊就著不明的光線東張西望著。

可是卻怎麼也沒見到艾薇姊姊,除了剛才那無理之人礙眼的擋在眼前,以及其他被捉、離的遠遠地人群外,就再看不見半個人的影子了。

「啊?」似乎聽不懂喬伊王子的問題,奧林睜著不明所以的眼睛。然後視線,朝著正在一旁的瞇眼看人的人影飄去……

沒看見?!

不就在眼前嗎?

那個長的和艾薇夫人一模一樣的人。

奧林見那人正直勾勾的盯著他笑著,忽而,一抹厲光疾地射向他,讓他硬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哼、呵!極其邪惡的咧開嘴笑著不出聲,看那叫奧林的乖乖的噤聲,依隡心裡悠悠地享受著,現在似乎即要上演的久別重逢的戲碼。

是的,他是依隡。

「奧林,別不說話!」喬伊急著找人,但奧林卻不配合,骨子底的王子威嚴不自覺的展現。

「我來告訴你在哪。」從身後接近,依薩再度拎起喬伊,湊近臉張口便咬向喬伊光滑的耳朵,惡質的開口。

「無理!放開我,你這個惡人。」喬伊被對方的舉動嚇著,揚手便揮向身後的人。但卻不見預期中的巴掌聲,落下。

喬伊極度懊惱著他此刻的窘態,因為……他手被捉住了!

可惡,這名無禮的人實在太可惡了!

喬伊氣的不停扭動掙扎。

「喔!你不是要找我嗎……」持續惡作劇般地加重咬痕,依薩直聽到懷中的人呼痛後,才欣然滿足的放開。

「才不是!!」喬伊氣的雙瞳泛水,亮晶晶的大眼讓人看了就心生憐惜,然而身後的依薩卻毫無所覺。

「呵呵……可是我的確是艾薇啊。」欺負夠了,依薩壓著喬伊的頭,轉向自已面對面。

「阿!噯……噫?」喬伊在看清楚對方的面貌後,愣了一下。

下一秒,驟見到親人的驚喜,讓他習慣性地就直接摟抱住依薩的脖子,身為么子的撒嬌習性盡出。

「真的是艾薇姊姊!」喬伊賴在依薩身上蹭了一會兒後,終於覺得哪兒不對勁?

擰起整齊如彎月般的眉頭,喬伊雙手拉下依薩的脖頸,仰起細緻小巧的臉貼上他,仔細的瞧辨著,臉……是艾薇姊姊沒錯,可是……

「沒有?怎麼會沒有?」喬伊驚訝的稍微退開了兩人間的距離,探手摸向眼前的艾薇的胸膛……平的!是平的?!

艾薇姊姊的胸部不見了?

「姊姊為了要找你,所以先把胸部纏起來了。」面對著喬伊沒有說出口的疑問,依薩先不著邊際的說著謊。

「喔,原來如此。」喬伊信以為真的點點頭,忽然又覺不對。

「姊姊的聲音為什麼這麼低?」

「呵……那是因為我感冒了。」依薩繼續說謊。

「嗯……那、為什麼姊姊的喉嚨突起了一塊?」想都沒想,喬伊伸手撫向依薩的喉結。

「那是因為前天吃蘋果被噎到,結果就腫起來了,才變成這樣。」不顧一旁的奧林瞪大的眼睛,依薩說著沒人相信的話。

「……」喬伊睜的圓滾的大眼底明顯寫著不信。

「……」依薩持續地笑得如同給天使慶生的惡魔。

「…………」

「…………」

終於,喬伊首先發難…………

「你騙人!!」就算他再怎麼遲鈍,總也是知道這是什麼!

「你不是艾薇姊姊,是依薩哥哥!!」

「喔,發現啦。」依薩笑著,張手捏住喬伊軟嫩的臉頰。

呵,觸感仍是和以前一樣啊……軟呼呼的看了就想咬。

「可惡!你這不守信用的哥哥,你別拉著我的臉!」討厭地拍開依薩的手後,喬伊再次撲向依薩的懷中。

見到了自已最想念的哥哥,喬伊靠倚在溫暖的懷裡,眼淚突然開始吧嗒吧嗒的滾落。

「嗚哇哇……可惡……依薩哥哥說謊……不守信用,嗚嗚……」

他想起自已為了找他所受總總的委屈和驚嚇,然後,邊說邊哭。

喬伊的眼淚來得又兇又急,意料外的發展,讓依薩一個措手不及。

不是應該是溫馨、充滿歡笑的重逢戲碼嗎?

