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聖誕老人

2006.12.30 完成的遲來的聖誕文…

十二月二十五日 聖誕節。

早在聖誕節的到來之前,跟流行慶祝的商家們,便已迫不及待的開始擺出琳瑯滿目的聖誕商品出來,好能夠在這個節日好好的賺一筆。

雖然,聖誕節實際上是基督徒為了紀念耶穌誕生的一個重要節日,但是卻有著更多的人相信在這天是聖誕老人出現,然後發送禮物給乖小該的日子,而最主要的耶穌或許早已被遺忘。

而這邊,也有一個相信著聖誕老人的小孩……………




十二月二十四日 平安夜

抬高細瘦的小手,費力的擦拭著斑駁脫漆的招牌,長達一年的灰塵、污垢彷彿黏在上頭般,不論多麼地使勁去擦,招牌上的灰塵仍是存在,雖然已是年久失修的招牌了,但從痕跡上能可看出上面刻寫著『尼諾孤兒院』五個大字。

搓搓被凍紅的指頭,四歲的奕勂不放棄的繼續清理工作。

「你幹麻那麼認真?」旁邊站著一位男孩開口,他和奕勂一樣被分配到清潔大門的工作。

「工作做完,就有聖誕老公公。」軟軟的童音揚起,該是可愛而悅耳的音色,卻參雜著牙齒打顫的聲音,讓話硬是走了調。

「哼、那是院長騙你的!」男孩不屑的話語直接打破奕勂的信念。

「沒有!」奕勂反駁,沒頭沒尾的。

「世界上才沒有聖誕老公公!」男孩嘲諷著奕勂的想法,點破事實。

「沒有!!」不善表達的奕勂生氣的將抹布往男孩扔過去,他討厭人家說沒有聖誕老公公。

「可惡!」男孩生氣的踢開掉在地上的抹布,一拳打上奕勂的頭。「本來就沒有,難道你有看過嗎!」

「沒有、沒有…」一手摸著被打痛的頭,奕勂哭著反駁,另一手則直接拍上了男孩的臉上。

頓時,兩名男孩打作一團。

吵鬧的聲音吸引了其他小朋友的注意,順帶的吸引了院長出來。

「你們在幹什麼!!」見到大門口的狀況,院長大罵出聲,一手一人將纏打在一起的兩人分開。

「給我住手!」拉開了男孩,院長看著左右兩端仍是一手來一腳去的情形,不由怒火中燒,放開兩人各給一掌,響亮的巴掌聲不同於小孩的力道,立現於兩人的臉頰上,也讓交手的男孩安份了下來。「其他人繼續工作,沒做完不准吃飯,你們兩個跟我進來。」


「為什麼打架?」將男孩們帶進大廳,院長開口質問。

「……」沉默在兩名男孩間。

「說話!」院長再度開口。

「…聖誕老公公。」奕勂哭哭咽咽地開口。

「……」另一名男孩仍舊保持沉默。

「什麼聖誕老公公?」院長問。

「沒有…沒有聖誕老公公…」奕勂想著男孩告訴他的事實,哭的更兇,因為他真的沒見過他。

「哼!」男孩轉頭不理。

想了一下,院長已得出了結論,反正不外乎又是為了有沒有聖誕老人在爭執,也好,今年可以再省下兩份禮物。

「沒有聖誕老公公了,奕勂。因為你不乖,和朋友打架,所以今年聖誕老公公不會給你禮物了。」

聽到院長的答案後,四歲的奕勂終於放聲大哭,因為他只知道,不管有沒有聖誕老公公,今年他都沒有禮物了。

「好了,別哭了,奕勂去廚房幫忙。冠杰,你去把剛剛的掃除用具拿進來,然後幫忙擺碗筷。」院長快速的交待完畢後馬上離去。

「看,我就說沒有了。」名叫冠杰的男孩終於開口。

「嗚…嗚…」不想聽對方的聲音,奕勂哭嗒嗒的乖乖地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就是沒有聖誕老公公,你死心吧!」見到奕勂不搭理他,一股怒氣便竄了上來,冠杰朝著奕勂的背影大聲而惡質的說著,繼續粉碎奕勂的美夢。


