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末世之刀劍橫行_10 (完)

久違的第十章啊~~
真是抱歉這麼久才將最後一章生出來。
末世一文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在結局的部份,採用了開放式結局。
都說結局難寫了,所以在這一章我也是很掙扎呢!
因為原來的計劃就是十章完結,所以,對於結局我是很早就寫好了。
總算,我將想表達的都表達了出來。
希望大家能喜歡~

最後,刀劍文出本計劃預計在CWT42 2月場正式出爐。

----------
● 第十章:就算打醬油也要HE
● 字數:2997
----------

「感覺如何?」沒有回答軍官的問題,鶴丸國永自顧地說著。刀尖,抵著軍官的喉結處,從下而上,緩緩滑過。肉眼可見的血珠,順時浮出,卻不滾落,像掛著的串珠般凝結。

血紅,倒映在金眸中。鶴丸國永側著頭,看著眼前之人因為憤怒而扭曲的面容,笑意,在唇際盪開。

只是下一瞬,刀光起落,兩聲悶哼聲從軍官身側逸出,尚不見殘影消散,司齊見那本該是已方異能者卻已呈現身首分離之狀,死得不能再死。

空氣中,滿是鮮血的腥味飄散。

面對突如其來的異變,原該是被脅制的軍官饒是心志堅定,不見絲毫慌亂。反倒先亂的,卻是他們自已了。察覺到冰冷的視線落在身上,司齊頓時一個激靈!

「大、大人?!」司齊驚慌了!

「你不是這基地的人。」鶴丸轉回身看著司齊,篤定的說著。

「……」張口欲言,卻不知如何開口。這一刻,司齊真的無比後悔去執行那次的任務了!只是他還沒想明白時,又聽到大人開始回答先前軍官的問題。

「合作。」鶴丸國永收回了刀,在四處找了一圈後,最後,坐到了大桌上,似乎在嫌棄那被鮮血污染的沙發。

「你覺得可能嗎?」軍官氣急反笑了。白髮青年都能和他的同夥反戈,這時候談合作不是笑話嗎?更何況還殺了他們這麼多的人,基地的損失可不是青年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呵,你沒聽明白我的意思。」鶴丸由上而下睥睨地看了軍官一眼,手指朝著司齊等人一指,「你並沒有拒絕的權力,就和他們一樣。」

「你!」軍官怒指。

鶴丸不耐煩聽軍官開口,逕自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貪圖什麼,我只是厭煩被騷擾的日子,所以也讓你們親自感受一下看看,如何?是不是覺得特別煩躁。」說完,鶴丸的目光再次落到司齊等人身上。

「至於你們……」說了太多話了,鶴丸覺得有點口干,不由舔了舔唇。

話語突然地頓止,無形的壓力逼迫著眾人,司齊等人只覺雙腿不住地顫慄著,從靈魂深處湧出的恐懼,一切,都讓司齊從沒一刻像如今般地懊悔。大人在當初的那場偷襲搶奪中沒殺了他們,那也不過是大人一時心血來潮時地憐憫。

不是早就親身驗證過人類和付喪神的武力戰鬥值,根本不在同一個等級上的戰力……怎戰?!

威脅的刀時刻懸在頸項上,在生存的權力面前,人類力量卻是如此的渺小。即使躲過了末世異變,人類為了生存所得到的強大異能,卻戰不過同樣變異的付喪神,只因為人類貪圖著更為強大的能力而一再地自毀前途,弱小、卑劣、貪婪、狡詐、殘酷……這不就是人性,呵。

眼神漸變堅定,司齊朗聲道:「大人,我和我的小隊真心歸順大人!」

「是嗎?」鶴丸似笑非笑地看著司齊,手指在桌上輕叩著,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不久,一道歎息後,軍官似也想明白了。末世生存,他們共同的敵人該是喪屍。對於付喪神而言,人類的地位同喪屍或許相同;然而,對人類這一方來說,消滅喪屍需要熱武,和付喪神爭鬥需要更多能力強大的異能者,資源若處於一直被消耗的狀態下,好不容易在末世中苦苦掙扎存活下來的人類,或許該面臨被這個末世汰滅的危機。而他現在該考量的,應該是如何讓人類適應生存於這個末世中。

也許,不與付喪神為敵,將會是對人類而言,最好的選擇。至於付喪神所言的合作,那也只是看在他是基地掌權人的身份上的好聽之語罷了。

「可以。」妥協後,答應的話也就不再那麼難以開口。

「很好!」躍身下桌,鶴丸來到軍官面前,說著:「我是鶴丸國永。」

軍官似乎愣了一下,忙道:「榊山浩。」

「期待我們的合作。」鶴丸打了一個響指,示意著司齊過來。

「大人,我以前是在曙山基地。」聽到現在,司齊怎能還不明白大人的意思。所以不待大人出聲詢問,便主動交待了。

「呵,你很好。」對於司齊的識時務,鶴丸還是很滿意的。

「東方曙山?」榊山浩神色遲疑了一下後,瞬時恢復自然。現在關心誰是哪個勢力,又有何意義存在?曜光基地既然選擇了與付喪神合作,相信不久後,其它的基地勢力也會面臨相同的抉擇。

生?或者死?

