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3

「對不起,打岔一下…Kai,你預約的地方確定是這兒嗎?」

直瞪著眼前破舊不堪…隨時都有崩塌的可能的店,其它人不確定的回頭詢問。

「是啊!沒錯,【Amon-Re】。」離開了影的身邊,Kai往人群中走去。

「你們別看他外觀如此,裡面可是別有洞天呢?走,我們進去吧!」

 Kai拉開鏽的近乎一碰就灰飛煙滅的門,率先走了進去。

【Amon-Re】──古埃及太陽神,眾神之王。

影看著招牌上的字,如此地氣勢磅礡,

卻如風中殘燭般的隨意垂掛,完全辜負了這個名稱的含意。

頹圮半廢的牆簷,任其雜草叢生,如此一家店隱於陋巷中…………

如果沒注意,不知情的人或許還會以為這裡鬧鬼吧。

「……【Orcus】比較合意吧。」不自覺,笑爬上了臉。

揮去胡思亂想的思維,影踏入店內。

@@@

尚未適應漆黑不見五指的環境,從影一進去後,門即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關上。

突發的狀況,讓影昇起了警戒心。

環視著四周,才發現和Kai一起進入的眾人們早已不知去向。

──神經瞬時緊繃。

身上的氣,早被刻意隱藏,以便能立即反應之後的情勢。

──磅。

燈,被急速打開。

不知何時,原先消失的人,再度出現而圍繞過來,生日快樂歌傳出。

是我多想了嗎……?

不……在剛才那場黑暗中,能隱約地感覺到有高手暗伏著,但卻說不上為什麼?

是被今晚最後一通電話影響了嗎?還是……

搖了搖頭,影試著忽略那點不尋常。

但多年被刻意訓練出來的直覺,卻仍不時地提醒著影空氣中流動的異樣。

歌聲,忽大忽小的傳入耳中。

聽著被大家唱的慘不忍睹的生日歌,影高吊著的心頓鬆下來。

曲畢,Kai推著放著蛋糕的推車來到影的面前。

「呵呵,Phantom有沒有嚇到?今天整間Bar被我們包下來了,想待多晚都沒關係。」

「……」影看著眾人,略換了口氣。

或許……真是多想了吧!

「好了,別發呆了,趕快許個願吧。」Kai催促著。

盛情難卻,影雖不習慣這種氣氛,但仍是依著大家的希望許願、吹蠟燭、切蛋糕、分盤。

等一一完成眾人的期望後,影方得偷閒往吧檯躲去。

沒多久,室內已轉換成了暈暗柔和,藍調樂曲,流瀉一室。

「……Phantom你的。」Kai端了一盤切好的蛋糕,尋著影的身影,來到吧檯邊。

「謝了。」

「……說真的,Phantom…有時真覺得你…太孤僻了,你……」要不找個伴吧!

話未出口,Kai又急忙的將它吞回肚內。

「……」影看著眼前不知何故,煩躁的抓著頭髮的Kai。

「……啊……算了、算了…」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般,Kai換上了朋友的臉。

「Phantom今天是你生日,就不說這些煩人的話了,如果可以,就放開心胸玩吧。」拍拍影的肩膀,Kai轉身回到人群中。

孤僻?放開心胸玩?

玩味著Kai的話,影兀自沉思……

一杯調酒遞至影面前。

──Sunset on the Road

呵……就連酒保也這麼認為嗎…………。

指尖,輕碰著泛著細微水珠的杯緣,自嘲地端詳著杯中物。

蛋黃,紅如似心。

因闇黑的困圍,而被宣染得火紅。

任其……浮載浮沉無法逃出,而跟著淪陷,獨自承受著孤寂。

看似簡單,卻分明的刻畫出紅與暗的區別。

多麼符合呢………為自已調出這杯酒的人。

「……為我調的嗎?」沒有抬頭,影低喃的開口詢問。

「……」

靜,宣染開來。

好奇心讓影不由抬眼望向眼前的人……那彷彿透著光的氣息般的人。

「這杯?」詢問著,看到對方點頭示意,影綻放一抹微笑作為答謝。

「名字呢?」淺酌著,影忽然想知道眼前的人的名字。

「日落大地。」迎上影的視線,回答著他的問題。

「不,我問的是你的名字。」影淡笑著將空杯遞上前去。

「龍。」簡潔而有力的回答,順勢再送出一杯Sunset on the Road。

連名字的感覺都這麼陽光,呵。

「龍…」輕唸著,影不自覺地回以對方,「我是影。」

微微驚愕,竟對初次見面的人,說出自已的實名…?

怎麼回事?

影疑惑著自己的反常。

「請幫我調杯Campari Soda。」仰首飲盡,影將思緒斂起。

「你是店長嗎?」一反常態主動攀談,影不自覺地問出了心中的存疑。

正詫異著像龍如此的人,何以在此時,影突然察覺了另一件事………

他,竟難以將目光從他身上移走。

眼神,會被他吸引,是因為他如陽光般和煦的氣質嗎?

難道在心底深處,仍是渴望著光嗎?

