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盜王子-03

 

「吶吶,聽說了嗎?」維埃拉宮廷內,兩、三名侍女們正聚攏在一起,小小聲地討論著。

「什麼?什麼?」還不及進入狀況的一名侍女,發問。

「我們王宮內,有著一份藏寶圖……」發起話題的侍女,眼光在眾人身上繞了一圈後,緩緩地說出答案。

「藏寶圖?!」另兩名侍女在聽見答案後,驚呼出聲。

「噓……!」第一名侍女急忙壓下兩名侍女的驚呼聲,慌亂地回頭四處觀望了一下,確認都四周沒有其他人後,才低聲的警告著,「小聲點!國王陛下和王妃曾下過噤口令的!」

但見到兩名侍女眼底發出金光的好奇貌,第一名侍女臉上揚起了得意笑容,然後才略賣關子般地說著:「還記得前幾個月出生的喬伊王子吧!」

不意外地看到兩名侍女點頭,說話的侍女彷如打了興奮劑般的繼續開口:「那你們可知道,喬伊王子的真實身份……是那個縱橫西琴海域的大海盜『獨眼依薩』的孩子!而和喬伊王子一起回來的寶箱中,還放著一件地圖!聽說那是那個大海盜留給喬伊王子的寶藏!還有啊……」

事實證明,在嚴謹如維埃拉王國,王宮內有藏寶圖的謠言,終是躲不過人心貪婪的渲染,然後在不為人知地角落裡,愈演愈烈。

 

「父親、父親……」一名俏齡女子,帶著急促的呼喚聲,穿過了長長迴廊,急於找人。

終於在依尋著奴僕的指引下,在議事堂裡找到了她的目標。

推開了古老顯得笨重的大門後,意外地於在議事堂中除了父親外,還有另一名陌生的青年男子存在。

「朵麗兒!」斥責聲從一中年男子嘴裡傳出。見他略感羞歉的給了身旁的青年男子一個眼前後,來到了被他斥責的女兒身前。

朵麗兒先朝著青年男子行了一個淑女禮後,輕聲開口:「父親,您聽說了嗎?」

「嗯。」沒有多餘的話語,中年男子只是點頭明白表示著,他已知道朵麗兒想向他傳達的消息。

中年男子拉過朵麗兒來到青年身前,介紹著:「朵麗兒,這位是科特.南,將會是我們之後行動計畫的關鍵人。」

「朵麗兒小姐,你好。」科特看著半垂著眼簾,持著高傲姿態的朵麗兒,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極度不屑的目光。

「嗯。」

「好了,朵麗兒,如果沒事就先出去!」中年男子似乎顧慮著某些事,急著遣退女兒。

「父親!」朵麗兒極度不滿的大叫一聲,「我不管你之後的計畫如何,但是你別忘了,你曾答應過讓我當威廉的妻子,維埃拉王國的王妃的!」

「朵麗兒,注意妳的態度!」

「呵呵,渥赫圖公爵,讓小姐留下也沒關係的。」科特淡笑著緩和著渥赫圖父女之間變得僵硬的氣氛。

「咳,既然科特這麼說了,朵麗兒妳就留下吧。」

「哼!」

不再顧及渥赫圖兩父女間的矛盾,科特就剛被打斷的話語,繼續說著:「渥赫圖公爵,首先我們要確認的是,藏在維埃拉王國中的藏寶圖的正確性,如果藏寶圖是真的,得到這批寶藏對於公爵您的領土擴張將是一大助力,若想侵吞維埃拉也將是指日可待。當然,在出海尋找寶藏這方面,就需要公爵您的財力支持,如此我才能召集最頂尖的人手,不過,這裡又牽涉到了一件事……」

話語停頓,科特調轉眼光看了朵麗兒一眼,才又說著:「那就是,卡斯塔達王國是否會介入這次的寶藏爭奪。要知道,西琴海域的大海盜『獨眼依薩』曾是卡斯塔達王國的王位繼承人;另外,現任的維埃拉王國王妃──葛瑞絲婭──更是卡斯塔達國王親生愛女,獨眼依薩的妹妹。所以,我們的行動上,就必須避免卡斯塔達王國介入!」

朵麗兒在聽見了「葛瑞絲婭」名字的瞬間,一抹無法隱藏的忌妒在眼底浮現。

「那我們該怎麼做?」渥赫圖心急地問著科特。

「毒殺葛瑞絲婭,惡化維埃拉和卡斯塔達兩國之間的關係!」科特笑笑的講出了關鍵重點,掩藏得極深地陰鷙的藍瞳中,快速地盪過一絲恨意。

「你有辦法做到!」沒有問像父親一樣的白痴話語,朵麗兒只想知道科特所說出口的狂妄能成功多少!

「當然!」科特胸有成竹,自信昂然的笑應。

「很好!我需要等多久?」

「半年。」科特給出了時間,然後為了這個計畫,他慎重的囑咐渥赫圖父女,「當在我執行計畫時,公爵和小姐最好能忘了我這個人的存在!當作從來就沒有『科特.南』這個人出現在這個世界!」

「可以!」朵麗兒爽快地給出了承諾。

從開始到現在,她根本就不曾認真的看待過科特這個人的存在,所以,也就不存在於那男子所在意的問題。

聽見只需再半年的時間,朵麗兒的臉上不由地閃過快意。

針對葛瑞絲婭的毒殺計畫,在渥赫圖所統治的公國裡,如火如荼地進行。

 

半年後,維埃拉的國王向卡斯塔達國弔知了「葛瑞絲婭王妃」遭人毒殺刺死的消息後,卡斯塔達的老國王怒極之下,不再顧及同盟的關係,揮兵向維埃拉王國進攻。

然而,弱小的維埃拉,本就經不起其它強國的武力侵佔,威廉一獲知此情報,頓時急忙向外尋求強援。

但是,其它國家在一聽見卡斯塔達的國號,不是退避三舍,就是嚴詞拒絕援助。

最後,只存渥赫圖公爵願意幫忙,但是卻以結成姻親的要脅,逼讓威廉迎娶其女後,才願意出兵支援以挽回維埃拉岌岌可危的情勢。然後,再派使者至卡斯塔達說服老國王停戰。

朵麗兒,則如願以償的順利當上了維埃拉國的王妃,威廉的妻子。

計畫,顯然執行的很成功。

在這個計畫中,就以威廉的損失最為慘重。而當威廉得知引發這一切禍首的緣由,竟是那張伴隨喬伊回來的地圖時,恨不得將那張天殺的地圖撕毀!

但是,他卻無法如此做……不只是因為依薩在信中的威脅,其中還有著皇位正統繼承權的問題存在。

阿布維克皇族的印之戒,並沒有隨著喬伊的歸來而送回到他手上,這表示著印之戒仍在──路易.希德.阿布維克──他的雙生弟弟身上。

所以,對於依薩在信中的交易,以及喬伊本身的存在,威廉是極其痛恨,卻又無可奈何。

即使如此,喬伊仍舊在哥哥姊姊的關愛照顧下,慢慢長大。

 

漸漸地,似乎所有人都忘了曾有那麼一個人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