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1

    追蹤人氣

【刀劍亂舞】末世之刀劍橫行_2

「付喪神?什麼難聽的名字。」被喚做付喪神的人低喃,眉頭緊皺。一頭白髮下,被遮掩住地淡金色瞳眸倏地變深,明顯是不滿被人如此稱呼。

闖入的幾名男子,在經過最初的驚惶後,趁著白髮青年喃喃自語,迅速將其包圍。

雙方對峙。

青年,感受到威脅,抬眸,饒有興致地看著合圍的眾人。水幕屏障、電流流竄、風刃……

「呵,比上次那波人有趣多了。」淡金瞳眸透出興奮噬血之意。

「後撤!」臉上有疤的男子聽到付喪神的話,心頭一驚,立即大吼。手中繚繞的電流在提醒眾人後,瞬時朝著付喪神疾射而去。到得此時,男子才知道為何這附近的喪屍眾多,但庭院建築卻仍保存完好,不見破壞痕跡。他們低估了這名付喪神,而且很明顯的,他們中計了!

「反應不錯。」電流在襲至青年面前,瞬間被一縷刀光擊散。輕點著頭,青年對著傷疤男的迅速反應,給予正面評價。

不過轉瞬間,傷疤男子才在喊後撤,白髮青年卻已脫出了包圍中心,出現在眾人身後。

「小伍,風旋!」傷疤男急吼!風旋還來不及發出,下一刻,那叫小伍的男子,身體卻在眾人眼前被斜分為二。

見此情景,大家臉色都難看起來。因為他們竟然完全看不見那名付喪神是如何出刀!

聚集成團,回轉看著踏步逼進的付喪神,似乎對方每走一步,便有無形威壓迫面而來。口水不自主的吞嚥,雙腿顫抖,傷疤男看著一同闖進的六人,不過轉瞬間,便消亡一人,心裡不由開始暗暗地後悔起這趟任務。

「不掙扎?」青年側頭,持刀的右手緩緩畫了半弧,將刀身上沾染到的鮮血甩脫,收刀。看著一夥人全擠在一塊瑟瑟發抖,頓然覺得無趣。唇邊原本未散的笑意消失,右腳踏前成弓形步,微蹲,起手拔刀姿態。他想,該結束這場無聊的殺戮了。

傷疤男一見付喪神擺出的姿勢,便知道他們這群人今日別想逃得掉。一思即此,咬牙將匯聚在手的電芒再加粗數倍,直至腕臂粗細,其他人見狀,亦將本身的異能極力催動,眼神,視死如歸。

時間在此刻,似乎變得極緩!空氣膠著,沉重地讓人幾近窒息。

尚餘一名的風系異能者,率先發動!如柳葉般地風刃快速朝著付喪神攻去!土系異能者為達出其不意,隨後跟進,企圖將付喪神禁錮。傷疤男的電系異能,配合著水系異能者,在水龍捲中流竄,從四方進攻。被包圍在五人最中的男子,持槍伺機而動。

淡金瞳仁倏地縮成一豎!舌頭輕舔過唇瓣,青年咧嘴而笑,任由風刃直撲而來。噗噗輕響,白無垢、小袖、衣袴瞬間被割得碎裂,鮮血從長襦袢透出,血氣擴散,引得在圍牆外的屍吼聲更加劇烈,碰碰地撞擊聲,顯示著外面的瘋狂。

疼痛的刺激,讓青年體內的血液沸騰,白色地髮絲飛落,從眼前消失的剎那,青年終於動了!

順著水龍捲的漩流,青年快速閃走,旋身間,藉破地而出的土刺,疾速躍跳。極靜到極動的過程,只一呼吸間,異能者所發動的攻擊,全數落空!

刀光飛舞,將隱藏在水柱中的電流一一破開。碎芒朝著人類電射而去!

傷疤男慌忙下,只來得及施展電網阻攔,細密的電網舖開,卻仍無法完全避開所有攻擊。此起彼落的痛嘶聲響起,出現在身上的傷口,竟大多是被已方的異能所傷!真是諷刺。無暇查探傷亡情形,頃刻,刀光已近在眼前!

死亡的鐮刀懸掛於頂,「不不、住手!」眼見不敵,傷疤男只來得及出聲嘶吼,想試圖阻止隊員的傷亡。

彷彿過了有那麼一刻鐘,又似乎沒過多久,傷疤男以為死了?再回過神後,才發現付喪神的刀尖緊貼在喉間,未再寸進!

「好。」

飄進耳裡的一字,讓傷疤男的腦子無法回轉是什麼意思?眼睛連眨數下,才後知後覺的發現,付喪神竟然放過他們了!

說好的生死相搏呢?說好你死我活呢?說好的不死不休呢?就這麼結束了嗎?

你不是付喪神嗎?就這麼放過了我們好嗎?我們可是貪婪卑劣的人類啊!

直到看見付喪神將刀收起,退後數步,傷疤男才驚覺到,他們真的躲過了一命!

心神一放鬆,腿腳便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重量,眾人一一跌落在地,似有七、八聲響。嘴角不由泛起苦笑,到底還是有人死了!原該被他們圍在內圈的持槍同伴,成了屍體,而存活下來的,都是異能者。

「奴隸們,來說說接下來的分配。」青年似乎很開心,連忙蹲到眾人面前,只是那舉動似乎有點痞。

「你,名字。」青年首先就指著傷疤男,這男人領導意識不錯,異能是電,以後的用途應該很廣。呵、不錯!

「司齊。」傷疤男一被點名,不敢拖延立刻報上名字。

「你負責把那修好。」青年點點頭,指著之前被破壞紙門說道,接著開始分配各人的工作。

再將眼光移動到一名水系異能者時,「我是……」被瞄到的水系異能者緊張了一下,正打算報上名字,卻直接被打斷,「你把環境整理一下,這些屍體扔到外面去。」

水系異能者傷心了,連名字都不給說。

「你,把這被你掀得亂七八糟的地給我夯實。」然後,指著一個胖子說。

「……」土系異能者連表現的機會都沒,直接就被攆去工作。

接著,眸光回轉,青年盯著最後一人,直看得僅剩的風系異能者冷汗直流。想了老半天,卻想不出來要派什麼工作給他?這讓青年開始有些不耐煩起來,原本消弭的殺意,隱隱浮現。

「別殺我!」風系異能者著急地開口。深怕下一瞬間,會和之前的同伴一樣,被付喪神分屍。

「那你說說你有什麼用?」青年不滿地開口。

「我、我……」風系異能者快要急哭了,他也不知道對於付喪神來說,他能有什麼用。耳尖地聽到刀出鞘的聲音時,便開始口不擇言:「天熱時吹風散熱!」

「嗯……」青年歪著頭,算是承認了風系異能者的功用。眼角的餘光似乎瞄到了一抹黑影快速閃過。唇角揚起,看了看目前沒什麼用的風系異能者,說道:「你去西側院那,幫忙那傢伙砍些木頭回來吧。」

「好了!開始工作。」青年拍了拍手,站起身時似乎想到什麼,又道:「以後別再讓我聽到『付喪神』三個字!我的名字是:『鶴丸國永。』」

語畢,便心情大好的丟下他們,轉身回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