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噬魂】當愛消逝的那一天

 

「斯坦,你遲到了!」

隨著叮鈴的門鈴輕響,一個讓人心震的名字,伴隨著門開的同時飄盪在空間中。

視線,彷彿著魔般地,不知不覺地就繞往從門後走進來的白髮青年身上。

看著那個人,就像那陣門鈴的輕響一樣,在隔不到幾秒的時間,轉瞬間消失於眾人眼中。連帶地將這個派對上的主角──史比利特學長──捲跑。

時間,短暫到她還來不及再補個完美的妝後,出現在他面前。

「妳在幹麻?」弓梓一臉莫名的斜睨著身旁瑪莉學姊抬到一半後僵住不動的手勢。

「……啊?呵呵呵……。」陡然回神,瑪莉一陣輕笑著帶過弓梓的疑問。

一手順勢勾上了弓梓的肩項,抄起桌上剛填滿不久的啤酒,接著一口灌進了弓梓的嘴裡,然後,在尖叫聲中任她掙扎。

「咳咳、瑪莉學姊……咳、你幹什麼!」弓梓驚慌的奪回身體的自主權,被酒水突然嗆入氣管的感受並不是很美好。

「好!弓梓,我們今天要不醉不歸!」突兀的話語,熱血的決心。

沒有得到正面的回答,弓梓見瑪莉學姊不由分說就毫爽的喝乾了一瓶剛開不久的蒙地亞蘭,頓感莫名奇妙。

「真是的,隨便妳……」

直到派對結束,瑪莉已然記不得她到底喝了多少酒了。

直接拒絕了弓梓那個小丫頭說要送她回家的提議,踩著搖搖晃晃的步履,雙腳似乎有意識的自我前進,迎著夜風,她向著那早已經偷偷刻畫在記憶中的破補丁研究室的路線走去。

然後,在見到那個白髮青年開門後的訝異疑惑的表情,這一刻,瑪莉覺得她的出現真有價值,接著,滿足地笑著倒地沉睡。

 

斯坦低身看著在大半夜不請自來,然後在敲開他的門後就自顧自的陷入沉睡狀態的瑪莉,半晌。

歪著頭,腦中計算著深夜的冷風凍死人的成功機率似乎不大後,他發覺這麼將一名女孩擱在門外,顯然很沒有紳士風度。幾經思考後,還是決定將這名自投羅網的研究材料搬進屋內。

手法俐落地安放好材料,斯坦扭轉著有些僵硬的脖頸,習慣性的釋放出魂知探索,手術刀早在不知覺中握在手上,卻在正準備下刀的剎那,突地靜止。

斯坦推了推下滑的眼鏡,鋒利的刀尖,順著手勢,在臉上帶過長長鮮紅。

熟悉的氣味盈上鼻端,連帶地遲滯了腦中的思緒。

這一刻,似乎有某種意念正在快速消失。

眼光,不自主的游移,尚不及深入研究、捕捉到轉眼消逝的思維,瞬間的狂躁即盤據心頭。

目光下移,斯坦冷眼注視著躺在術檯上的瑪莉,靈魂的波長仍舊是靜謐極動、正向熱活,絲毫沒有受到他那狂暴魂波的刺激。

兩人對比的靈魂,猶如學長和他。此刻,彷彿嘲笑似的重現。

「無趣。」似乎已預見了他的研究結果,斯坦忽地丟下這句話。然後,漠視心深處為何不願將瑪莉與學長相比而之的心思,收刀離開。

關上材料室的門後,一瞬間,心神恍惚。

頓時,斯坦敏感的察覺到,他的力量似乎更加躁動了。

魂感應、魂知探索逐漸地失控,而這種感覺,似乎在學長離開後,變得強烈而明顯起來。

心煩氣躁的投身電腦桌前,不顧一切,瘋狂地研究起來。

直至天明,斯坦一夜無眠。

雙眼中,滿是血絲。

連瑪莉起身在屋中轉來逛去,甚至來到他身後,斯坦也僅是置若罔聞。

瑪莉看著斯坦絲毫不理的任由態度,心中浮現了抹淡淡的苦澀。

其實她很早就醒了。

一覺醒來,發現她躺在了一間充滿福馬林容器的材料室中,心臟差點脫口而出。接著,再想起似乎是她自已喝醉酒後,自顧自地跑到斯坦的研究室來後,心臟才歸回原位。

緊接著,又突然想到斯坦的怪僻後,急忙慌張地拉開了衣服查看……完好無缺?!

