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海盜王子-04

 

「嘶──」一陣低沉的吃痛吸氣聲,在靜寂的月夜裡,顯得格外響亮。

「誰?出來!」質喝聲揚起的同時,房間裡的燭燈被點亮了。

依薩揮著布簾將佈滿一地的碎釘掃退,持著三裬劍直指著被四周碎釘陷阱誤傷的黑衣闖入者的咽喉,「說出你的名字!」

「嘖,失算!沒想到維埃拉國的第一繼承人竟然偏好女裝打扮!」黑衣闖入者彷無察覺自身已深陷危機之中,仍有心情賣弄嘴皮。

「你是誰?」見眼前人兀自不怕死的調侃他,依薩只是將劍尖再遞進半分,直刺入對方脖子後,第三次開口質問,語調冰若止水。

「科特。」黑衣闖入者似乎覺得如果再不回答,那麼他的下場應該就是直接被殺死,毫無轉圜餘地。所以,他的爽快的回答了依薩的問題。

「什麼目的!」得知了對方的名字,依薩倒是將劍尖退了出來,但是仍是指著對方,避免對方反撲。

感覺到一絲血流,順著皮膚的洞孔湧出,科特撇撇唇際,無趣地翻了翻白眼,開口:「還需要說明嗎?這幾年來,我想王子應該遇上了很多次類似的襲擊吧!」

「很會耍嘴皮,你說這幾年……那麼,我可以理解成王宮裡幾次的刺殺盜竊都是由你所策謀的吧!」一句話,直接堵死了科特的存活之路。

劍芒還不及吻上科特的脖頸,殺死對方,即被一股古怪的巧勁力道揮退。

「噹」地一聲長音揚起,科特已從依薩的劍下狼狽逃開,「等等,王子……先聽我說……」

不給科特解釋的機會,依薩再次揮劍攻進,手腕輕震,帶起了三裬劍尖上毫芒點點,瞬間迷惑了對方的視線。

眨眼前,科特看著那致命的劍尖仍在左右重重逼近,誰知卻在眨眼後,對方的劍尖已然刺進了他的胸口。

為了活命,他急忙吼出了一個名字:「朵麗兒!!」

看著依薩的攻擊驟停,科特才終於鬆了口氣。

「咳、咳……王子,你願意聽我說了!」深呼吸了一下,科特覺得他整個胸口氾血一般的疼……但是,他終是保住了一命。

依薩狠戾而冰冷的目光,直盯著科特一會後,才吐出一字,「說!」

「咳,王子可以先讓我接受治療嗎?不然我會死的。」科特似乎嫌便宜得的還不夠般,不怕死地再度得寸進尺。

「你沒那個資格!」依薩目露兇光,警告著對方不要再多說一句無相關的話。

「知道、知道。」明白再討不了好,科特奄奄地開口說:「朵麗兒王妃……」

「那該死的女人,不配王妃的頭銜!」話還沒開始,即被依薩打斷。

「好吧!王子應該有所察那個朵麗兒,也就是渥赫圖家族,正圖謀著威廉國王所保護著的那份藏寶地圖吧!那王子應該也知道,渥赫圖家族那貪婪的野心吧!」科特順著依薩的話語,緩緩地開口說著。

見依薩一臉果然如此的反應,科特也明白,這幾年朵麗兒那個白痴女人的行為,洩露了太多不該讓人得知內幕,引得各國爭相派遣竊賊奪取這份地圖!而這卻嚴重的影響了他的計畫,所以,他不得不引身犯險,看是否能早朵麗兒一日偷取出地圖出來。

他觀察了許久,地圖早已被依薩王子和艾薇公主拿走,根本不在國王威廉身邊。只是他沒猜測到,依薩王子為了能有效的和艾薇公主交互地保護著喬伊王子和地圖,竟然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喬裝成女性,以蒙騙、痲痺敵人的感覺。

