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崎大魔王の部屋

關於部落格
住人.南野影、南野澪、洛凱
  • 1163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教】黑色遊戲

配對:迪諾x雲雀恭彌
總字數:1233。

------

寫好了不知是一年還是兩年的文了,
原來這篇是送給朋友出本的稿子~
但是,很不幸的…朋友的本子流產了orz
所以,在這裡送給大家看了。

以下是文案:

何時起…習慣了執行完任務後來到這裡
血腥、交溝、自我厭惡…成就為一幅名為墮落的場景
黑色的、殘暴的、激烈的…像要吞噬掉彼此
無語、喘息、噴發、再到被貫穿後所得到的滿足
一切,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也就,理所當然,才能支持著他和他之間那絲若有卻無的連繫……
十年如是。

 

夜裡。

緩步在南義大利最大的港口城市,總是不由自主地被那歷史悠久的古城建築群所吸引。

Napoli,義大利黑手黨最大宗的交易據點,成了他最熟悉的都市。

不記得何時起,他習慣日本、義大利兩邊奔波,習慣了在執行完任務後,總要在此逗留上了幾日,而卻不是立即歸去。

曾幾何時,排行在心中那最重要且所該關心的並盛町秩序,已逐漸失去份量。

夜月下,身後的影子斜映在古城上,層層疉疉的起伏著,一路上行來,舉足若失。

不久,在見到前方似已等待許久的人影時,那一頭礙眼金髮讓冷卻的血液再度沸騰,想咬殺身前人的欲望,陡地升高。

眼,瞬間變得血紅。

一個閃身衝刺,枴子順勢而出,趁對方仍猝不及防之際,侵進其防守的領域範圍中。

「啪」地重響,稍閃即逝。

沉悶地氣氛,糾纏在枴子與鞭子之間。

「……恭彌,我好想你。」

聲音輕若鴻毛,卻又夾雜著幾乎滿溢且深沉而不可言宣思念,從持鞭之人口中低喃而出。

理智,在聽見對方的話語,僅只是微皺了下眉後,隨手用力甩開緊緊糾纏著的武器。

然後,壓上那讓人厭惡的唇嘴,不顧時間場合地推倒對方。

口舌交纏,利齒軟舌像要吞噬掉彼此般狠狠地在唇瓣、頸項、肩臂、胸口處磨咬、啃嚙、舔吻。

軀體廝磨激烈而殘暴,被齒痕磨出的傷口,氾著鮮紅,血腥味刺激了神經,彷彿冰消了那深埋在內心深處的自我厭惡感。然後,雙方加大了對彼此身體的極度渴求,悖德的慾望凌駕其上。

僅存的思念,又或那虛無飄邈的愛戀,在冷清的街道上,隨著這場黑色而血腥的交媾,消散於無痕。

唯一清楚地是兩人激烈的肉體撞擊聲,以及斷續而無語的喘息聲,直到忍不住高潮的襲來而噴發,再到被貫穿後所得到的滿足。

一切,成就為一幅名為墮落的場景,在這夜的古城街道中。

然而,總在盡興之後,再度聽見了不該由那人──加百羅涅首領,跳馬.迪諾──口中說出永不可能存在的現實。

「恭彌,我愛你。」

沒有作應,雲雀只是抬首睨眼看著壓在身上的迪諾,唇角輕挑地泛開一抹微笑。

愛,在兩個男人,甚至是不同立場的黑手黨家族間,顯得如此可笑。

所以,他笑了。

用來回應迪諾的話語,讓迪諾的神情在瞬間變化成安心而幸福滿溢,笑臉在他面前綻開。

迪諾是放心了嗎?

就這麼放心的在他面前顯露出不該存在的弱點!

咬殺的情緒,在迪諾鬆懈的那刻,枴子已風行電擊的擊往迪諾腹腔處,狠狠的將他挨飛而出。

看著迪諾狼狽不堪地滾落幾圈後,起身收拾著散落一地的衣物,接著,調頭離開。

不期然地,屬於迪諾的聲音再身後揚起:「恭彌,還回來嗎?」不確定的語氣,帶著絲絲可憐。

灼人的視線,存心讓人內心不得安寧地從身後直射而來。

然後,他不自覺地回應了迪諾一句:「看心情。」

一句話,打亂了他本該瀟灑離去的打算。

意識到時,話已來不及收回。

可以想像,迪諾那自以為是的愛戀又將會膨脹到某種他無法想像的程度了。

不想再繼續深思彼此間的關係,雲雀加快了腳下速度離開。

他和他之間,在這場無止盡的黑色遊戲裡,彼此的關係或許可以天長地久,但是「愛」這個詞,是卻永遠都不可能存在。

一切,只能是理所當然。

也就,理所當然,才能支持著他和他之間那絲若有卻無的連繫……

十年如是。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