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末世之刀劍橫行_9

纏鬥所形成的刀壓氣旋四散開來。

柊真怔愣地看著戰鬥中心的兩人,臉色蒼白。即使已離戰圈一段距離,仍不可避免地被傷到。死抿著唇,不讓痛哼聲逸出而影響到燭台切光忠,然逐漸流失的體溫,卻讓她明白或許她再也撐不了多久。

不明白,為什麼燭台切光忠要保護她?

從燭台切光忠背離她的瞬間,她和他所連結的精神絲,早已斷開。然而預期中的精神反噬卻沒有到來?這根本不合常理。

自她初次掌控燭台切光忠的那天起,就一直面臨著被反噬的痛苦。精神層面的爭戰,從開始就沒落下一日。

再擁有了自主靈識後,沒有人或者說生命體,會願意成為其他人手中的傀儡。

只是現在,控制的付喪神甦醒了,結果卻沒殺了她!

柊真神色複雜地看著燭台切光忠戰鬥的背影,眼神,在她未察覺之時,是留戀而痴迷。

刀刃交擊,或劈或砍,大開大合,鏗鏘聲,不絕於耳。

柊真的精神似乎恍惚了一下,同時刻,燭台切光忠的動作也微不可察的停頓半息。

見機,大俱利伽羅瞬身襲上。刃文和刃先的碰撞,激出一長串火花。

最終,大俱利伽羅率先格開了燭台切光忠揮斬而來的刀式,只是輕了一瞬的力度,大俱利伽羅立刻發現異狀,燭台切光忠竟然放棄了變招!

認知到此,大俱利伽羅已然不及收招!不過瞬息,便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刀尖吻上了燭台切光忠的胸口。

刀刃透體,噴灑而出的鮮紅,直接刺痛了大俱利伽羅的眼!

「不!」嘶聲裂肺,是那個女人的叫聲。

大俱利伽羅怔然地看著燭台切光忠,怒氣、殺意,在這刻全消失不見!

耳廓傳來的溫熱氣息,讓大俱利伽羅持刀的雙手不由一顫,卻是不敢動彈。

燭台切光忠看著那近在咫尺卻僵直不動的大俱利伽羅,輕淺地笑了出聲。雖然是初見,但卻已經認識了很久了呢。抬手輕撫過大俱利伽羅的臉龐,像似在對待著許久不見的珍寶般,專注而仔細地描繪,想將此刻、此人刻劃入心,即使不久後將靈魂俱滅,也不願放棄。

他該會很生氣吧!

燭台切光忠想著,眼神便暗了一瞬。轉手覆上大俱利伽羅的手背,拉過一吻。輕聲地說出「對不起」和「別殺她」後,話語嘎然而止。

驟然迸發的黑焰,瞬間吞噬了燭台切光忠的同時,也點燃了大俱利伽羅原本消退的怒氣!

不及收回的手,頃刻便被灼燒的黑焰舔上,剎那便焚毀了大俱利伽羅的上衣,乍現的黑龍,像在黑焰中穿梭,若隱若現,交相輝映。

不多時,恢復成燒刀本質的燭台切光忠,落在了大俱利伽羅手中,才觸碰到,便吋吋崩裂!

燭台切光忠,他怎敢無情至斯!怎敢!

無法宣洩的怒火,堆積心頭。倏地,一縷鮮紅從口中逸出。

大俱利伽羅轉頭看向遠處那被燭台切光忠力保的女人,金眸,驀地變得冰冷。隨即,卻是轉身離去。

只因,那是燭台切光忠的希望,他無法殺了她!

另一處。

看著失去知覺、無法行動、躺屍一地的人,司齊的內心正忍不住地陣陣心虛。

他從來沒想過,原來他的異能還可以這樣使用……像電擊一樣麻痺人的心臟後,再給那些阻擋他們的人來那麼一下,呵呵。那感覺,司齊都不知要如何形容了!

這樣,既保證了他們不死,還能達到恫嚇目的。

抬眼,司齊看向被他們制伏而獨留下來的將級軍官,見他噴火憤怒的雙眼,恨不得生剝了大人的扭曲面容;然後再對比著大人那如遊戲般閒散,一派地氣定神閒,淺金眸彎彎、唇際揚起的模樣……司齊總覺得有排排黑鴉飛過天際。

大人那一副見獵心喜的模樣,是在鬧哪樣?

雖然將級軍官已屆中年,保養雖好,但那模樣和大人比可謂天差地遠的,而且透著一股子陰沉……怎麼看,就怎地讓人不舒服!

只是這種詭異的局面,又該如何解釋?

難道,這次的攻擊行動大家都猜錯了?大人並不是要征服這個在倖存者中數一數二的曜光基地,而只是僅僅為了滿足大人的惡趣味嗎?

再偷瞥了一眼大人和軍官兩人,司齊頓時渾身一陣惡寒!只是沒等司齊想明白,便聽見了將級軍官開口。

「你們到底想要什麼?」將級軍官視線掃過闖入的幾人一眼,最後目光停留在白髮青年身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