所以,他才會有這今夜的失敗行動,而且還差點喪命。

「那份根本不是藏寶圖。」依薩淡淡的說著真相,他和艾薇也研究了不下千次,所以可以肯定,舅舅留在喬伊身旁的地圖,真的就是只為了留下日後尋親的線索,而不是寶藏。

「但是,沒有人可以證實它不是,不是嗎?」科特炯炯的目光中,透著質疑,「難道,王子都不曾想過要去尋找真相嗎?」

「那不該是我的事!」依薩直覺的反應,想到科特的煽動舉止,依薩淡淡的笑開,說著:「尋找真相的人該是喬伊,而不是我!」

「那麼,依王子如此疼惜和保護著喬伊王子的行為,你捨得讓喬伊王子獨自出發到那未知的大海上,只為了尋找不知是否存在的寶藏嗎?」科特不置可否的繼續煽動。

「你!」科特的言語,敲擊到依薩的心靈深處。

確實,他從沒想過讓喬伊獨自出尋,但是,這一切也不該是能讓眼前這個人說道的!

瞇著眼,依薩揚起了手中的三裬劍,他今天讓這個人活太久了,「我說過了,那份不是藏寶圖。如果你沒別的話說,那麼就接受你今夜擅闖王宮的死罪吧!」

「王子!如果喬伊王子對你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的話,那你更應該替喬伊王子去尋找他該得到的真相,而不是任由威廉國王派遣更多人的來刺殺他!也不是任由朵麗兒聯合其它外賊來盜取那份你說的不是藏寶圖的地圖!」知道了依薩存著殺他的念頭,科特急忙地將心中所有的話語,一股腦的吐出!

「住口!我父親不可能會派人來刺殺喬伊的!」

「王子怎麼知道呢!我就是讓威廉國王指派來刺殺喬伊王子的!」

「你說什麼?!」震憾、驚訝都無法解釋依薩此刻心中的動盪,拿著劍的手,似乎正在微微顫抖。

「依薩,停手吧!」一道輕靈悅耳的女聲,陡然地切入依薩和科特兩人正劍拔弩張的氣氛中。

回頭,依薩看著艾薇抱著猶在沉睡的喬伊來到他的房間,握在手中的劍,頓時沒了先前的氣勢,頹然放了下來。

「你是科特吧!看來你似乎還有所隱瞞著許多實情吧。」艾薇朝著科特笑了笑。然後,轉頭面對著依薩說著:「依薩,我們都忽略了主動出擊的可能性……」

「我知道了!」截斷了艾薇未出口的話,依薩煩躁的撥了撥頭髮,「明天我會去向父親說明的。」

「嗯。」

 

翌日清早。

依薩在威廉尚未上殿堂議事前,攔住了父親的去路。

「什麼事?」威廉面容嚴肅地看著堵在他面前的依薩,對於他不合時宜且無禮的舉止,威廉的眉頭緊皺了下。

「父親,我想出海。」似乎看出了父親的不悅,依薩也簡明扼要的表示出他來到此的目的。

沒有回應依薩的要求,威廉只是閉了下眼後,逕自轉往另一方向走去。待沒聽見後方跟上來的腳步聲,威廉才頓下了腳步,冷冷地說上一句:「跟上來。」

之後,依薩才收拾起緊張的心情,跟上威廉身後。

從何時起,他們之間的父子之情,變得如此陌生。

難道就是只因為喬伊的關係嗎?

依薩搖頭。

四年多前,因母親的驟然消殞,讓他和艾薇兩人不得不在瞬間成長。

之後,朵麗兒那女人的出現,諸多的刺殺陰謀卻接連而來,不論是針對喬伊所設的,還是衝著舅舅留給喬伊的地圖而來的……一切,只讓他明白這幾年來維埃拉國的不穩定,肯定有朵麗兒參與在其中。

這之間,有否父親的參與,他不可或知。但他卻寧可相信,一切都是朵麗兒那女人和她的家族所策謀。

只因為,他一點也不想讓他們所保護的喬伊,沾上任何一絲與這些骯髒醜陋所有相關的事情,在他還沒長大之前。

所以,他和艾薇才會同意於昨夜科特所提出的主意。

看著前方的父親不算寬大的背影,依薩不由地握緊了拳頭!