墨綠的眼瞳閃過一絲孤寂,瞬間即逝。

迅速捕捉到眼前人的落寞神情,雖消逝極快,但仍卻被龍察覺。

「……今天是你生日!不開心嗎?」龍將調好的Campari Soda遞給影。

「怎說?!」訝異,充斥在影的眼中。

能發覺到他的情緒的人,已經很少了。

「……」觸碰到雷了嗎?龍思索著。

「龍…」唇角輕啟,影的眼神黯了下來。

「……你並沒有很高的熱忱參與朋友爲你所辦的活動,即使今天是你的生日。」

龍看著對方,綠眸中彷如背負著枷鎖般,沉重而透不過氣。

感覺著…闇,漫瀰在他的身側。

「呵…或許吧!Royal Kir。」虛渺般的微笑浮上影的臉,窒悶的氣息消逝無蹤。

收回影遞來已空的高球杯,龍靜默而快速地調著Royal Kir。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突來的問語,讓龍一時半刻摸不著頭緒。

「你是店長嗎?Volcano。」影接過Royal Kir一口飲下,笑,再度盈上眼。

恍然大悟,著手調製Volcano,龍簡單的答道:「不是。」

「員工?Cuba Libre。」

影將手中的Volcano迅速喝完後,接著又點了杯不同的調酒。

「……」搖頭不語,龍以極速熟練的手法,立即爲影遞上一杯Cuba Libre。

「都不是…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呢?Side Car…」

影著迷地看著今天剛認識的龍如幻影般快速地調酒手法。

抬首看著影,龍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只是幫忙被冴打傷的店主。」

「Manhattan,冴…是…」

似要考驗眼前人的功力般,影方接過新調好的Side Car,隨即又念出一個名字。

「我弟弟。」簡單的回答影的疑惑,龍俐落的送上Manhattan。

「喔,那店主呢?Tequila Sunrise。」似對抗般,影維持著極快的飲酒速度。

「……不認識。」沉默了會,龍才答道。

轉瞬間,Tequila Sunrise完成。

「不認識還幫忙…龍…你還真是好人吶!Bloody Mary。」

瞧一眼似乎存心找麻煩的影,龍皺起了眉頭。

「……只幫忙今天。」說著,手疾速翻閱、找尋著Bloody Mary的製作步驟。

感覺到龍因為自己而流露出一絲絲的不悅,影不由瞇眼微笑起來。

「你的朋友…爲了你特地在一星期前就向老闆訂下了這間Bar爲你慶生,但老闆卻不幸在兩天前因我弟的關係,被波及而受重傷,爲表示對他的歉意,我才會代替他今日開店。」

將前因後果略微解釋的同時,Bloody Mary已遞至影的眼前。

朋友?!

影轉首看著早已玩瘋的一群人,幾近無聲地說著,「朋友嗎?為了我嗎?呵……應該是為了他們自已吧!我,只是藉口……」

「……」音樂不算太安靜,而影低喃的話語卻一言不差地傳進龍耳裡。

「龍,你的調酒手法真純熟。」

回頭,見識著龍每說完一次話,便可將自己所說的酒名調製出來,影深覺佩服!

「謝謝稱讚。」清爽地笑容從龍陽光般燦爛的臉上綻開。

「那再來一杯John Collins吧!」

雖感到頭有點暈,但影卻仍持續地點著酒,似想把自己灌醉。

「……你應該吃點東西的,不然像你這樣的喝法很容易醉,而且傷身。」

瞧影一杯續一杯的將酒一飲而盡,龍的眉頭緊蹙地比剛才還深。

「呵…龍…你真溫柔。」看著龍為自己擔憂的神情,影忍不住低笑出聲。

不自覺地打量著眼前像光般潔亮,似雪般純淨,

渾身散發出和煦如春風般柔和地氣息的龍,影些微恍神地想,

要什麼樣的環境才能造就出這樣氣質的人,

連在其身旁都彷彿可以感覺到被神所眷寵地溫柔,似乎可以洗滌一切的罪惡污穢…………

──我想要他!

念頭忽閃而過,影被自已的想法嚇著。

抬眼直視,看著龍沒絲毫污損而清澈的雙眸。

同天空般的藍,如被冬日的太陽光般的氣息包圍、環繞著,

既能溫和著照著大地卻不傷萬物,而爲冰冽的寒冬帶來溫暖。

這樣的人…………

我要他如同日落般墜下,消逝於大地而闇絕。

 ──同、我、一、起。

垂眸,賞玩著空杯;眼底,忽閃過數種念頭。

呵………日落大地嗎!?

「龍,再來最後一杯吧!Sunset on the Road。」

將影所點的Sunset on the Road遞給他,

看著他如牛飲般的喝完,放下他所說的最後一杯酒。

如此豪飲卻仍沒顯露出一絲醉態,龍不僅欽佩起影的好酒量。

「龍,很高興認識你。」

直視著龍,影的眼睛帶著一股無法讀出的訊息,微笑在影的臉上浮現。

「我也是,影。」含首致意,龍目送著影離去。

@@@

踏出【Amon-Re】,沒有絲毫駐足的打算,影即招了車遠離喧囂鬧區。

車,駛得極快。

半開的窗戶,刺骨的寒風呼嘯湧入,散去了些微的酒意。

揉了揉泛暈的額角,影忽而想起今晚認識的人。

和來時不同,心底彷彿有了些目標。

「還會有見面的機會嗎?」輕喃,影嘲諷起自已。

呵…在待下去,他恐怕會克制不住自已想毀了他的慾望。

想將他推入黑暗深淵的慾念是……如此之強,連自已都害怕。

還是遠離了吧……。

沒有發覺從【Amon-Re】中也走出了一人,尾隨著影的身後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