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鮪魚脫刺

 

摸不著頭緒。

山本一早從進入教室開始,就見到桌上擺放著的戰帖,大剌剌的三個字「決鬥書」,寫的張狂而醜陋,一眼就可以認出寫得這字的人,用不慣東方所特有的文化──毛筆。

摸了摸臉頰,山本陷入了思考中。

沒想多久,決鬥書的主人已怒火高漲地靠了過來。

抬眼看著眼前面目兇狠的人,山本笑了:「獄寺,早啊。」

碰地重響,獄寺的雙手重重搥落在山本的桌上,不言一語,只是惡狠狠地瞪著山本。

「對了,獄寺,這是什麼?」山本指著桌上的戰帖,問著。

被問的人,對於對方不將他辛苦所寫的決鬥帖放入眼底,獄寺的額角青筋瞬間湧起。一踏向前,兇狠著揪住山本的衣領,怒口大吼:「決鬥書!棒球笨蛋!」

山本一手捂著被獄寺的聲音震得嗡鳴的耳朵,一手拿出書包裡準備好的早餐和牛奶遞向前:「你最好吃點早餐,飢餓感容易讓人火氣上揚。」

『……可惡,這個棒球笨蛋是故意的嗎?』獄寺渾身顫抖地看著山本,對他不知所以的表情感到火大,卻無法立即發作,只因十代首領就在後面緊張地看著他們。

甩開了山本的衣襟,獄寺搶過對方手中的東西,轉身走回位置上,同時,不忘回頭提醒著對方:「記住!放學後,器具室旁。」

 

樹蔭下,天末涼風徐徐吹拂,引得樹梢末節的枝葉颯颯作響,然而,卻趨不去底下人的怒燥。

獄寺一拳擊在樹幹上,不理會反震傳來的刺痛感,只是不耐煩的捻熄煙頭,然後再度燃起另一根煙。

可惡!他已經等了一小時了,棒球笨蛋竟然到現在還沒出現!

幾日前,里包恩先生為了山本有沒有資格加入彭哥列家族,而進行一連串的考驗時,因他的不小心讓十代首領陷入危機,結果讓棒球笨蛋救下了首領,才讓他對他另眼相看。

結果,沒多久,那個無理至極的混帳竟又故態復萌,對首領動手動腳的推打,甚至還比他更得首領的信賴!

可惡啊……他一定得讓那個無理的人見識到,誰才是首領最信任的左右手!

瞄了一眼錶上的時間,看著指針走到六點整的位置,獄寺的怒火徹底爆發:「啊啊!可惡……那個棒球混蛋,我要宰了他!!」

「哈哈哈……獄寺,社團直到剛剛才結束,等很久了吧,抱歉、抱歉……」遠處的一角,山本爽朗的聲音傳來。

沒有回頭,獄寺陰狠的點燃早已備在手中的炸藥,沒應聲,便直朝著笨蛋跑來的路上砸去。

連起的爆炸聲,瞬間響遍校園。然後,從煙霧瀰漫裡,緩緩地走出一人。

「哎呀……真是危險啊!獄寺,你這個招呼習慣真是不好……」

沒給對方再繼續說下去的時間,獄寺行動迅速地再度擲出數枚爆彈。同時,身體側轉從旁快速逼近山本的行動範圍,緊接著又是數發火藥飛去,隱約中,似乎可聽見獄寺的喃喃自語聲。

「我今天一定要海扁你……」

「喔!又是測驗遊戲嗎?」

面對著迎面攻來的獄寺,山本的臉上沒有任何的驚慌,有的只是躍躍欲試,以及些微的興奮。

這陣子和獄寺一起比試的各項遊戲,大大地提升了他在棒球上的打擊率,還有守備時對球道的敏銳感。這一切,都要歸功於獄寺所準備的各類玩具爆彈。

冷靜了下過度高亢的情緒,山本覷準彈藥爆開的空隙,身手迅捷的閃身,穿梭在煙霧裡,不時地格擋下獄寺揮舞而來的拳腳,接而抽出球棒反攻回去。

忽左而右,山本將獄寺擲來的爆彈一一擊飛。

身旋電轉,獄寺不死心的點燃各類炸藥,朝著那礙眼至極的笨蛋身後扔去。

「啊、危險……獄寺!」

「?!」

警兆,早在各類的戰鬥訓練中被磨練而成,此刻忽現在獄寺心上,無暇細想,獄寺直覺地將手中原本該投向山本身上的炸彈,全數擲向後方。

「等等、獄寺!」

山本出聲阻止不及,只有藉著彈藥炸開的餘波掠向獄寺的身影所在,同刻裡,伴隨而來的是大樹轟然倒塌,爆裂開來的斷枝殘幹,飛射而出,向四方擴散,擊打在兩人身上,席捲而來的火星觸發了獄寺周身隱藏的炸彈,見炸藥如火燎原般爆開在獄寺身上,山本猛地咬牙,使出一記「鮪魚脫刺」的手法,將獄寺身上的衣服全數卸除,然後翻身壓滾在獄寺身上,將兩人帶出爆炸的範圍圈。

一陣慌亂後,煙霧消散,校園再度恢復平靜。

「呼,終於停了。」山本看著被他們蹂躪到不成樣的校園一隅,無奈的說著。

「對了!獄寺,你沒怎樣吧?」

「……」

憤怒。滿心的怒火,讓獄寺無法出聲開口說出任何一句話,只能顫抖地宣洩著他又輸了的事實。現在,他全身被剝光地給山本壓在身下,不得動彈……可惡!!

