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末世之刀劍橫行_4

 如果角色真的OOC了,就請原諒我吧……因為那是刀劍們叫我這麼寫的(逃)

----------
● 第四章:末世吃什麼
● 字數:1928
----------

落日餘暉灑落。

暈黃的暖色調,染上鶴丸國永那雪白的髮色,見著便讓人覺得有股暖意浸染全身。支著頭,橫臥在塌塌米上,看著眾人忙碌,大俱利伽羅又不知窩到哪個角落?

眼前,那沒用的風系異能者抱來了一顆變異後的蜜桃,約有臉盆大小。末世後,能吃的東西也只剩下無侵略性的果樹上的果實了,其他在地裡種的,全被黑霧以及惡劣的氣候給禍害殆盡。

食物,變得乏善可陳。

好不容易成為了人,老天竟然連吃的東西都不給了!口腹之欲無法被滿足,還得得面臨和人類競食生存的問題,而外面的怪物,或者該說喪屍──人類很奇怪地喜歡用「喪」這個字來區分族類──卻可以幸福地見到什麼就吃什麼,一點都不需擔心是否吃壞肚子,這不存心要讓人忌妒嗎!活該他們被消滅。

面前,放著風系異能者已經切好的蜜桃,一看,鶴丸國永就不由想嘆氣。任誰在連續大半年都吃同樣的食物後,挑食的胃也會開始鬧起了革命,它任性地宣示著拒絕再接受「蜜桃」這個食物,無論弄得多色香味俱全,但那仍脫離不了本身就是蜜桃這一事實。

「你們就沒帶任何的食物過來?」推開了眼前那讓他倒盡胃口的蜜桃,鶴丸國永問著龜縮在一側,像小媳婦般想裝不存在的風系異能者。

「啊?」突然被問到,風系異能者頓了一下後,急忙回話:「有、有的!大人。」

風系異能者抬眼看著鶴丸國永大人用眼神催促著食物的下落,才想到他們這一趟出來帶了足夠十天份量的食物,只是食物在車上,而車子卻被圍在喪屍群中間……想到此,風系異能者臉色有些發苦。大人不會是想要讓他一個人去取食物吧?

兩人正僵持著,霍然地一重物落地聲響,打斷了這一室靜默。

大俱利伽羅曲肘扭動了一下手臂,舒緩著重物所帶來的僵硬。不吭一聲地用眼光掃向風系異能者,睥睨的神情與銳利的金眸相互輝映下,形成一種獨特地森然感。

風系異者者顫抖了一下,手腳併用,快速地從拉門口衝向被大俱利伽羅大人丟置在地的重物處。不用開口,他也能得知大人這是要他處理食物了。不敢再遲疑,風系異能者抓抱起那如黃金獵犬大小般沉重的倉鼠,快速逃離這一直讓他不安的地方,叫上了正在黏紙門的司齊、胖子和水系異能者,一夥人衝向了廚房所在之處。

「哪兒找到的倉鼠?」鶴丸國永沒有管異能者們的舉動,只是翻了個身,蹭向了大俱利伽羅的位置所在,好奇地問著。

很奇怪,這場莫名的末世似乎將所有雜食性的動植物都變成了喪屍,而食草類或食穀類的動物則像是絕跡了般,不見影蹤。若不是在某天心血來潮,因受不了蜜桃的荼毒,拉著大俱利伽羅紮入了早已變成了原始森林的櫻花樹林中,打起了那些飛禽喪屍鳥的鳥蛋的主意,也不會僥倖遇上了正在吸食櫻花蜜的蜂鳥。再將那隻蜂鳥擊殺之後,才得知,原來並不是所有動植物都成了喪屍這一讓人絕望的事實。當然,能改善餐食是很好,只是,想要找到純粹的食草或食穀性的動物,真的很難!

牠們似乎具備了感知危險的天賦,輕易不在喪屍或人類跟前出現。即便遇上,牠們對於任何有威脅或惡意之事,所形成的攻擊力,強悍地令人咋舌。若不是僥倖碰上,或許他們還在苦哈哈地吃著讓人想吐的蜜桃。只不過,人類似乎恐懼著所有形體過大或是會威脅他們的所有物種,未能發覺除了末世前已製成成品的食物外,還有食草或食穀性的動物可以吃的事實。當然,這並不是重點!

今天竟然又讓大俱利伽羅抓到了一隻倉鼠,想想,怎地不讓人興奮!

沒指望大俱利伽羅回答,鶴丸國永只是掀開了他那已被鮮血染硬的袖口。腕臂上囓齒狀的傷口遍布,即便知道可食用的倉鼠不具有喪屍毒性,但那明顯已經發炎紅腫的傷口,仍是讓鶴丸國永看著皺眉。

拉著大俱利伽羅起身,去往異能者們聚集之處,喚來水系異能者,讓其直接在大俱利伽羅的傷口上用水沖洗,直至泛白不見血跡,才讓水系異能者停手。眼利的土系異能者早已從腰包處掏出了包紮用藥品,遞給鶴丸國永大人,收獲了讚賞的眼神一枚,正高興得不著邊,卻被轟然的爆炸聲響,嚇得心臟亂跳。

一股刺鼻的焦味傳出。

幾人朝著了焦味來源看去,便見司齊和風系異能者焦黑地站在爐前,而大俱利伽羅獵到的倉鼠肉則大半變成焦碳,生生地糟蹋了大俱利伽羅的心血。

無端揚起的風暴,將鶴丸國永的髮絲吹得飛揚,似有暗黑的氣流在割裂著眾人的心。異能者們戰戰兢兢的縮在原地,不敢妄動。

「做烤肉!」大俱利伽羅外散的殺氣有如實氣,若不是被鶴丸拉著,異能者們早該身首分離。丟下了一句話,讓鶴丸自已看著辦,便頭也不回地出了廚房。

撫著額,鶴丸國永也認知到了錯誤,他以為人類都是善廚的,沒想到留下的幾人竟然全是廚藝白痴!揮了揮手,讓眾人按照大俱利伽羅的吩咐去做,另外再獨自招了司齊一同離開。

他想,這樣下去可不行!他不想除了蜜桃外,就只剩「烤肉」可以選擇,或許他該謀劃一下了。

思即此,淡金的瞳眸,一道流光瞬閃而過。從尾椎處竄襲而上的顫慄,讓他的血液不住叫囂,唇角微勾,對於之後即將發生的事,躍躍欲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