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末世之刀劍橫行_8

瞬間湧現的殺意,如刀!

周圍,驚惶的人類在戰鬥拉開前,早蹌踉而逃。離著大俱利伽羅最近的柊真感受尤其深刻,那迫面而來的刀意,刮得臉頰生疼,血液幾近凍結,讓她無法像其他人一樣逃走。在那人再睜眼的瞬間,她連同她手中的燭台切光忠早已被氣機鎖定,無法脫逃!

電光石火間,她只能憑著直覺,下意識地催動和她有著精神鏈結的燭台切光忠發動攻擊,以攻代守,直接迎向大俱利伽羅揮面而來的刀勢。

勢沉剛猛的一刀,氣浪從刀刃相交的剎那,迅速擴散。強烈的氣流,將頭髮吹撫得向後張揚。

一劈一擋,不過眨眼;而後,一觸即分!大俱利伽羅和被操控地燭台切光忠,兩人,竟是不相上下?!

大俱利伽羅瞇眼,在這一擊中,似乎有種奇怪波動。

同時,柊真也察覺到了異常。她的精神異能開始不受控制,如潰堤洪水般兇猛的向燭台切光忠湧去,倏地,臉色剎白!

大俱利伽羅想不明白那股奇怪的波動,便不再深想,只要繼續下去,答案自然會浮現!勾轉著手,將刀身橫亙胸前,午後的陽光舔上手中持握的刀身,反射出其上的龍纏劍之形。

大俱利伽羅不再給柊真任何喘息之機,接連地破空聲響起,柊真只覺眼前白光炸裂,接著,渾身的氣力驟然流逝!腿一軟,柊真差點跌落,持刀觸地撐著自身重量,斗大的汗不住滑落,精神和體力潰散,讓柊真頓時壓不住被反噬的痛苦,腥臊的血氣倏地竄上,突破喉間,從嘴角淌出。

柊真的異常,引起了大俱利伽羅的注意。波動異狀愈形明顯,彷彿像被什麼強韌的薄膜束縛住般,無法掙脫。

不過分神瞬間,脖頸處立即傳來一絲劇痛!

看著燭台切光忠的刀刃上沾染的鮮紅血跡,大俱利伽羅眼底瞬閃過懊惱及怒意。由下往上,反刀疾速蕩開直刺右眼而來的刀尖,矮身頓步,倏地前衝,視野所及,是一道道弧光閃現。

邊戰,燭台切光忠原本遲滯的攻勢早已消失,愈打愈順,動作愈形加快;而大俱利伽羅亦不惶多讓,只見兩道黑影如同暴風閃電一樣倏地穿梭。焦黑的土地上,不時可看見陷落的腳步印記,以及開裂的紋路,刀身交錯瞬間,更是發出了令人牙酸的刺耳音!

忽地加快的戰鬥節奏,迅猛地令人心驚!

引、劈、擋、撩、刺、勾、撥,一招一式,燭台切光忠所揮舞的刀法,讓大俱利伽羅熟悉得恍若昨日重現。

三人似乎陷入了某種奇怪的僵持。然而,在眾人未注意間,燭台切光忠原本平靜無波的目光,陡地染上了一絲情緒。

一旁,柊真臉色早蒼白如紙。大俱利伽羅的所有攻勢,全是向她襲來。即便她再如何的操控著燭台切光忠格擋,身上仍是不可避免地被刀風劃開了好幾道血口,只消片刻便浸染全身。疼痛的刺激,不時提醒著她需要儘快找個地方避退,但卻又不能離開燭台切光忠的付喪神太遠。

兩名付喪神的戰鬥,非她一名人類可以抗衡。精神系異能,讓她無法像其他攻擊系異能者般參與戰鬥,她只能竭盡全力地控制著付喪神不脫離掌控!再找到一顆足夠讓她藏身的變異木蓮樹後,柊真費力地將手中那恢復成鋒利的太刀砍在樹身上,藉著缺口,艱困上爬。

好幾次,都從樹上滑下。雙腿顫抖地無法施力,柊真死咬著牙關,勉力將自已掛在離她最近的枝幹上。精神力已近枯竭,腦仁痛得讓她想直接一頭撞死在樹上。但是,不行!她還想活!

頓時,猛烈爆發的求生之意大過死亡的恐懼。刃身兀自輕顫,似乎引起共鳴。

柊真眼睛倏地瞪圓地看著被她嵌在樹上的太刀,竟迅速退去鋒銳,恢復成那令人心痛地焦黑姿態。

同一刻,交戰中的燭台切光忠,驀地消散!

一擊落空,大俱利伽羅只怔愣一瞬,腳下迅疾錯步回身。似有所感,大俱利伽羅冰冷地目光直射向操控著燭台切光忠的異能者。沒曾想,卻讓他見到了怒不可遏的一幕。

大俱利伽羅,身如離弦之箭,刀若靈蛇般地朝柊真眉眼中刺去。將將貼近,旋即又被一道重力迫開!

金瞳收縮,熟悉地觸動,再度竄上心頭。

抬眼而視,眼前,是頃刻間出現的燭台切光忠。

四目相對,只見燭台切光忠原先空洞的瞳眸,已然燦若有神。盈盈笑意浮上眉間,卻讓大俱利伽羅感覺他的心似乎被重擊了一下,有些窒息。就連握著刀的手,都不由地顫抖了起來。

「別殺她。」

柔和而熟悉的中低男音揚起,似乎帶著一股寵溺的語調。聽著,卻是讓大俱利伽羅不明白燭台切光忠的意思。

直到一聲驚怵地短音打斷了兩人對視,大俱利伽羅才反應過來燭台切光忠到底在說什麼!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燭台切光忠竟然坦護起了那女人。原來,剛一瞥眼間,並不是錯覺!

恢復神智的燭台切光忠,竟然心向人類。

怒意燃燒著理智線,大俱利伽羅死抿著唇,目光掃過燒刀狀的燭台切光忠的本體,和那一地的被灼燒焚毀殆盡的刀具。對於燭台切光忠的行為,讓大俱利伽羅感到了被背叛的憤恨。

不可原諒!大俱利伽羅黝黑的臉,盛怒之下,竟是浮起了一抹艷紅。

怒氣沖發,雙眸透出了狠冽地殺意。

不是毫無感覺。燭台切光忠在感受到了大俱利伽羅刻意散發出來的怒氣和殺意後,輕歎了口氣。摸了摸柊真的頭,燭台切光忠知道她此時早已油盡燈枯,此刻強撐,也不過是曇花一現。無論是他,亦或是她。

「這並不是她的錯。」燭台切光忠說。

「那又如何?」大俱利伽羅根本不想去聽燭台切光忠的辯解。嘴巴張了張,最後卻只憋出了這幾個字。

僵硬的語調,讓燭台切光忠不由回頭。一見到大俱利伽羅那不善言語的表情後,卻忍不住失笑。

安置好柊真後,燭台切光忠對著大俱利伽羅說:「那麼,我們再打一次吧。然後,就放過她。」

不祥之兆,突現。

大俱利伽羅眉間鎖得死緊。思緒流轉,想著燭台切光忠到底是什麼意思?是要和他戰至生死存亡的最後一刻嗎?

抿唇,抬眸,目光對上燭台切光忠那堅毅而視死如歸的眼神後,大俱利伽羅身形猛地一震。

不再遲疑,大俱利伽羅立刻拋棄腦中所想,騰躍如飛,拔刀而出,刃尖,直奪燭台切光忠面門而去。

既然要戰,便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