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盜王子-01

 

大海無垠,朗朗晴空下,萬里無雲,大片藍天,清晰可見。

間不時地,偶有鳥群們悠然而快速地飛劃過天空,藍的、紅的、綠的、黑的,好不熱鬧。

旭日初升處,只見一商船緩緩駛來,讓人不禁嚮往著若能乘著風,享受那破浪般疾馳的速度感,滋味該是多麼美妙。

然而,乍響起的一道鬼哭神嚎,卻硬生生地破壞了這美好的瞬間。

「放開我,金恩!放開我……我、我不要……嗚嗚,不行的,我一定不行的!放開我……」

忍住急欲反芻而上的噁心感,洛佩斯拼命巴著床柱不放,淚眼婆娑的哀求著身後拉扯著他的衣領的冰冷男子。

「洛佩斯,你已經躲在床上很多天了,你該出去活動一下。」看著洛佩斯的無用行為舉止,金恩不悅的冷冷說道。

「不要……金恩、嘔……」還想說些什麼,陡然地一股乾噁感浮上,洛佩斯急忙抬手摀住嘴,避免胃中食物趁隙湧出。

「金恩,你明知道我沒辦法在船上行走,拜託你了,讓我待在這吧!」

平復了下胃中的噁心感,眨掉了眼角邊的淚水,洛佩斯不死心地想說服金恩放棄帶他出去的舉動。

「不行!」他知道,若只是論氣力,十個洛佩斯也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見洛佩斯仍死巴著床柱不願放手,金恩不再顧及對方的求討聲,手上一個用力,一股作氣、輕輕鬆鬆地便將洛佩斯拉離床邊,然後,拎著他的後衣領轉身就走。

「不……!!」洛佩斯在見到保命的床舖從他的手中遠離時,高分貝的淒吼聲,倏地穿透了金恩的耳門。

陡地一陣暈眩襲腦,金恩的手不由地一鬆,然後在同時,感覺到脖子一緊。

「咳、洛佩斯,你要勒死我嗎?」低頭看著洛佩斯轉移擒抱的目標,金恩原來冰漠的臉上,不知何時,悄然地浮現一抹笑容。

「嗚嗚……金恩,我討厭你!」將頭悶在金恩的肩頸處,洛佩斯軟軟無力的控訴著不滿。

「出去吹個風,一會就會好了。」

「我知道,但我就是沒辦法習慣這種盪來晃去的漂浮感。」

「嗯。」金恩溫柔地笑拍著洛佩斯的頭,感受著他在他懷中渾身發軟的狀態。

「金恩,我很沒用吧!從以前開始就是,對不起……」洛佩斯懊惱著自已的無用,低喃地在金恩的耳邊說著。

「嗯。」早就知道他的這個毛病了,對船沒輒無力。從殿下將洛佩斯交付予他的那刻起,洛佩斯就是他的責任了。

所以,對不起什麼的,他早已不再介意。

他想,或許他這麼想將洛佩斯從房間拉出來,只是因為吃醋吧!吃對洛佩斯從上船後,就死賴在房間的床上不走的行為的醋。

又或許,他只是想享受洛佩斯只能賴在他身上的瞬間。

「……金恩、金恩?」

呼喚聲拉回了金恩的思緒。

「怎了?」金恩抱著洛佩斯出了船艙來到了甲板,海風從兩人的臉頰中間竄撫而過。

「我說,我們還要多久才會上岸?」空氣中,帶著幾不可聞的鹹味。

大海所擁有的特殊氣息,讓洛佩斯的胃液再度翻攪,陣陣地欲嘔感,讓洛佩斯急忙地將將頭再度埋進金恩懷裡,藉著汲取著金恩的氣息,來掩蓋住這一切讓他不安的感覺。

「傍晚,我們應該就會到達。」

「真的!」聽到答案,洛佩斯的眼睛不由一亮。

「嗯,走陸路,回到維埃拉國境,你就會輕鬆多了,再忍一下吧。」

「嗯!」知道終於可以擺脫這種不上不下的生活,洛佩斯緊繃的面容上,笑顏逐開。

「洛佩斯,你不下來嗎?」金恩皺了皺眉頭,看著仍舊賴在他身上,似乎沒有打算下來走動的洛佩斯,金恩終於察覺似乎哪兒不對……他似乎抱著洛佩斯很久了?

「不!金恩,你說笑吧!」語調高揚,洛佩斯驚恐的瞪視著金恩。

「你給我下來走一下!」感覺到額間神經遽跳了幾下,金恩臉上,冰冷覆又重現,鐵下了心,將死纏著他的洛佩斯拽離他的身上。

他把洛佩斯拉出房門,可不是為了抱著他欣賞風景、談天說笑、談情說愛!

