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噬魂】愛是祝福

 

拿在手上的,是一紙誇張到不行的粉紅色結婚請柬。

名字,烙印在上。彷彿向世人炫耀著他們有多麼地鶼鰈情深──不知出於何人的主意?

白髮青年,四仰八叉的坐仰在公園的長椅上,看著空中那可笑的太陽在寒冬中打了個噴涕。

夾著菸的指節,在遞到口中狠狠地吸上一口後,仰頭,吐出。

然後,尼古丁的氣味,瞬間麻痺了腦中的知覺。

「去祝福他吧。」喃喃地,不甚清晰的聲音在空氣中消散。

直到長菸燃盡,青年終於起身離開。

 

 

「斯坦,你遲到了!」

甫一推開大門,就聽見自已的名字被點名。

緊接著,衝入眼簾的是被眾人包圍在中心,接受大家祝福的學長──結婚請柬上的主角之一,史比利特──他的「前」搭檔。

然後,再過不久,就要易主了。

想到此,眼眸不由閃過一絲冷冽。

再眨眼間,冷冽消失。斯坦在眾人的眼神下,掛著一臉輕笑,緩緩地走近學長的身邊,一把拉過似乎已經被灌了不少酒,而顯得雙眼迷濛的學長。

然後,在向大家丟下一句「借用」後,正大光明地在眾人的目光中,長揚著讓人毛骨悚然的「嘿嘿」笑聲,捲人離開。

「喂喂,斯坦!你要帶著我去哪裡?我還沒喝夠……喂、斯坦……」身體被人控制著,史比利特不滿的想掙扎開斯坦的鉗制,滿嘴酒氣的大聲嚷吵。

「嗯……嘿嘿嘿……」短暫的沉默後,是一連串的低笑聲。

斯坦沒有為帶走了學長的自已,找出任何的理由來解釋他現在的舉動。

是怎地要帶走學長?

因為學長要結婚了嗎?

還是長久以來陪著自已的玩具,終於要捨棄自已而去?

亦或是,可惜了這難得的上好研究材料,竟要從他手中拱手讓人?

為自已的舉動找借口,顯然不合他的個性。所以,他用一貫的笑聲取代了學長和他自已本身的疑問。

然後,步履迅速著帶著學長回到他的研究室後,鎖門。

他只知道,在看見學長和那女人的名字並列在喜帖上時,心底深處暴湧而上一股狂躁,無法抑止平息而又酸澀不已。

隱約可知心中的那絲理由,竟是薄弱到讓人覺得可笑且無法置信。

逐步逼近,斯坦看著一臉驚惶失色,想找著逃生出路的學長,心中的狂悶,在這刻逐漸消瀰。

「斯坦,你帶我到這裡,到底想幹麻?」

史比利特緊張地抓著自已胸前衣襟,拒絕可能到來的恐怖夢魘。

「你你……我、我不會再讓你對我的身體做實驗了!」

逐步壓縮著兩人的空間,斯坦直將學長逼退到牆角,一手橫擱其上,輕聲說著:「嘿嘿,學長你不要這麼緊張,我不會做什麼的。」

「是、是嗎?」不安的語氣,似在尋求著斯坦的保證。

「是的。」斯坦笑著。

得到了對方的應允,史比利特稍稍地鬆了口氣。

旋即,在察覺到斯坦顯得過分而曖昧的貼近自已時,不由地皺眉開口:「斯坦,你離我遠些。」

「嘿嘿嘿……學長……」

聽見學長的要求,斯坦反倒笑得更歡,無形中卻帶著種沉悶的壓力。

直盯著學長的雙眼,身體不退反進,斯坦只更加靠往學長身上,側過頭在耳邊說著:「學長,恭喜你要結婚了。」

聲音,如搔癢般,挾帶著熱氣噴吐在史比利特的耳旁,顫慄感從後脊直竄腦門。尚不及掌握身體的反應,史比利特只是無意識的回了聲:「呃,喔。」

然後,才彷彿意識到似乎有某種溫熱的軟物,印在自已的唇上。

接著,怔愣在原地。

斯坦滿意的看著成果。見學長仍呆滯著未回神,左手習慣性的肢解動作,將襯衫下襬,由下而上的撩開。

只是,手中少了本該存在的手術刀。

冰冷的指尖,輕觸地滑過學長小腹上的肌理時,瞬間,人被推離。

「斯坦──!」驚慌,在奮力推開斯坦後,史比利特猛地大吼,帶著警告。

史比利特慌亂的檢查著胸口、腹部是否在不注意時,被斯坦輕剖而開。直到沒見著一絲鮮紅,以及應該存在的疼痛感後,懸吊著的心,頓時鬆懈。

怒眼瞪視眼前坐倒在地,那總愛趁人之危,堂而皇之的以研究之名,將人開膛剖肚的學弟斯坦。見他隱於白髮下俊逸面容,這會兒,竟透露出些許落莫。

沒來由地,心卻一軟。

「我的衣服都被你弄亂了。」史比利特蹲到斯坦身前,舉手撥亂了那頭白髮,嘆息。

感想,只是衣服被弄亂了嗎?

斯坦抬眼與學長平視,沉默不言。

然而,心底卻好笑著學長那與眾不同的見解,而事實上,他也真的笑出了聲音。

屬於斯坦式的「嘿嘿」低笑聲在室內迴盪。

笑得學長心煩意亂,仍不止歇。

直到學長終於惱羞成怒,撇下他,開門離去。

一句,「學長,祝你幸福。」

終於在那已然看不見的人影背後,脫口而出。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