連點傷口、縫線都沒有留下的痕跡?!

為什麼那個傳聞……沒有在她身上體現?!

難道她連當個毛遂自薦的材料資格都不具備嗎?!

一串串的疑問,在腦海中擴大。

雖如此,但沒有真的被當成研究材料的這個結果,仍是讓瑪莉不自主的鬆了口氣。

無意識的成為研究材料,和有意識去當研究材料,然卻下意識的想避開這種讓人覺得不舒服的念頭……或許,這就是她和史比利特學長的差別吧!

才會在她清醒後,一切,完好無缺。

思考的同時,瑪莉在研究室中轉了老半圈,愣是沒看見杯子的蹤跡,只好拿著斯坦研究用的燒杯,自動地充泡了兩杯茶。

接著,思緒再度陷入回憶……

老實說,在進入死武專就讀之後,所聽聞最多的八卦,便是斯坦和史比利特學長二人的事跡。

最天才的職人、最強的職人、瘋狂的職人、成績優冠於他人,卻永遠在成功達成回收百個靈魂的瞬間,莫名奇妙失敗的職人,加上總是有辦法控制、巧妙地阻止自已職人陷入萬劫不復而瘋狂的死神武器……等等。

她從最初的好奇、憧憬,逐漸地發展到她所無法理解的情感產生時,才陡然察覺到她一心所追逐的焦點身上那不尋常的目光所向。

呵呵……為什麼她要在那時明白……原來他們有著同樣的心思、同樣的苦澀、同樣只能深埋於心深處的愛戀。

斯坦的心情,反映在她的身上,而一切,他和她卻全說不出口。

所以,在得知了史比利特學長將結婚消息後,她參加了派對,等待著斯坦。然後,又來到這裡、站在斯坦的研究室中……原以為,或許斯坦會轉移他的研究目標。

但顯然,是失敗了。

端著泡好的茶,瑪莉來到斯坦的身後:「斯坦,在忙什麼?」

「……謝謝。」斯坦停下了手邊的研究,伸手接過遞來的茶。

茶香味竄鼻而入,舒緩了一夜的神經。

「今天,是史比利特學長結婚的日子。不過看樣子,你是沒有打算參加吧!」說著話,瑪莉覺得她的唇角似乎還殘留著抹不去的澀苦痕跡。

「我還有實驗要做。」隨手將空了的燒杯擱置一旁,斯坦摘下眼鏡,大伸懶腰,卻卸不去一臉的倦容。

斯坦擺明就是不想參加的藉口,此時,落在瑪莉的眼中卻是顯得如此彆腳。

笑了笑,瑪莉回收了燒杯,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將燒杯洗淨了,放好。

再轉身回到斯坦身邊,開口:「我缺一個男伴,陪我吧!」

逕自下了決定,瑪莉不由分說地拉著斯坦離開研究室。

沒有意料中的掙扎,瑪莉奇怪的停下腳步。

回頭,看見斯坦一臉似笑非笑的模樣,拉扯的手不自主的鬆下。

「不走了?」輕聲地話語中,有著掩藏不住的殘虐感。

斯坦扭轉著手臂、手軸、手腕,放鬆著繃緊的神經,嘿嘿地直笑著。

「斯坦?」一瞬間察覺到了斯坦混亂的魂反應,瑪莉不由地開口叫喚著斯坦的名字。聲音,卻帶著顫慄。

主動走上前,瑪莉擴張著自已的魂壓,試圖地想去平緩斯坦紛亂的魂波時,恐懼倏地湧上心頭。

斯坦冷笑地看著瑪莉一臉的恐懼之態,心底,厭惡感猛然間地噴薄而出。

自以為是、以已度人、自詡為正義、帶著自認為正確的觀念而企圖感化……怎麼似乎每個人在遇到他時,總是有著這種讓人嫌惡的氣息。

噁心、焦躁在心中橫衝直撞,企圖想撞出個出口宣洩。

畏懼、恐怯等等波長,似乎在瞬時傳染開來,擴散在整個空間。

狂亂、殘躁、想肢解眼前人的慾望,猛然間凌駕其上。

