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如果的事 Chapter 1

 

10月10日 上午08:00

 

『……為您播報T區市府廣場前已聚集了大量民眾,僅短短一小時內即擁入了40萬人次……在值得紀念性的這一刻,我們的總統罷免公投提案即將舉行,這將次我國首次以來的創舉,以公開、公正所舉行的不分區全民公投……現在大家可以看到現場民眾的熱情,隨著時間的逼近而逐漸高漲…………』

啪─

「無聊,這種新聞到底還要播多久。」關掉了電視,我無奈的躺回沙發上發呆,順手將搖控器拋到別處。

難得的休假,我竟然睡不著,早早就起床,瞄了一眼時鐘上的時間「08:55」。很無奈,但就是睡不著。

本想看個電視看節目,結果轉了半天卻不知要看什麼,不論停在那一台,每台所播的都是同樣的東西,沒營養又無趣的新聞,千篇一律,看到就煩。

也不是說自已不愛國,但是,每每看著了無新意、浪費人民公帑的政客在那大放厥辭、大肆吹噓,就會覺得這個國家早沒救了……

看愈多只是愈讓人心煩、生氣罷了,不如索性不看,還能圖個清淨。

想著。在即將陷入昏睡之際,一陣接一陣的電鈴聲突地放聲大作,愣是將我嚇醒過來。

「還讓不讓人睡啊!」嘀咕的唸了一句,心裡罵著到底是那個王八蛋這麼早來亂按電鈴,身體早就自我行動的朝著門口走去,雖然不情不願,但仍是開了門。

「芊惠,你去投票了沒?」打開門的瞬間,迎面而來的就是一句。對方的反應像破不急待破蛹而出的蠶繭般,帶著興奮的語氣,一手推開我家那仍然半掩的大門。

再次無奈的翻個白眼,我索性往回走,繼續將自已拋回沙發內冥思,不去搭理對方,任由她自行登堂入室。

「芊惠我們去投票,快點,別昏睡了……」來人,自動自發地幫我收拾著出門的東西,末了,就走到我身邊搖醒我,不顧我的想法。

「……我不想去。」磨蹭了許久,我終於吐出了一句話,簡單而有力的表達我的意願。

「厚…這麼值得紀念的時候耶!總統的生殺大權就交在我們的手中,幹嘛不去,說不定以後就沒有這個機會了……」對方洋洋灑灑的說著說服我的理由,而我仍然不想理她。

「……要去你自已去吧,我實在沒興趣。」翻個身,我繼續作我的大夢。今天實在太早起來了,四、五點就失眠而起,然後轉電視轉到八點多,看的眼睛都有點浮腫了,讓我怎麼有那個心思去投什麼票,現在的我,只想補眠。擺擺手,我讓那煩人的對方離開我的耳朵旁,卻沒想到她卻乾脆整個人往我身上撲。

「起來!芊惠,難得的一次機會耶,以後就沒有了,我們一起去,走啦……」撒嬌?!是的,她正對著我撒嬌。對了,忘了介紹這個往我身上撲的人。

『吳雅雯』,社會新鮮人。今年才剛從大學畢業,前陣子搬到我家隔壁,在不知是那一天我去倒垃圾的時候,從一隻野狗的追逐下拯救了她,從此,兩人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哪有可能!!

現實是沒有這麼美滿的,雖說不是過著快樂的日子,不過我也是從那天之後,就此被她纏上。而我卻必須倒楣的為那一天的英勇救美的狀舉,付出了3000元的代價,因為我拿垃圾去砸狗,然後撒了一地的垃圾,破壞了社區整潔,然後又不幸的被跟隨在垃圾車後的稽查人員盯上,繳了慘痛的罰金,而這就是現實。

然而,不可否認的,雅雯算是我在這幾年內少見的美人,爪子般的臉蛋配著大而烏黑的眼睛,白皙的肌膚,如墨一般地柔順長髮服貼著,加上怎麼吃也不胖的身材,委時讓人忌妒,以我母性的眼光來看,她真是漂亮的可以了。

曾有一次問她為什麼一直纏著我,按她的說法是:「喜歡上我了。」

真是讓人搞不懂也不明白。

我想是世紀末了吧!不然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要什麼條件的男人沒有,卻偏偏要喜歡上我,難道只是因為我打跑了一隻野狗?!

沒有繼續理她,似乎讓她很不滿;她用她那纖細修長的手指,撐開我緊閉的眼瞼,不悅地說著:「芊惠,我們去投票啦……,你想想,以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我不知道這一次的公投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可以讓全國的民眾如此瘋狂,想著想著……

耳邊仍然飄著雅雯那好聽悅耳的說服聲,我收回沒有焦距的瞳孔,慢慢地將目光凝視於眼前的美人身上。

其實,在心底的某一角,我想我或許是喜歡她的;但是,我不是同性戀,僅只是喜歡,仍構不上是愛。

這種感覺,或許更像是喜愛著那喜歡黏人般的寵物的心情吧!看著她,「波斯貓」一詞在我腦海中浮現。

『呵,我高貴的波斯貓。』一抹微笑在唇際展開。

抬起撐不上是有力的手,我使勁地揉亂那頭柔順的長髮;果不其然,耳旁喨起了高分貝的尖叫聲。

雅雯在我身上掙扎,想撥開我那做亂的手。

我順著她的意,看她跳到沙發與桌子的間隙中,不穩地站定後,眨著那雙無辜又可憐的清亮大眼瞪著我,她這個模樣直敲進我的心中,讓我一瞬間無法呼吸。

許久,感覺心似乎回復了跳動;我坐起了身,拎走雅雯幫我收拾妥當的包包,對她說:「走吧。」

臨出門前,眼光不其然地瞥了一下時間「09:35」。

對於時間,我原就沒什麼概念;所以對於我去「看」的這個動作,只是一個純粹的習慣。

另外,之於雅雯先前所說的:『以後或許沒有機會再去投票了。』的這種說法,我不以為然;但如果,我能預先知道不久後將會有一場浩劫的話,我想,我會珍惜這為時不多的每一刻。

