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Sunset on the Road - Chapter 1

手輕顫,針細般的光影瞬間湧現。

趁著後方人急於退避閃躲之際,影加快腳下速度離開,

雖知這對後者作用不大,但只要這瞬間,便可完成許多事。

暫時甩開追隨著的人,影動作迅速地飛掠過整理的井然有序的庭院,

輕巧、了無聲息的跨上窄廊,看著深褐的紙門現於眼前,影終於停了腳步。

沒有絲毫遲疑地拉開了門扉,影搜尋著記憶中的人,

探出懷中的護身齒刀,直接、毫不留情地穿透過面前正睡著的男人胸口。

「影!!」驚喝,隨後追上的人正巧撞上這一幕。

氣急敗壞的衝上前,隨身配槍直抵影的後額,阻止他再將已沒入男子胸口的刀刃抽出。

「炎,拿開你的槍吧。」話說著,斑斑褚紅從男人嘴角緩緩淌下。

睜眼坐起,沒有剛醒時的惺忪感,有的只是帶著深深的歉疚及一絲了然。

「父親,為什麼。」雖然隱約臆測到,但炎仍是想要答案。

「……」搖頭不語。

男人看向眼前的人,那承襲了綾香容貌的影,蒼御彌彥早明瞭這天會來臨,

不是無力防備,而是不想防備。

之於影,他所虧欠的太多…就如同當年他所一手執導的一切,

如同當年他將影推入闇黑的地獄,迎向無邊無際的修羅深淵……………

是他所造就出來的影,會有今日,早就在自已的計算中,不是嗎。

生命在流逝,手指已漸感冰冷。

蒼御彌彥倦極的眼神內,透露出複雜、難以言明的情緒,以及深深的懊悔…合該結束的。

「炎,答應我,不將此事宣染出去,也不要去追究影。」

「父親,這難以向眾人交待。」炎看著父親堅決尋死的態度,一股怒氣由然而生。

這要我如何自圓其說?

「你辦得到的,不是嗎?」細微的笑顏淡開,蒼御彌彥絲毫不懷疑炎的本事。

「……」沉默。炎睨了影一眼,不願回答。

「答應我。」蒼御彌彥森冷如冰的語調響起。

即使將死,但掌管著足以動搖國本的蒼御門的氣勢猶存。

「是。」

回首,蒼御彌彥伸手撫向那沒有任何表情、溫度的少年臉龐,「影,你恨我嗎?」

冷眼看著眼前呼吸漸行困難的父親,影不發一句話。

血,涔涔的從蒼御彌彥的胸口流向影的手肘處,落下。

「影,你還是恨我嗎。」再次問著,語氣卻是肯定。

看著影無任何波瀾的雙眸,將手覆上影握緊刀柄的右手上,

蒼御彌彥難得顯現了如父親般慈煦地容貌,

笑著說:「那麼…我放你自由,再不被蒼御族所束。」而後,急速抽離。

 ──血,狂濺而出,如火般灼熱,灑滿影的全身。

再度嚐到親人的血,影清冷的眼眸瞬間崩潰。

──淚,無聲無息的淌下。

最後,蒼御彌彥,終於見到想要的答案。

放開手中的刀,影如同失了魂般的人偶,直視著臥血而亡的父親。

再一次的將呈現在眼前的一切,深深烙下……將眼前父親的死成就為永恆。

「走。」開口,炎低沉闇啞的嗓音警告著影回神。

既成事實,炎便不再追討,現在必須思考的是日後接踵而至的麻煩。

「還不走!」

看著眼前的人仍是沒有動靜,炎周身的殺氣開始蔓延…

「你仍欠著我一條命,還記得嗎?影。」危險的笑意浮現。「還不走…」

「……」抬首輕瞥了炎一眼後,影便消失於夜色中。

見到人消失,炎鬆了口氣。

再如此下去,難保他不會真的殺了影。

「該死…竟然給我搞出個這麼大的麻煩。」

@@@

 暗夜,影像想甩脫重重污血枷鎖般,疾速飛馳奔離。

十年的浴血生涯,讓影急欲地想逃出,卻又似被無數的血絲細細、緊緊地纏繞束縛著,

如同作繭自縛的蠶甬般,期望能破殼而出,希冀能見著光芒,卻…無能為力。

眼下所及,全是暗而無光的景像。

真能有這天嗎…?

我想要的光……………?

閉了閉眼,影揮去流下的淚。

驀然竄出的冰寒氣息讓影頓下腳步,回身看望,氣已然消去。

轉身回首,前方立現一名少年。

過於相似的氣息,如漩渦般炸開在兩人身旁,

影收起表情冰冷默視,闇綠的眼眸精光浮動著,是認得他的…夜櫻刃。

彷彿角力般,兩人誰也不願先開口,緊繃的氣息一觸即發。

風忽地吹起,捲著殘碎的落葉,盪開在兩人中間。

叮──

清靈的金屬碰撞聲在眨眼間響起,纏繞著的是………

影的【銀】,以及刃的【獄靈門】。

「有事?」不悅,影終於打破沉默。

「……」沒有回應,深看了影一眼,刃收回獄靈門後離去。

看著對方離開,影也無意追上。

對於刃的舉動,或許猜測的到,但現在……不是他能多留的一刻。

隱藏起自身的煞氣,影再度離去,離開…這個束縛他十年的蒼御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