瞬間,甜膩的血腥味隨風擴散,撲鼻而來。

淒厲尖叫聲,失衡的焦距,卻沒有料想中的斷肢殘臂,斯坦遲滯地轉頭看著自已左手臂上一道道交錯的血痕傷口。

『既然想當正確、正義、對的一方,那麼就不要顯現出懦弱、害怕的情緒啊!』熟悉卻又陌生的話語,在腦際中閃過。

曾經,有個人每每在成功地阻止了他的肢解慾後,破口狂罵著被他抓著撻虐的對象。然後,再放跑了他。

唯一一個在面對他時,沒有出現過任何的恐懼情緒反應。

有的只是不耐、不滿,就如同他在面對那些噁心的人群時所呈現出的一面一樣,忠實的反應在那個人身上。

記憶如同潮水般,在心中深處沖擊,激起一圈圈的漣漪。

頃刻,殺死伙伴的重罪、神的規則、那個人聲聲告誡的話語,在耳中、腦中、心中混亂地充斥著,不停擺盪。

雜吵而狂亂,而最終的結果是……原來早在那個瞬間,他已下意識的將肢解的對象換成了自已的手臂。

頓時,他清楚的認知到學長在他心中所佔據的份量有多重。才意識到,學長早已成功的在他心底埋下了一種名為「秩序」的種子,讓他恐懼去背負那由規則所衍生的罪惡感。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狂亂的大笑聲,溢口而出,無法控制。

冷眼看著瑪莉驚惶失措的想阻止傷口血流的速度,手忙腳亂的尋布包紮那沒能完全成功肢解開來的手臂。

心下,卻是有些失望手術刀的殺傷力不足,只是深深地割劃開了幾十道的血口而已。

大笑過後,心情似乎舒坦了許多。

推開了瑪莉仍在幫他包紮的雙手,斯坦舉步前往學長的婚禮。

見到斯坦的自殘,再到被斯坦拒絕、拋下,讓瑪莉有瞬間的失神,雙手擱置在空中,包紮的布條隨風而逝。

心痛尚不及眼眶泛紅的速度,瑪莉立即收拾起自身的情緒,默默的拭去眼角不及滾落的淚水,迎頭追上前方的斯坦,卻不敢再踏前一步和他並肩而走。

只跟著斯坦的腳步,前進。

終於,在臨近觀禮教堂外圍時,斯坦停下腳步,而追隨其後的瑪莉也跟著停下。

維持著一前一後的姿態,始終無法靠近的距離,存乎在兩人之間。

目光遠眺,斯坦看著那個從他手中搶走學長的女人,洋溢著滿臉幸福地挽著學長的手走過紅毯,在眾人的見證下,幸福地緊靠在一起……那,就是永恒嗎?

「嘿嘿……」半嘲笑似的笑聲,低聲脫口而出。

原先,還以為會有的狂躁,刻下,卻只有淡然。

或許,當初在將身為死神武器的學長親手交接給那個女人時,心中那絲自以為的淡薄情感就已不復存在。

又或許,在他祝福著學長當時,那來不及補捉到,而迅速消逝的思維,只是他自欺欺人的情感表現。

他,由始至終,只有孤獨伴存。

轉回身,乍見到瑪莉停佇身後,頓時有些吃驚!

「妳沒去參加婚禮?」

斯坦的一句問語,瞬時刺痛了瑪莉的心。

強打起精神,瑪莉顫著唇角勉強拉開了一抹微笑:「正要去。」

「哦!」應承了一聲,沒再多說什麼,斯坦揮了揮手,跨步離開。

閉著眼,瑪莉刻意不轉身去目送斯坦的背影,眼淚滾落。

睜開眼,被風乾的淚痕,帶著苦澀及難以遺忘的痛苦回憶,在下一刻,與斯坦錯步離去。

如果,初戀都要這麼痛苦,那麼,是否可以放棄?!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