怎麼變成這樣……?

依薩束手無措地放任著喬伊趴在自已胸前大哭。

直到環繞在周圍眾人的責備目光盯到他極不爽,他才惡狠狠的掃視、回瞪回去。

「喬伊,別哭了。說說為什麼離開國內?」抬起喬伊哭的慘不忍睹的臉,依薩軟聲細語的哄著、問著。

「……找你……」臉擱在依薩的手中,喬伊抽抽噎噎的說著。

「為什麼找我?」依薩問,雖然早知道他的出現應該是來找自已的。

「依薩哥哥……為什麼不回來?」沒回答,喬伊扔了問題回去。

「這你沒必要知道。」皺起眉,依薩壓根兒不想解釋。

「嗚嗚……」聽見依薩這麼說,喬伊更傷心了,悶在依薩胸前,淚水掉的更兇。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父親知道你出來嗎?」依薩換個方法問。

喬伊搖頭,但仍是哭著,只是聲音漸小了。

「是艾薇讓你出來的?」

「嗯……」喬伊點頭,將眼淚、鼻水抹在依薩的身上。

或許是哭太久了,加上一整天的情緒緊繃,在見到了依薩後,心情鬆懈了,睡意便漸漸上湧,不多時就沉沉地睡去。

「喬伊、喬伊……」感覺到胸前忽來的重量,依薩頓時哭笑不得,他話都還沒問完呢。

轉個眼神,依薩冰冷的眼神射向一旁的奧林。

「你來說。」

「呃、是,依薩大人。」嚥了口口水,奧林不停地偷眼看著喬伊王子和依薩大人。

雖然依薩大人的眼神兇狠,但是此刻,他的心情可以說是快飛上了天!

因為這代表著,他快要脫離苦海了,一想到此,嘴角不自覺的開始上揚。幾乎可以完全忽略依薩大人那極欲殺人的眼光。

琢磨著,奧林慢慢的開口:「……喬伊王子他在宮內過的並不是很好,經常是受著宮裡的幾位王子、公主的欺凌,也因此,喬伊王子才會想要找您……」

說著,奧林伸過手,緩緩地撩開喬伊王子的後領,從依薩的角度望下,剛好可以看見一道驚人的疤痕從肩胛骨起往下延伸。

怵目驚心的傷痕,讓依薩的心倏地抽痛,眼神變得陰鷙,怒氣在周身集結,惡狠狠地揮開奧林的手,依薩命令著開口:「說下去。」

「是。」闇黑而滯悶的氣息襲捲而來,讓奧林感覺自已像是被鷹緊盯的兔子,嚇的不敢動彈。

抖擻著,才又緩慢的開口,「傷痕是……王子九歲時,幾位公主們惡作劇讓喬伊王子幫她們爬樹撿被風吹上去的帽子,然後卻又惡意的放出被驚嚇過度的馬匹去衝撞王子,結果喬伊王子從樹上跌下了,背部被粗大的樹技硬生生的刮裂……

「公主們似乎意識到闖禍了,早就作鳥獸般散去,沒有去理會喬伊王子…要不是艾薇夫人那天心血來潮想見王子,我想、我想……」

說著、說著,奧林再也說不下去了。

想起那天陪同艾薇夫人進宮後,因艾薇夫人極度想念著喬伊王子,所以讓他先去找喬伊王子的行蹤。

他和幾位侍女打探下,來到了東園習箭場,看著寬闊的習箭場上,靜謐無聲。

他正在遲疑是不是讓人給騙了,王子怎麼會一個人來到這兒?正想調頭走人時,誰知,忽然吹嘯而過的一陣大風裡,竟夾雜一絲幾近不可聞的血腥味,他記得很清楚這個味道!

他曾在小時,和總管到奴隸販售市場上學習著挑人,而那風裡總是帶著鹹噁的血味,讓他很不能適應。

所以,懷著疑惑,他尋著血味來源找尋。

沒曾想,他找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會是在一灘血泊中找到了他此尋的目標!

而當時的王子,早已陷入昏迷不醒之際……

奧林現在再度回想起,心情仍舊是沉悶地痛著!