「不要!!金恩,這比殺了我,更讓我痛苦……求你,不……」

早前一幕,再度重演。

 

維埃拉王國‧宮廷內宛花園。

「母親、母親……」急促呼喚聲,由遠至近的響起。

沐浴在月夜下的女子,在聽見呼喚後,回身看著快速跑向她的孩子。

「艾薇,淑女禮儀上沒有教妳如此粗魯的快跑,真是失禮。瞧你,髮型都亂了,被妳父親見到,準被懲罰的。」女子,葛瑞絲婭,輕笑地整理著艾薇散亂的髮型,溫柔不失儀態的教導著,眼前這名十歲般大的女孩。

「母親,先別說這個,我剛在大殿上偷看到有兩個旅人帶著一個寶箱和一封信交給了父親,結果,父親卻在看完了旅人帶回來的信後,支退了全部的侍衛、僕奴,現在正大發雷霆著呢!」艾薇急急地拉著母親往大殿上走去。

父親一生氣起來,身邊總得有人倒楣。

她可不想在之後的一個星期,過著慘無人道的禮儀訓練,所以得趕緊帶著母親去滅火才行!

「怎麼回事?」葛瑞絲婭訝異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不過,父親似乎認得那兩個歸來的旅人。」

「哦?!」

邊走,艾薇邊把剛才從大殿上偷看、偷聽到的景像,向母親描述一遍。

「艾薇、母親,這裡這裡!」大殿外,鬼祟的衝出了一個有著和艾薇相同面貌的男孩。

「依薩!」葛瑞絲婭此時終於有些吃驚了。

「母親,求你幫忙了,一定得要讓父親的怒火消停才行!」依薩玩味地笑著,眸中帶著幾許狡黠,朝著母親眨眨眼,明示暗示齊上,明擺著他想進去看熱鬧。

「呵呵,你們兩個鬼靈精,得了,一起進來吧!」見狀,葛瑞絲婭忍不住笑開。伸手分別點了點依薩和艾薇的額頭。

「陛下。」葛瑞絲婭領著兩個小孩進入大殿,屈身執了一個簡化的參見禮儀。

當然在經過兩名旅人的身旁時,卻不忘瞧上一眼,見是莫生的面孔,葛瑞絲婭不動聲色地在執禮完畢後,起身走到陛下的身邊,而兩個孩子早已畢恭畢敬地站立一旁。

「王妃怎麼過來了?」陛下,威廉,深呼吸了幾下,平息下了滿腹的怒火後,開口詢問。

「孩子們擔心著陛下的身體呢,發生什麼事,能讓陛下如此生氣?」葛瑞絲婭的目光在依薩、艾薇身上環視了一圈後,笑著回答她到來的原因。

「能有什麼事,哼!」似乎不願提及回想,威廉直接將手上的信遞給葛瑞絲婭看。

葛瑞絲婭接過信後,快速地掃過信裡內容,然後,只見她的臉上漸漸地出現了一抹古怪、難以言明卻又吃驚奇異的神情。

接著,眼光調向了那被置於大殿階梯上,早已被吩咐開啟的寶箱。

寶箱內,沒有多餘的奇珍異寶,有著只是中間靜躺著一顆渾圓晶瑩如巴掌般大小的蛋。隱隱地,可以透過蛋殼,看見裡面有一團小小人影,似乎正捲著身子,上下漂浮。然後,在蛋的旁邊,放上了一株有著人型般的藥草……最後,就是一綑防水的羊皮地圖。

總共三樣不起眼的東西,但是呈現在葛瑞絲婭的眸底的卻盡是不可思議。

「陛下……這是……」無語了。

「就是你看到的!」威廉似乎仍在生著悶氣。

「這、這……」就算是葛瑞絲婭,也不得不被旅人所帶回來的東西震住而說不出話。

「皇族的血脈!」威廉幾乎是咬牙切齒的擠出這幾個字。

「噫?!皇族的血脈!!」乍聽到父親的話語,一旁的依薩和艾薇也不由大吃一驚,然後,終於恍然大悟父親的震怒和母親的說不出話的原因。

「閉嘴!」怒火再度上揚!威廉狠狠地瞪著著始終不發一言的金恩和洛佩斯兩人,「葛瑞絲婭,交給妳處理,我不管了!」甩袖,生氣走人。

如果可以,威廉實在非常地不想承認眼前的事物,但卻被事實逼得不得不承認……

皇族的血脈,竟然是一顆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