直到用餐時間結束,奕勂依舊抽著鼻子,本來清亮的大眼,因為哭過頭而紅腫的像青蛙,讓秀麗的小臉蛋打了折扣。

「現在大家把想要的願望還有禮物,寫在這張卡片上,然後,放進這個襪子裡,寫完的人可以到徐修女媽媽那兒領顆蘋果………」

院長的聲音,不大不小的宣染開來。

奕勂用著欽羨的眼光看著小朋友們拿到卡片和蘋果,而他只能和今天傍晚打架的人待在一旁,看著空空的雙手,眼淚又滾了下來。

「齁、你別哭了好不好!煩死了,一直哭一直哭的!」站在奕勂旁邊聽著他的哭泣聲,冠杰終於受不了地抱怨,反正拿不到禮物已經成為習慣,他才不想和其他人一樣白痴。

因為聖誕老人從來就不曾實現過他的任何願望,而且拿到的禮物也從來就不是自己想要的。

問了院長,也只會說:『人不可以太貪心,禮物是上天的恩澤,所以要學會感恩……』什麼什麼的說了一堆,結果最後來個一句,有所得就要有所付出,然後再加倍的奴役我們工作。

所以,見到天真地相信有聖誕老人的奕勂,看著他那雙彷彿有著閃亮光芒的大眼,就忍不住要破壞,打破他所相信的妄想,因為……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聖誕老人。


「你走開!」奕勂說。

「你自已不會走開!」冠杰斥駁,看到奕勂哭個不停就討厭。不疑地,他伸出了手使勁地捏上了他的臉頰。

「啊、我討厭你!」吃痛,讓奕勂拼了命地推開對方。他今天已經沒有卡片了,他不要再沒有蘋果,所以他只好用罵的。

「我也不喜歡你!哼!」拍了拍被推的胸口,冠杰私下再踢出一腳後轉身走開。

「哇─嗚…嗚…」撫著被捏痛的臉頰和被踢的小腿,奕勂的聲線再度放大。


等到大家寫完卡片、領完蘋果,院長招了手讓吵架的兩人來到她身邊,「來、這是你們兩人的蘋果。奕勂,下次不可以打架,不然就會像今天一樣,沒有禮物,也沒有聖誕老公公喔,好了你先和大家回去睡覺。」

院長摸了摸奕勂的頭,展現著讓人厭惡的笑容說著,見到奕勂乖乖地點頭回房,直至不見蹤影才滿意的轉頭看向冠杰。

「你就不能安份點,你已經讀小學四年級了,老師有教過不可以欺負弱小不是嗎!為什麼每年都要打架?你以為是誰花錢讓你們去讀書……」

看著桀傲不馴的冠杰,院長開始曉以大義。不過心理倒是為了可以省下兩份禮物的錢而開心,雖然說的頭頭是道,但是對於每年都可省下錢這回事,她倒是不介意冠杰繼續打架,只是該說的還是要說一下,「……下回不可以再打架,好了,回去睡吧,今天你和奕勂一起睡,記得要和他道歉,知道嗎。」