 

10月10日 上午09:45

 

投票所的地點,離我們所住的地方並不遠,慢慢走的話,也只有五、六分鐘的路程而已;所以到達的時候,我一看到大排長龍的隊伍,一時不免頭暈。

秋天時期的太陽並不如夏天般,那樣讓人感到窒熱;但秋老虎也是不容小覷的,如果要我站在大太陽底下,慢慢地隨著人龍前進,我實在做不到。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而太陽則是女人的天敵。』所以,我信奉著這條真理,扭頭,扯著雅雯往回走;我想回去躲在殼內,不想出來受太陽荼毒。

卻不料,才走沒幾步,我又被一夥人推著往前進。是的,我早已陷入這群沙丁魚中而不得脫身了。

無奈地看著前後左右以及我身旁的雅雯,瘋狂的人眾,彷彿被蠱惑般的興奮神態,讓我打心底感到畏縮。

持續站在逐漸高漲的氣溫下,我開始覺得眼前發黑,似乎每走一步就頭昏想吐,心底估計著今天氣溫應該超過30度了吧。雖然說是秋天,但是在全球暖化的效應下,夏天會愈來愈長,而冬天只會變短。

等投完了票,我終於可以從這充斥著二氧化碳的緊密空間逃離,直接奔回住處,「溫室效應、節約能源」閃邊去吧!

我直接將冷氣開到最大,像枯木逢春般的橫躺在沙發上後,感覺這一刻的美好以及無比地滿足,我想:『人生,不過如此。』

尾隨於後進來的雅雯,見著我的樣子,嗤嗤輕笑起來;她走到我身邊拍拍我那被太陽烘紅的臉頰說:「真的那麼累嗎?」

「嗯。」不想睜眼,我直接以鼻音回應。

「就妳這懶豬,大好的假日都被妳壞了氣氛。」雅雯一臉好笑的說著,心底似乎還計劃著什麼。

我不敢再回應她,以免又被她拖著到處跑;因為每逢假日、節慶,她一定會準備著許多節目,好讓我一天的精神都被消磨掉。天可鑑,我是多麼的不願出門!但是……

「起來啦!今天我們去逛街,好不好!」

瞧!才想著呢,她馬上就脫口而出了一句外出的決定。我死命的搖頭,明確的想表達出「大娘我,今日不想出門!」的堅定意志;但是,似乎沒用。所以,在無數次敗給她的糾纏功夫後,善良的我再度陪她出門。

那一刻,好像是「10:20」吧。

 

10月10日 上午11:00

 

跟著雅雯的行動路線,我們來到了T市最繁榮的商圈。

陪著她,我們從百貨大樓逛到路邊小販,再到百貨大樓,一家接一家以極快的速度瀏覽過一遍,直至中午時分,雅雯才願意放過筋疲力盡的我去吃飯。

路上,我們隨處選了一家小餐館用餐,甫一接觸到椅子的我,不顧形象的直接趴癱在桌上,享受著冷氣的吹拂,涼意,驅散了我身體上的熱度,我彷彿又活了過來。

點好菜的雅雯來到我面前,看著我的舉動,皺起了眉頭說:「芊惠,你好歹顧一下形象吧,再怎麼說妳也是個女的耶!」她拍著我的手,示意我起身坐好。

「哎,怎樣都好,反正沒人注意,隨便啦!」我不在乎地說著。

對於我的回答,雅雯一副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將幾盤小菜放到桌上,對我說:「先吃吧,我知道妳餓了。」

我當然餓了,從一早起就沒怎麼吃東西,然後還被拉出去陪投票、曬太陽、逛街的,如果不餓,我也該成仙了;不過,與其想這些,不如快吃。

熱騰騰的食物被端上桌,從小就怕燙的我,吃東西的速度遠不及雅雯快。沒多久,我便已落後雅雯一大截,我想我永遠也學不會如何讓自已吃東西變快吧;除非,我換了一副舌頭。

「芊惠,我先去結帳,妳慢慢吃。」

「喔。」含糊的應了一聲,我繼續和我的午餐廝殺。

等到我吃完時,我不由自主的又看了一眼時間「12:55」。

心裡,奇怪的感覺到我今天對時間的注意,這是以往不曾發生的,感覺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沒再多想,我和雅雯一起離開餐館。

走進地下道,稍稍避開了毒辣的陽光。雅雯說看到一間寢具不錯要再過去選,我很是好奇,以我們剛才逛街的速度能看到什麼不錯的東西;但她說要去,我也只能作陪。

雅雯先我一步的邁出地下道,殿後的我被剌眼的陽光灼痛眼睛,抬起手想遮蔽一下光線,不經意間,一道遠別於其它的強烈白光乍閃了下,還沒反應過來那是什麼,一陣轟擊驟響,撼天而震地,身體好像被狂爆的熱浪掃進地下道,沒有任何的知覺,沒有任何的聲音,我的眼前頓時陷入黑暗。

經過了多久了,我不知道。

再度醒來,是被人挖掘出來的,在重見光明的剎那,身體驟痛起來,彷彿神經知覺突然活了過來般,不受控制。

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身體會這麼痛?為什麼周遭如此安靜……一堆疑問狂亂的出現在腦子中,幾欲讓人發瘋。

似乎是被送進了急救加護病房,醫療管線佈滿全身,感覺身體被人搬來移去,恍惚中我又陷入黑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