他和艾薇早已下定了決心,不是嗎!為了他們所愛護的寶貝喬伊,他不想再讓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發生!

依薩隨著父親來到了他平日處理文件的地方。

推開了鑲有琉瑠點綴的厚實大門,在兩人一進入後,隨即自動掩上,不留縫隙。

多久不曾與父親私下交談了?

似乎是在喬伊成為了他和艾薇兩人生活中的重心後,那樣的日子,就離他們遠去了。

「原因?」父親突然地就冒出了兩個字,讓思緒還在飄盪的依薩不由地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

依薩還想著該怎麼開口,才好讓父親同意放他出行,結果,在隨著父親走了一段路後,原來置於腦海中的言語,忽然地一下組織不起了。

依薩的靜默似乎讓威廉感到很不高興,他大概也知道,依薩想出行的理由,不外乎是為了喬伊。但一想到,他的孩子要為了別人的孩子勞碌奔波,心裡總有種不好受的感覺……彷彿直到此刻,他現在仍必須聽令於路易的命令般,那種處於下位的不甘、憋屈之感,怎麼揮都揮不掉!

明明他才是路易的哥哥啊!為何皇位的繼承權不是他,而是路易?!

「如果是因為喬伊,我不會答應讓你出行的。」不去看依薩驚訝的眼神,威廉說著。

喬伊是他現在能握在手中的籌碼,他是不會主動的交出去的。從路易沒有將皇的印之戒送回的那刻起,他就明白,他這一生的皇位大概會坐得極不穩定且飽受威脅。

說要等到喬伊長大後,再讓他出去尋找他們……呵,是笑話吧!難道路易會不明白海上的兇險而任由一個孩兒自生自滅嗎?

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於將喬伊交出去!只要株守等待,結果,是相同的!

「父親就如此地恨著路易叔叔嗎?」

「你說什麼!」

「難道我有說錯嗎?若不是恨著路易叔叔,父親為何要如此不待見喬伊?為何不准喬伊和我們同席吃飯,更不准他稱你伯伯,只許他喊你陛下,更甚至父親還不惜代價的派人來刺殺喬伊……

「這一切,不是只因為,路易叔叔身上有著皇印之戒,只因為日後的喬伊有可能成為維埃拉國的正統繼承人!」

宛如任性的小孩在賭氣般,依薩盯著父親的雙眸,大不諱地直說出了父親心中的疙瘩。

「住口!!」

怒吼聲,從緊閉的門扉中透出至門外,就連微微震動的門板上,都能感覺到說話的人的憤怒。

艾薇抱著尚不及五歲的喬伊,早早便在門扉外,不安地等著。

因為昨夜科特的出現,推翻了她和依薩不想也不敢去想的真相後……今日,不論是她或是依薩,為了喬伊的事情而觸怒、反抗父親的結果,勢必在行。

只是,依薩將這個角色接了過去,為的是保護她們。

現在,聽到從裡間的陸續傳出的怒吼聲,艾薇抱著喬伊的雙手,不自覺地緊了些。

「艾薇姊姊?」軟軟地、略帶著害怕的童音揚起。

「小喬伊不怕,依薩哥哥沒事的。」艾薇輕蹭著喬伊嬌嫩的小臉,勉強的拉開笑容安撫著他。

「可是……陛下很生氣的罵人……」小手指著門的方向,喬伊眨著圓亮的大眼看著艾薇,眼淚慢慢凝聚。

「沒事的……沒事的……」艾薇喃喃地說著連自已都不是很確定的話。

「碰」的一聲,門扉似乎讓人以洩憤似的力道,一下推開。

巨大的開門聲響,驚回了艾薇的思緒。

艾薇看著依薩如沒見著她們的存在般,行疾如飛的快走離開。

那一瞬間,浮現在依薩臉上陌生的神情,讓她的心不由地驚顫……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依薩和父親又談了些什麼?!