冠杰默不作聲地聽著,直到聽見院長叫他去和那小子睡,他才反應過來拒絕:「我不要!我才不要和他一起睡!」

「說什麼呢,快去睡!」院長扳起醜惡的面孔,不容拒絕的開口,「如果你私下換床位,我會讓你以後都和奕勂睡在一塊。」

「……可惡。」被迫回房,冠杰心情一整個的差。

見到大家都乖乖的躺上床,而他的床位又被佔走,只剩下奕勂旁邊的空床,冠杰臭著一張臉來到床邊,看到奕勂埋在被裡的小臉,手中的蘋果順勢就扔了過去。

可惡!他才不想道歉。

「啊、你幹什麼!!」氣呼呼的掀開綿被,奕勂抓起枕頭就丟。

冠杰被奕勂突如其來的攻勢擊中,心底的怒火也一下竄起,拿起自已的枕頭朝對方開戰。

戰況很快的波及到其他小朋友,枕頭大戰在平安夜裡拉開序幕;以冠杰、奕勂兩人為首,吵架、哭鬧、打鬥、吆喝聲一哄而起,讓大家的睡意一捲而空。

「通通給我住手!!」乍然響起的高分貝警告聲,讓所有的小傢伙們嚇住,瞬間安靜下來。

大燈亮起,院長發怒的厲眼掃過一環後開口:「奕勂、冠杰跟我出來,其他人快點睡覺。」

被點名的兩人,張著通紅的眼,跟隨在院長身後。

穿過餐房,出了大廳堂,繞過前院廣場的偏巷,直來到一間小屋後停下。

「這邊,你們兩個今晚就在這裡反省到和好為止。」話落,院長隨即離開。


兩名小孩呆站在不到三坪大的小屋前方數分鐘。

風,透過籬圍縫隙,發出忽大忽小的尖厲聲,未上漆的磚造牆上,深紅色的野生地錦在久經自然界的風吹雨打後遍佈,藤枝蔓節隨著夜風飄搖……

月光下,攀延在牆上的地錦,張牙舞爪般的影子倒映在兩人身上、周邊,讓這個夜裡更顯森冷。

看著眼前可以說是恐怖的景象,冠杰和奕勂不由心底發毛,害怕的情緒早已勝過爭執。

奕勂緊挨在冠杰身旁,淚水在眼眶裡直轉,兩人誰也不想往前踏上一步。

突如其來地,奕勂被強推向前,早是驚弓之鳥的他嚇的大哭,連忙往回跑,不期然地被地上的石子絆倒後便這麼昏過去。

「喂!喂!喂!!」始作俑者看著倒在地上不起的奕勂,慌張的大叫,忙衝上前去拍他。

「醒來!喂、醒來…」

驚狂的呼吼聲,被漆黑的夜晚給吞噬。

笨拙地拖著沉睡中的奕勂往小屋前進,三坪內的小屋有著沉悶的霉味,開門的剎那,揚起了一陣塵埃。

藉著月光,冠杰將奕勂放到看起來像是床墊的地方,在夜裡摸索著電源開關,嘗試的按幾下,只見燈忽地閃了閃後,覆又熄滅。

「可惡!」低吼了一聲,眼淚滾了下來。

月的亮光,遮遮掩掩地從門縫中透進,被孤獨留下來的冠杰看著昏睡中的奕勂,內心懊悔不已。

垂頭喪氣地走回奕勂身旁,小孩子特有的溫暖傳到了冠杰的身上……

低頭摸著奕勂該是軟嫰的臉頰,卻因為長期做苦工的關係而變得粗糙,冠杰抱住奕勂,雙手不由地縮緊,淚水默默的流下,而後陷入沉睡。



啪──、喀──

啪──、碰──

喀拉……、喀拉……

吵雜聲,突如其來地響起。

不知經過多久,聲音仍不見消失,終於將冠杰吵醒。

……那是什麼?

……眼花嗎?