「呃、抱歉,獄寺……為了救你,只有事急從權了……哈哈……」

山本看著身下一絲不掛,光溜顫抖又氣急敗壞的獄寺,訕訕的笑著。

陡地,腹部一陣劇疼竄上,山本冷汗直冒地想從獄寺身上滾開時,卻被一道力量阻撓。

「把你的衣服給我脫下來!」獄寺扯回想從他身上滾開的山本,咬牙切齒地的威脅地說著,陰鬱的臉上,盡是青筋浮動。

「喔喔……好!」

微愣了下,山本才意識到現在的獄寺窘況。

急急忙忙地將身上的衣服脫下,覆蓋在獄寺身上。

山本看著獄寺身上掛滿青紫的傷痕,以及他自已骯髒破爛的模樣,頓然想起社辦的急救用品,「獄寺…你…要不要先到我的社團去,那裡還有些球衣……」

山本的話從左耳近右耳出,獄寺只是不發一言的將山本脫下的衣服纏在下身,遮擋一切,然後,逕自朝著原先山本走來的路上離開。

緩步走了一會,卻不見後方的人跟上,獄寺惱火回頭大罵:「棒球笨蛋,你還不帶路!」

「……哈哈哈,知道了,跟我來吧。」

 

看著前方領路的棒球狂,獄寺不屑的撇撇嘴角,爾後,繼續跟上。

沉悶的氣氛在兩人周圍擴張,兩人一前一後的漫步在校園裡。

嘖!校園就這麼點大,那個混帳到底走到了沒,渾身涼颼颼的,而且又痛又麻,讓他感覺很不好,看著前方的笨蛋仍是走著,頓時,獄寺突然有種被耍了的直覺。

「喂!棒球笨蛋!」

「嗯?」

山本停下了腳步,轉身回頭看著後方。

見著獄寺一副淒然慘澹的模樣,一股莫名地笑意爬向臉上。

「混蛋!你笑什麼!你在耍我對吧!」

「咳…沒有、沒有……」

獄寺看著山本急於否認的態度,更肯定了他的確被耍了的念頭!

張手想掏出身上的炸彈,才陡然察覺他身上所有的東西,在剛才那場的決鬥中,毀了。

「靠!」生氣地低咒了聲,獄寺突然失去了想衝上前揍人的心情,只是轉身離去。

「等等、獄寺……」眼看著獄寺要離開,山本忽然急了,大步的追了過去,阻止對方離開。

「放開我!混帳!」

「別生氣吶……」

山本雙手死死的鉗制著掙動不已的獄寺,好聲好氣的說著,同時,卻是邁開腳步,拖著獄寺朝著棒球隊上專用的浴場走去。

「放開!靠……你耳背啊!」獄寺無力的發現,他的掙扎毫無效果後,只好開始破口大吼。

「等會吧!你先將身上清洗一下……」話語突然停下,猶豫了會,山本便直接帶著獄寺往淋浴間走去。

不理獄寺的怒罵聲,山本將他推向裡間。

順手扭開水閥,溫熱的水流,沖向了獄寺的傷口上,洗去了打鬥後的血污,除去了一路上的寒意。

「靠!痛死我了,混帳……你幹什麼?!」

「……我去找件衣服。」

莫名奇妙的被拖來,然後,又莫名奇妙的被拋下,獄寺火光的扯住山本的手臂。

「你給我說清楚,你是什麼意思!」

「……」山本上下的瞄了瞄在水柱的沖洗下,春光再度乍現的獄寺,若有所思。

然後,一縷笑意在唇際泛開。

「你今天生日。」

「去他媽的生日,我的問題是:『你這是什麼意思?』」

「阿綱他們在體育場準備了你的慶生會。」沒有回答獄寺的疑問,山本忽而緩慢的接近他。

「喔……十代首領要幫我慶生!」聽見首領準備幫他慶生的答案,獄寺臉上原本兇惡的表情,頓然瓦解,喜不自禁的笑開,卻忽略了山本的異樣。

「不過,我突然想起你今天找我決鬥的目的背後……是不是有著什麼特別的含意……」山本雙手張揚的撐在牆面上,將毫無自覺的獄寺圈在中心。

「什麼目的?」陡地回神,獄寺被眼前放大數倍的臉嚇了一跳。

「喂!你靠太…唔嗯……」

未完的話語,消失在糾纏的唇舌間。

獄寺惱怒的瞪視著眼前忽然變成禽獸的山本,身體不自覺地用力反抗著對方。

結果,卻是變相地挑起了山本的征服慾,而更加深了兩人雙唇間的舔吻。

空氣被奪、行動受制,獄寺頓時察覺他讓自已陷入無法挽回的錯誤中,直到昏迷之際,彷彿聽見『生日快樂』四字傳入耳中。

山本看著攤軟在懷裡的獄寺,淡淡地笑開:「生日快樂,我的獄寺。」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