瞧依薩遠去而無情的背影,艾薇抱著喬伊,腳步似根扎於地般無法前行,怔愣當場。

「依薩哥哥……」喬伊扭動著小小身軀,急著想掙脫艾薇的懷抱,去追已然走遠的依薩,卻發現徒勞無功,不由急地大哭大叫,「艾薇姊姊,快點!依薩哥哥走掉了!」

喬伊的聲音,再次喚回了艾薇。

「啊、小喬伊,不要亂動,我們去追依薩,你乖乖的,好嗎?」

「快點!依薩哥哥他走掉了……」

得到喬伊的配合,艾薇連忙追上依薩身後。

「依薩哥哥……依薩、你等等,依薩……」呼叫聲裡夾雜著喬伊的聲音,艾薇看著幾次的呼喚均未果,只能看著依薩頭也不回地繼續前行。

「依薩……你,可惡!」艾薇提氣奮力在依薩身後急起直追。

情急之下,便直接扯住依薩那隨身形晃動的長髮。

一聲「磅」的重物倒地聲響起,驚起了遠端樹梢上的小鳥紛飛,依薩看起來……似乎很痛。

不過,她終於成功的阻止了依薩停下腳步了,不是嗎!

「依薩哥哥。」喬伊在依薩跌倒的瞬間撲到他的身上,順帶加重他的傷勢。

可以看到依薩扭曲變形的臉上,正極不爽地瞪著她。

「啊、呵……抱歉了,依薩……」艾薇彎身直視著依薩想殺了她的眼光,伸手將依薩從地上拉起,「誰讓你不理我們。」

「哼!」拍開了艾薇的友善之手,依薩沒好氣的抱著喬伊爬起來。

他正考慮著是否要把這頭該死的長髮剪掉,反正在父親表態要將他驅逐後,這頭為了和艾薇交互保護喬伊的長髮留著也已經沒有意義了。

「……父親怎麼說?」收拾起了笑鬧的情緒,艾薇一副欲言又止,遲疑了半會,最終還是耐不住的問出了依薩和父親商談的結果。

對於艾薇的問題,依薩只是搖了搖頭,不說話。手輕撫著喬伊那屬於幼童的細軟髮絲,淺金的的長捲髮,勾纏著依薩的指節,不願離去。

再見喬伊,那溫煦若小動物般的膩蹭舉動,掛在依薩唇邊的弧度,漸深。

他,好笑地看著喬伊賴在他身上不放。

「依薩!」急於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見依薩如此的態度,艾薇顯得有點生氣。

「他說要驅逐我,不過,他沒那個權力。」依薩聳著肩,語氣卻像在說著天氣真好般的不在乎。

「怎麼會……為什麼?」意料之外的答案讓艾薇吃驚地說不出話來。

驅逐?那是什麼意思?喬伊不明白的看著艾薇和依薩兩人。

小小的腦袋中雖然無法明白,但喬伊直覺的認為依薩要離開他們到很遠的地方去,所以喬伊蹭在哥哥身上,撤著嬌,軟軟的問著:「依薩哥哥要離開嗎?」

「對,哥哥有事要離開。」

「很快就會回來嗎?」離開?喬伊眨巴著大眼,看著依薩問著。

「不會。」依薩一副認真的語態,卻曖昧不清的說著喬伊不明白的答案。

「那喬伊也要去!」是去玩嗎?

「不行,太危險了!小喬伊要乖乖的待在艾薇姊姊的身邊,哥哥保證會帶禮物給你,好嗎?」說著謊,依薩將他交到艾薇手中。

「好,一定喔!」笑顏展開,喬伊在依薩的臉上落下一吻,表示約定。

「你已經做好決定了吧。」接過喬伊,艾薇臉上仍有著一絲擔憂。

「嗯。」堅定的神情在依薩的眼底浮現,他上前給了艾薇一個擁抱,示意她不需要擔心。

「那個傢伙呢?你打算怎麼辦?」見依薩似已下了決心,有著和依薩如出一轍面貌的艾薇臉上,才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帶著他一起出海,那傢伙似乎還是個不錯的航海士。」依薩說著決定。

「一切小心為重,那傢伙還向我們隱暪了許多事情,他看起來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艾薇總覺得科特這個人不太對勁,但卻說不上來為什麼,只能吩咐依薩一切小心行事,慎防科特這個人。

「嗯。喬伊就拜託妳了,別讓他在其他人手中受委屈了。」

依薩伸手撫著喬伊那柔軟細嫩的小臉,望著喬伊眼中寫著不解,依薩憂心著他不在後,幼小的喬伊能在王宮中安然無恙嗎?