依薩見奧林停止述說,他沉默了。

藉由奧林的描述,並不難想像當時發生的情景,沒有催促奧林,只是靜靜的等著,手指輕柔的撫過喬伊的背。

頃刻間,令人緊張、害怕的氣氛消失了。

牢中的眾人們也在聽著奧林話後,淚流滿面。

「……事發後,艾薇夫人極其震怒,在幾經的威脅逼迫下,才知道事情的經過!為了帶走王子,艾薇夫人差點不惜動用武力逼國王就範……

「王子在艾薇夫人家休養了快一年才完全康復。但是,王子畢竟是王子,是沒辦法在艾薇夫人家住太久,所以王子回宮了。

「也因此,王子才會極力的想要找回依薩大人。除了想恢復艾薇夫人的笑臉這個理由外,我想,王子應該很寂寞吧……」話說到此,也算交待完了。

奧林輕吐了口氣,剩下的就交給依薩大人去處理了,他的任務也完成了!

現下……他終於……可以恢復自由了,想到就快可以回去和仍默默地等待著他的未婚妻重聚,奧林就高興地想掉淚。

「嗯……只有你陪著他來嗎?」明白了事情的原由,依薩打量著眼前那看起來很高興的奧林,心中不爽!

「是的,艾薇夫人有交待過,凡事不要太張揚,所以只命令小的陪同。」奧林心情愉悅的說著。

「出來多久了?」依薩調整了身子,讓自已和喬伊躺的舒適點。

「大約快一年了。」

「喔,這麼說如果今天沒有遇到我,你們不就還要繼續找下去了。」

「不,已經打算放棄了。」

「為什麼?」

「因為我們的錢已經用光了,要不是……」奧林看了看海盜船周圍。

「呵,要不是遇到了海盜,你們現在說不定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是這樣嗎?」依薩將奧林沒說出口的話接完,耳邊似乎聽到了『躂─躂─』聲,唇角揚起。

「是的。」沒有否認。

「……這個……依薩大人……」奧林想到之前依薩大人輕鬆俐落的就擊倒了兩名海盜,他躊躇著是不是開口求救。

「想要我救你們?」見奧林的話說的吞吞吐吐,依薩唇邊的笑意持續加深,帶著一絲讓人毫無察覺的惡劣。

「呃、是的。」不知為何,奧林感到一股寒冷襲來,但仍是硬著頭皮回答。

「不可能!」依薩說的乾脆,『躂─躂─』聲已經愈來愈大了。

「啊?」依薩大人果斷的拒絕發言,讓奧林不由地抬眼呆愣。

碰──、乓──。

船艙門驟然被人大力撞開,光線透進,刺得眾人看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船長、船長……」呼喝聲在狹窄的牢房中響起時,瞬時湧入多名海盜。

眾人尚未回神之際,關著依薩的那間牢房被打開了。然後,一人在海盜的簇擁下,走了進去,那人便是先前發號命令的副船長。

「嗨,亞烈,你的判斷力變鈍了。」依薩高興的揮手打著招呼,眼神卻盯著奧林那驚慌、不可置信的好笑反應直瞧。

「你過的很悠閒嘛。」說著,亞烈揮手丟進了三名被依薩捆綁,然後扔進小船假扮他逃走的海盜;接著,再出手狠狠的敲了依薩的後腦門一頓。

「你要戴著這頂可笑的假髮到什麼時候!」

「嘖,不過玩玩而已。」依薩揉著被敲痛的頭,不滿地出聲。

「玩、你說玩!你到底知不知你的人頭值多少錢!!」亞烈毫無形象的破口大罵。

「好了,知道了。」捂住快聾掉的耳朵,依薩不在意的聳肩。

轉頭朝著奧林說著:「你看到了。」

「啊?」奧林維持著呆滯狀態,眼前的情況早已超出他的想像之外。

「哼、呵,你想要一個海盜頭子幫你逃跑嗎?呵、哈哈……」依薩用輕佻的言語揭曉謎底,末了還不時的狂笑。

「呃……」無言。

「哼哼,奧林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呵呵……」

「……」僵化。

「一就是等著被賣掉,不然就是加入我們。」依薩如惡魔一般的笑著,他不介意再加重一記打擊著奧林,開口:「見習海盜,不錯吧!」

「……」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奧林在心底吶喊。

「總之一句,你和喬伊都別想回去,海盜是不做賠本生意的!」

聽完最後一句,奧林終於昏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