撐著迷濛的雙眼,冠杰看向噪音的來源──一坨紅色的氣團、半透明的,像果凍般四處衝撞。

不確定自已看見什麼,冠杰拍了拍身邊的奕勂,卻未見他醒來,只好用力的捏他臉頰……

一陣剌痛,終於將奕勂痛醒,還沒叫出聲,嘴巴早被冠杰死命的唔住,見狀,淚便要奪眶而出。

『幹什麼!!』奕勂瞪著水汪淚眼,怒沖沖的扯著冠杰的手。

「不要亂動!」靠近奕勂的耳旁,冠杰壓低聲音警告著。「你看那上面是什麼?」

循著冠杰的視線,奕勂抬頭看向上方。

『啊!』驚喜迅速充滿奕勂的雙眼。轉頭看著冠杰,示意他將手放開。

「……是聖誕老公公!」小心翼翼地開口,奕勂興奮地來回看著那坨透明氣團。

「是嗎?」

「就是!」

「他在幹麻,出不去嗎?」奕勂看著橫衝直撞好一會的聖誕老公公。

「不知道?」

「對了!禮物!?」

突然開口,奕勂興奮極了,緊張的來回、到處查看四周圍,不小心地一個用力過猛撞上了冠杰的下巴。

叩地一聲輕響,驚嚇到了紅色氣團,瞬間停格。

不知早已被觀察了一陣的氣團,戰戰兢兢地回頭張望,發現原本在睡夢中的兩名小孩不知何時清醒,而且還張著大眼的看著他,在猶豫了一陣後,氣團飄了下來,害羞地開口:「可以幫我開個門嗎?」

可以看見,紅色的氣團,約三、四歲小孩身高的大小,沒有世人所說的雪白鬍鬚,半透明、光滑的臉蛋上有著難以辨明的紅暈。


說話了!?


奕勂、冠杰吃驚地看著過於年輕的聖誕老公公,不約而同的想著。

「那個…可以幫我開門嗎?」氣團再度開口。

「啊、你是聖誕老公公!」奕勂神情興奮的問道。

「呃…」

「聖誕老公公,禮物有來嗎?」超高興的奕勂在氣團開口的剎那,打斷他的話,他關心著有沒有禮物。

……我……氣團正要回答,卻被奕勂又快又急的話語掩沒。

「袋子呢?鹿呢?沒有鹿出不去…………」一堆的問語啪啦啪啦的從奕勂口中逸出。

「齁、你不要一次問這麼多!」冠杰終於受不了的開口,再度唔住奕勂的嘴巴。

實際上直到現在,他仍是在懷疑著那坨紅色氣團,他怎麼可能會是聖誕老人!他根本沒有鬍子!!

「嗚……」無法出聲,奕勂又開始掙扎。

可以說話了!逮到機會的瞬間,氣團急忙開口:「幫我開個門好嗎?」仍是那句話。

「為什麼?」冠杰沒好氣的問。

「啊?」似乎沒有預料會被拒絕,氣團再度臉紅。

「哈…」終於掙開冠杰的桎梏,奕勂連忙換氣呼吸。

「你是聖誕老人?」沒有理會奕勂的舉動,冠杰擺明著不相信眼前的怪東西。

「呃…如果你們要禮物,我可以送給你們,但是可以幫我開個門嗎?」沒有明確的回答,紅色氣團似乎急著想出去。

「我要!我要!」奕勂搶到機會開口。

「你們想要什麼?」氣團將奕勂的回答當成兩人同意幫他開門的條件,連帶地將冠杰一併算入。

「爸爸媽媽。」沒有給冠杰說話的機會,奕勂講出了內心的渴望。

「好,那麼幫我開門吧。」

得到了聖誕老公公的答案,奕勂欣喜地站起來衝往門口開門。

「你站住!」來不及阻止,冠杰倏地起身朝奕勂追過去。

門,開了。

氣團高興而迫不及待的往外衝,頃刻,消失無蹤。

「啊!」奕勂呆然地看著氣團消失的方向。

「你到底在幹什麼!」

「不見了。」

「哼…死心吧,他不是聖誕老人。」

「他是!」

「哼!」懶得再度搭理,冠杰走回原地繼續睡覺。

「喂、喂…」奕勂跟上。

「不要吵我。」翻身,閉眼。

「咧…」看著冠杰討人厭的態度,奕勂朝著他扮鬼臉,然後,躺下入睡。



有聖誕老人嗎?

如果,你相信有,那麼就是有的。

或許有朝一日,你也能遇見聖誕老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