喬伊他,是那麼的弱小。

從來不曾或忘,他和艾薇在看到喬伊出生時的第一眼,心中所充斥地一股隱隱的悸動。

當時,他們就下了決心,要好好地疼惜、愛護著這與眾不同的小表(堂)弟。

「不過,也不用太擔心,我帶走了地圖後,想必那些貪婪者應該就會消聲匿跡了!另外,我用皇印之戒和父親交換了條件,讓他收回了他所發出的刺殺任務……

「只不過,父親似乎覺得,我用皇印之戒脅迫他,是在逼他交出他的皇位,以及為了將路易叔叔帶回來,他覺得我背叛了整個皇室,而我執意踏上和路易叔叔相同的旅程,讓他感到顏面盡失,所以……」

未完的話裡,充滿了方才與父親對恃的痛苦。依薩心中的情緒波動,反應在艾薇的身上。

不知不覺地笑容歛起,艾薇眼眶中卻已蓄滿了淚水,不及滾落的是依薩所無法放下的心情。

依薩淡淡的笑著,神情專注地看著艾薇和喬伊,彷彿想將他們的身影重重的烙在心上一般,「放心,我會平安回來的!」接著,依薩轉頭離去。

「依薩!!」看著依薩離去的背影,艾薇忽然湧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似乎,此次依薩一離開,就永遠再也見不到面了!讓她不由自主地想喚回依薩,阻止他離去。

但是,她無法這麼做。

一思即此,淚水已潺潺滾落。

「艾薇姊柹……你為什麼哭?」喬伊細白的小手擦拭著艾薇臉上緩緩淌下的淚水。

「……」

「依薩哥哥說他會回來的。」

「喬伊,相信依薩哥哥會回來的,對吧!」像在詢求保證般,艾薇雙手緊緊地環抱著喬伊。

「嗯。」看著喬伊那嬌嫰細緻臉頰上,大大的笑容如花綻開,心底的不安奇蹟似地被撫平了。

「艾薇姊姊也是如此相信依薩哥哥喔!所以哥哥不在的時候,喬伊要乖乖地,知道嗎?」額頭輕輕碰觸著,溫柔的聲線,如棉花般輕柔地在喬伊的耳邊吐露著保證。

「好!呵呵……」

 

半年後。

當艾薇得知父親要將她嫁給鄰國的席尼.薛爾頓伯爵時,一股不祥預感迅速地襲上心頭。

手一顫,端在手上的花瓶,噹啷地一聲,摔的粉碎。

心臟,如針刺般的痛,無法呼吸……眼淚,莫名地湧出。

「喬伊、喬伊!!」左右尋找,艾薇著急地叫喚著喬伊的名字。

「艾薇姊姊,我在這。」聽到艾薇姊姊的聲音,喬伊從書房的角落倏地竄出,跑向姊姊的懷抱。

「喬伊……」一把抱住喬伊,艾薇突然地放聲大哭起來。

不知發生什麼事,喬伊還以為姊姊因為花瓶打碎了,怕害被陛下譴責,所以大哭,喬伊抬著稚嫩的小手,輕拍撫著姊姊的後背,安慰著,「艾薇姊姊……不怕、不怕……」

「喬伊,嗯,姊姊不怕,喬伊好乖……」紅著眼,艾薇無法解釋壓抑在心頭上的這份疼痛是什麼?

她只知道,她失去了和依薩彼此之間那雙生子特有的心電感應!

她和依薩的連繫,在剛剛那一瞬間,消失無蹤。

不會的!依薩曾保證過會平安回來,而且,這裡還有喬伊在等著你呢!

依薩,你保證過你會平安回來的!你捨不得喬伊吧!

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