一切,端看付喪神的心意所定。

榊山浩跟隨著付喪神等人來到廣場,眼前,正圍攏著一圈人潮。

之前響徹基地的警報聲,早在一響起沒多久就被關閉,吸引過來的喪屍數量根本不足為懼。現在人群的攏聚,似乎根本不是在對付喪屍前的集結,難道又有什麼意外發生?

榊山浩重咳了幾聲吸引眾人注意力,或許是見到他們的到來,原來喧噪的聲音,頓時消失。人群自動的分開了一條通道,盡頭的情況,一目了然。

大火環圍的中心處,忽隱忽現地可見一人佇立。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爛不堪,然而這卻掩蓋不了那人所釋放出來的通身殺意,在距離那人的五步之遙,躺倒了一圈又一圈的死人。

那人只是持刀斜下,卻硬是讓大家不敢靠近,輕觸其鋒。

大俱利伽羅?!

見狀,鶴丸瞬間拋下跟隨而來的幾人,才剛靠近大俱利伽羅,迎面而來的刀勢,讓鶴丸不得不迅疾地抽刀招架!

「大俱利伽羅!」鶴丸一個轉身切入,抬手便是一拳直接揍向大俱利伽羅的腹部,試圖讓他清醒點。

空氣流動中,盡是利刃銳氣般地戰意,讓人血液幾欲沸騰,引得鶴丸國永的雞皮陣陣顫慄。他可不想在浪費了那麼多口水後,又得再和大俱利伽羅來一場消耗體力的廝殺。

「怎麼回事?這可不像你了!」鶴丸說著。

「別管我。」大俱利伽羅甩臂揮開鶴丸緊抓著的手。

「你遇見了誰?」鶴丸不懂大俱利伽羅為何情緒起伏如此劇烈,唯一能想得到的就是在大俱利伽羅消失地這段期間遇見他特別在乎的人,不然,無法解釋大俱利伽羅這般異狀。鶴丸直球般地一問,如巨槌般直接重擊在心中最軟弱的地方,讓大俱利伽羅不得不再度回想起刀刃穿透那人胸口時的觸感,以及最後面對那人的無情!

深吸了口氣,將胸腹中的怒火強壓下,大俱利伽羅不願與誰多談,只道:「之後若沒什麼事的話,把我放著就好了。」言下之意,就是不再與鶴丸同路了。

話語才說完,大俱利伽羅便明顯地表現出拒人千里,誰靠近誰死的模樣。

「也好,這裡的環境看來也還不錯。」既然大俱利伽羅堅持,鶴丸便也隨了他。

見大俱利伽羅點了點頭,隨即轉身疾步離去,幾個呼吸間,不見蹤跡。

「司齊帶上人,走吧。」鶴丸吩咐了一聲,先前早已分工並準備就緒的異能者,從人群的角落紛紛現身。

引擎的轉動聲,由遠而近,一輛裝載齊全的大卡從左側人群後方急馳而來,榊山浩一見大卡上的物資,眉目不由狂抽,那群異能者猶如土匪的行徑,這是要掏光曜光基地的節奏嗎?!

除了苦笑,榊山浩也只能硬生生地咬牙送出。

深深地歎了口氣後,榊山浩再看向那鶴立於眾人間白髮身影,意氣飛揚;更別說先前大開殺戒造成基地倖存者們的恐慌後,卻莫名飄然遠去的黝黑青年。

在這個末世裡,並不是只以人類為主角。或許只有付喪神們,才能隨心所欲,刀劍橫行。

 

離開了眾人之後,大俱利伽羅在密集的林木中疾奔,挾著滿腹怒意,所過之處總有樹枝斷落。胸口中的憋悶讓大俱利伽羅削砍著變異林木發洩著,身形如狂,然臉上卻是一副平靜無波的面容,冰冷而違和。

陡地,一絲奇異感,從心中深處瞬閃而過。這讓大俱利伽羅瞬間停下了一切動作,收刀回鞘,隨即轉身朝著來時之路回奔。距那被聳立的高牆環圍的基地前五十尺之處,再度調轉了個方向,身影投向了變異地木蓮樹林中。

心中的鼓動再加大,彷彿有什麼發生了。

踩在粗狀的木蓮樹枝上,碗口大小的木蓮花因為重力的震動,擻擻而落。

白的、粉的,煞是浪漫。

忽而腳步一滯,大俱利伽羅原狹長的金眸,倏地睜圓,不可置信地看著前方那本該消失之人,呼吸停頓。

似是心有所感,那人停下了步履,抬頭看向來人方向。

兩雙相似地金眸,一上一下,互相對視。

那人就那麼地站在飄散而落的木蓮花瓣下,如夢如幻般地揚起了一抹笑容,對著大俱利伽羅所站的方向說著:「嗨,我是燭台切光忠。」

時間似乎在此刻,靜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